正文 027 绝对威严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腹黑上司的枕边新娘正文 027 绝对威严
(租小说http://www.zuxiaoshuo.com)    乔陌然一愣,招呼都没打就进了秘书科,而顾以笙也跟着走进去。

    “那么漂亮的一束花,丢进了垃圾桶,真是太可惜了!”顾以笙的声音阴嗖嗖地从背后飘来。

    乔陌然有点懊恼,本来想下楼买吃的,结果被顾以笙惊了下居然回到了办公室,而他还跟着进来了。她回头,忍了又忍,结果还是忍不住说道:“你想整我就直接整,不用花钱买那么贵的花,劳命伤财的整我这种菜鸟太不值得了!”

    顾以笙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继而扑哧乐了:“你,不会以为花是我送的吧?”

    “难道不是你吗?”乔陌然想不出来谁会这么大手笔这样花重金整自己,除了顾以笙还有谁?

    顾以笙再度笑了,笑容放肆,透着一股妖凉,让人不寒而栗。“看来这是我的荣幸,让你第一时间就能想起我!乔陌然,我现在有事,没时间跟你说这个问题,今晚8点,广场见!咱们讨论讨论这束花还有你第一时间想到我的问题!”

    下午三点,全局大会。

    会议室在八楼,全局基本全员到会,除了两位请假的。

    乔陌然发现,几乎所有人到会场都是选择坐在后排,似乎极其不喜欢这种会议。后面坐满了,后面来的人才陆续坐到前面,因为是秘书科,负责会议室秩序,乔陌然和刘科长坐在了前排一侧。

    耳边充斥着细碎的喧哗声,看了眼外面刺目的阳光,这是她到了新单位参加的第一个全局会,不知道局长顾以笙要讲些什么!

    乔陌然发现所有的女同事,尤其是年轻的,个个都精神抖擞,甚至有的还化了淡妆,个个都兴奋的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只是她们眼里的兴奋还真是有点奇怪。

    几个副局长也都来了,坐在主席台上,最中间的那个位置是顾以笙的,但是他老人家到现在是姗姗来迟。

    不多久,顾以笙终于来了。他步子坚定,面容坚毅,几乎是面无表情地走上主席台,面朝大家坐下来。

    乔陌然没有见过这样的顾以笙,他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清俊姿态出现,五官如雕塑,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打在他侧颜上,鼻翼投下一小片拉长的剪影,深邃,略显迷离,却更清俊。

    顾以笙坐下后,视线几乎没有什么感情地扫了一眼全场。

    会场瞬间就鸦雀无声,几乎是所有人都看向了顾以笙,当然瞪得眼睛最大的要属女人了!

    他动了动话筒,一张俊美非常的脸上似乎透着丝丝清白之色,那般森冷,只让人觉得异常诡异和阴寒。

    接着他沉声开口:“今天把大家百忙之中召集到会议室,只强调两件事!”

    同时他语调一沉,继续道:“第一,接上级文件,全市公务人员工作日午餐饮酒,影响工作,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必须坚决禁止。有职务者中午喝酒就地免职,无职务者不再提拔,严重者开除公职!”

    几乎是同时,听到很多人似乎呼吸都粗重了些!乔陌然从会场里闻到了浓郁的酒味。

    “第二,局里最近频繁接到一些企业投诉,说我局有公职人员去企业进行正常工作检查时很不太矜持的吃请!”

    他话一说出口,下面鸦雀无声,甚至台上几个副局长都似乎有点面容变了变。

    顾以笙说到这里,甚至正了正,他的眼神是犀利的,犀利地带着异常浓重的压迫感扫向全场,然后毫不客气地开口,音质清冽:“过去,既往不咎,未来,再接到类似投诉,有毁我局形象者,承担一切后果和责任!”

    乔陌然似乎听到有人发出轻蔑的嗤笑,语气很轻,但是还是有,似乎对顾以笙的话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只听到顾以笙又道:“是!我无法开除谁的公职,也知道云海就巴掌大的一片地方,抬头就是千丝万缕、盘根错节的关系,但是我把话摆在这里,我顾以笙只要做局长的一天,谁进了我的黑名单,就休想升职!”

    话说完,又以绝对地扫了全局一眼,然后看向身侧的几个副局长:“各位,你们还有补充的吗?”

    第一副局长忙丫头:“没有了!”

    其他几个也都脸色不太好,忙摇头:“没有,没有!”

    于是,顾以笙站了起来,沉声两个字:“散会!”

    整个全局大会,只有五分钟,简洁明了的让人心惊。乔陌然以往听说开会都是老太太的裹脚布,亲自经历了才知道传言是多么的不真实!

    顾以笙第一个离开会议室,接着副局长们也走出去,乔陌然跟刘科长最后离开,乔陌然下楼的时候还听到有人骂骂咧咧地抱怨:“狗娘养的,又没吃他家的,多管闲事!”

    傍晚的时候,突然下起了一场雨,五月的雨淅淅沥沥的,挺有浪漫气氛的。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乔陌然就频繁地看表,虽然她已经确定了不会去赴约,但是还是不由得看表。

    八点十分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乔陌然吓得心都跳出来了,看着电话瞪大眼睛,不会是顾以笙吧?

    结果,一看电话,是个陌生号,她顿时松了口气,接了电话,轻声道:“喂!哪位?”

    电话那边传来一道清朗的男声,有一丝丝熟悉感,却想不起哪里听过,只听到对方说:“你的情人!”

    乔陌然一下脸红,皱眉,懊恼,这就是个骚扰电话,她刚要挂了电话,只听到对方哈哈一笑问:“乔陌然,喜欢我送的花吗?”

    电话一下僵住,“是你送的花?”

    “当然是我!”

    “你是谁?”乔陌然冷漠地开口。

    只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嗤笑:“乔陌然,你真够有意思的,记性这么差,当初那么绞尽脑汁想爬上我的床,如今翻脸就不认账了啊?”

    错愕一愣,脑海里闪过另外一张同样俊逸的脸庞,乔陌然停顿了半晌,呐呐地问道:“车铭简?”

    “还好,还记得我的名字!回答我,喜欢我送的花吗?”

    乔陌然到此时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原来自己真的误会了顾以笙,那花不是顾以笙送的,思及此,她想到顾以笙嗤笑她时的样子,瞬间就脸上热辣辣的,如火中烧。

    可是电话那边的人还在等她说话,她于是很冷淡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觉得我们是可以送花的关系,车先生请您自重!”

    “乔陌然,自重什么?我未婚,你未嫁,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喜欢你追求你,就算到天边我也不犯法吧?”

    “你——”

    “我打电话是要通知你,这周末我去云海看你,记得到时候留出时间来陪我!我们共同了解了解,也许以后没准就成了一家人!”

    “你有病啊?”乔陌然真是没见过这么自大的男人。

    “有病,而且是相思病!非要见到你才能治的相思病!”

    “请你不要再打电话,我真的不认识你,再见!”说完,她砰地一声挂了电话。

    车铭简没有再打来电话,乔陌然却坐不住了,自己真的误会了顾以笙,她很心虚,看了看表,快八点半了,不知道他还在不在广场。

    乔陌然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心情,她竟犹豫了下抓了一把格子伞毅然决然地跑去了广场。

    雨一直在下,路上行人很少,到达广场时候,八点四十五。

    她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地搜寻着,突然,前方不远,在离路灯最远的一个休息椅上,一个身影就闯入了她的视线范围。

    乔陌然一下怔住,脑海里不知道怎地就冒出了那句诗:无边细雨密如织,犹记当初别离时。

    顾以笙,就这么孑然而立,与一片细雨中。

    天边细雨淅淅沥沥,他伞都没打,就站在那里,垂手插在裤袋里,澹然若定,凝浓如雕塑。

    寂静中,这弥漫天地的细雨世界里,一种无法复述的孤独怅然似乎从这个雨中林立的男人周身散发而出。他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淋雨,却又似乎在想着什么,细雨如织,整个画面充满了孤独萧瑟感,而他,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一人存在。

    乔陌然不得不承认,顾以笙这个人有太多面。而这,又是他的哪一面?

    她举伞走了过去。

    才发现,他就看着自己,没有责怪,没有戏谑,只是说了一句话:“比我想象的时间,早了!”

    乔陌然的心在那个瞬间颤抖如风中树叶。

    “局长!”她轻声开口,伞送到了他的面前。

    他没有接,只是低头看着她,乔陌然有点尴尬,雨不大,但是学环境工程的人,还是知道的,在如今大气污染相对严重的时代,淋雨不是什么好事!

    一把小伞,遮住了两个人,而她,和他,齐聚伞下。

    她纵然十分尴尬和窘迫,还是忍不住低头说:“局长,对不起!花的事,是我误会了!”

    他耸耸肩:“这么说,你已经知道是谁送的花了?”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腹黑上司的枕边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腹黑上司的枕边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上司的枕边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