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1.荷池花庭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之斩厄世界正文 第1章 1.荷池花庭
    这是残暑季节的尾声时节,清圆的新荷在水面泛起微微涟漪,清晓的晨风带着丝丝凉意,在散发着清幽馨香的艳锦荷花丛中送来。远方的天际线已悄然爬起金橙的云霭,给大地带来了新一天的繁荣温暖。初放的晨烟照在荷池之中,映衬得如梦似幻,更添得旖旎婀娜。

    荷池边玉廊内矗立着一女子,青茂韶华,神韵清冷,身姿娉婷,冰肌赛雪,如同柳月般的峨眉下,一双明眸静静地望着荷池,高挺琼鼻下的薄唇轻轻翕抿。

    她身着一袭华美素青色锦绢长裙,胸前的高耸挺拔撑起了前襟处绣着的绿荷红花,腰间轻缚一条金色绳形丝带,将柳腰的紧实纤细勾勒显现无遗,袖领之处绣有金色云蒸流纹,似滚烫熔构,又似凝雪而结。素洁婉约中不失华贵奢丽,将这二者元素完美糅合,显然出自于服装设计大师精细打磨、反复推敲而来。

    清冷女子的秀丽黑发长及后腰,轻轻散散的披落在双肩,几缕柔顺在丝丝晨风中小幅度的摆弄着。

    她就像是九天谪落凡尘的仙女,不沾一物,不惹尘埃。那幽幽自骨子内散发出的冰清冷淡让人暗自内惭,望而却步。却又让人恨不得一把将她拦入怀内,将那份清冷打的支离破碎之后肆意玩弄。

    有诗曰:时逞笑容无限态,还如菡萏争芳。别来虚遣思悠飏。慵窥往事,金锁小兰房。

    但清冷女子并非伤春悲秋之人,亦不会朱唇微张,吐出一句惆怅孤缭的诗来。

    她望着荷池内,纤纤玉手撑着廊内石栏,始终未曾开口。边上却有一个慵懒散漫的声音响起。

    “这荷叶荷花的倒也挺好看。”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站在清冷女子身旁的年轻男人。

    他穿着一身简便的黑色休闲衣裤,双眉如同一把利剑一般稍稍向两鬓扬起,眼角上扬的星目半敛着懒散,挺翘的鼻子下嘴唇淡淡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他的神情却是懒洋洋的,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勾不起他的一丝兴趣。他虽像是一柄入鞘的宝剑,那隐藏的锋芒和剑鞘的构制便足以让人无法漠视。

    虚伪,你什么时候喜欢荷叶荷花的了?

    清冷女子面上古井无波,心中却暗暗撇嘴,她微扭头,看到的却是年轻男人看着她胸口的目光,依旧是懒散的神情,却透着一丝丝能消熔金石的岩浆味道,仿佛只要随着温度的一些升高,就能瞬间达到燃点,将眼前的冰雪融化的一点不剩。

    嗯,简单来说,就是一抹淫邪。

    清冷女子在心里暗自补充,她下意识的微蹙眉头,扭回头目光再次落入荷池中,也不搭话。八年的相识相知,已让她对年轻男人有了十分充足甚至甚于对方自己的认知。

    “这黄山星的鬼天气啊。”年轻男人也不因清冷女子的漠视而恼怒,庭院内并无炎寒之感,但他却懒洋洋的感叹着,说完冲身边的伊人露出笑容,“好在第二堡马上就要竣工了。”他摊开双手,“到时候方圆百里以内都会是常温舒适的生态环境圈。”

    不是你大肆让能源公司勘采火能源晶矿,导致黄山星气温起伏莫测的么?

    清冷女子冷淡的目光看向男人,却不正对他的脸,视线落在他胸口,看着那墨黑的单调休闲衣,樱唇轻启,说着毫不相干的话,“零明天过来。”

    她的声音一如她的风韵,冰冰冷冷的,却不紧不慢,一字一句十分清晰。

    年轻男人脸上的笑微滞,露出那副慵懒的神态,突然道:“对了,你们对游戏不感兴趣的话,这几天的《斩厄》就不要进了。”

    他虽没说“们”是谁,但清冷女子心中却了然。

    斩厄?之前四大强国联手发出声明,责令九大星域所有人必须强制试玩的那款虚拟网游么?

    四大强国的声明中指出,《斩厄》有能让人变强的方式,是一款亦娱却更能使人类获得提升的游戏,对人体的协调性尤其是精神力提升有着无与伦比的作用。甚至有报道夸张的认为这是自星际移民后的人类第二次进化时代。

    这背后总有它的故事,眼前人的话语让清冷女子感到了这故事背后更多的不简单。

    虚拟系统对清冷女子而言并不陌生,这是一种能无视场地和人员,极大提升身体搏击锻炼的新兴产物。

    而这项技术在近些年淘汰了核动能而以异能源为动力核心后更是有了质的飞越。

    以虚拟网游的方式对全人类进行格斗上的加强训练,这看起来的确是可行的方案。

    对于年轻男人的话,清冷女子几乎从不追问,尽管这几年来,她心知,她只要询问,基本都能得到答复。当然,实际上这几年来更多的时候,年轻男人都会自己阐述自己的理由。这一次,显然也不例外。

    “或许无害,但我可不喜欢你们,”他懒洋洋的话语顿了一顿,又冲清冷女子露出笑容道:“尤其是你,被我之外的人注视的感觉啊。”

    朦朦胧胧的答案并不让她满意,尤其是这种带有强烈侵占感的奉承。

    “我去检查下巡防。”吐下一句冰冰冷冷的话语,清冷女子结束了这场三言两语的空乏对话。她说着,留给年轻男人一个并不摇曳娉婷而是显得极为干练果敢的背影,莲步移动往廊外走去。

    年轻男人脸上,甚至于心里都全无恼怒之色,只是目送着清冷女子的远去,脸上继而浮现了慵懒神色。

    他身后几道香风袭来,现出四个带着恭敬神色的女子,眸子半敛,目光低垂,大的约莫二十来岁,小的才是二八年龄,依次穿着得身合体的青绿、粉红、素白、银灰四色女式西装,虽着西装,却不添英气,亦难掩娇媚。

    “你们说,她心里都在想什么?”年轻男人收回目光,手臂撑在石栏上,半倚半靠着,目光落在带着旖旎霞光的荷池中,看着那半倾微荡的荷叶。

    他没有直接的发问对象,寂静的庭院里看似也只有身后四个西装女子。

    年轻男人像是在询问四女,但四女却依旧恭敬的不发一言。她们之中跟随服侍眼前的人最长的已有十余年之久,最短的也有四年,虽揣摩主子内心不如清冷女子,但已经有了自己极多的领会。

    庭院的寂静沉默了数十息,晨风带着荷花幽香缭绕了庭院。

    年轻男人直起身,再看了看旖旎环境中的荷池,伸了伸懒腰往廊外走去,四个女子亦步亦趋的跟上,不管男人的脚步快慢,她们的步伐竟都与身前的男人异常重合。

    荷池庭院虽好,但他本就不是什么爱惜美景之人,更不懂赏荷,亦不喜欢清晨的晓风。

    ……

    荷池庭院外有着一片栽满奇花异草的花庭,几条碎石道蜿蜒地构建起了花庭的路线。一路无心怜赏,年轻男人穿过一个个花坛,蓦然停住了脚步,他身后的四女亦瞬间止住,没有任何的突兀之感。

    年轻男人懒散的眸子落在花坛上的那些玫瑰,昨晚并未下雨,那些花却在晨光中盛然绽放,沾着细细水珠的花瓣娇艳欲滴。

    花坛旁过去几步的草地上,有几个由藤蔓青叶构建的简陋棚子,棚子下搭着几个木制的秋千。

    他收回目光,慢悠悠地晃出花庭。

    出了花庭,眼前景象突变,一座有如山岳的银黑色钢铁堡垒巍然峻挺在眼前,遮天蔽日,高耸入云,抬首望去时让人直升眩晕之感,就像是一个吞噬万物的史前巨兽,爬伏在那里,黑甲森然,虽不露獠牙却也足以令人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心。

    年轻男人脚步未做停留,面前钢铁般泛着森森光芒的墙壁开出一道大门。他走入门内平台,四女紧随其后。

    平台随着五人的踏入开始逐渐上升,随即停住。年轻男人的视线内出现了长不见底的通道,通道内并无任何杂物,四面墙壁光滑平整,虽不置灯却透着橙黄色的光亮。

    他踏出平台,这时右边上的通道却忽然无声地现出一个长方形的门,门内泛着蓝色幽光,让人看不清内里详情,门里跟着走出一黑色西装女人。

    那西装女人看起来三、四十岁左右,短发只到耳边,并无天颜之姿,五官仅算平平,但没有瑕疵的皮肤也让她并不难看,身材略显丰腴,戴着泛着冷光的金丝眼镜。

    她脚底哒哒几步发出高跟鞋踩踏的声响,走到年轻男人面前,微微鞠躬。

    “拿几个虚拟连接装置送我房内。还有,装置给外层的员工都给发下去。内层没我命令不准用。”年轻男人懒洋洋的吩咐着。

    黑色西装女子没有多余动作言语,直起身子扭过身,那面墙壁再次打开长方形门。她踏入其中,门随后闭合,光滑平整的墙面上依然看不出丝毫踪迹。

    年轻男人在通道内多走了几步,随后右手边无声地开出长方形门,泛着蓝色幽光,他走入内里,四女依旧紧随其后。

    长方形门内里却依然是一个通道,通道两边墙壁、脚底所踩和上方天花板皆透着素青色流光,琉璃辉映,煞是悦目。两边墙壁可见四道青绿、粉红、素白、银灰色房门,没有外面橙黄色通道的诡谲神秘,倒已颇像寻常人家。

    年轻男人走到通道尽头,通道尽头看似无门却悄然打开,他径直入内。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之斩厄世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之斩厄世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之斩厄世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