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章 62.二人之间(上)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之斩厄世界正文 第62章 62.二人之间(上)
    “千顶区的能源矿你看了没有?”

    方御臣正在能量屏前构思着如何描绘这个工作室的事情时,他身后传来嗒嗒的脚步声,随即一个冰冷的声音开口道。

    “这么快就回来了?”他露出和煦的笑容,稍扭头看到进门处,正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精致女孩。

    她的小脸蛋儿上是一如既往的阴沉,面对他时总是整天黑着脸的模样。

    “雨姐早前就已经把初步的事弄好了。我们只是去现场确认一下而已。”方御寒淡淡的开口着,目光似是随意的打量着室内。方御臣坐着的沙发边四名服色各异的侍女们在这阵目光扫视下都下意识的垂着头。

    “老实说。你现在这副表情可真是不可爱。”方御臣在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似有些无奈的说着。

    “可爱?我记得小时候,我叫某个人一声‘哥’,对他露出一脸笑容时,他可是一脸厌恶的表情的。”

    女孩儿精致的脸蛋上浮起了讥讽之色,她的眼神扫过穿着年轻男人身上素青色的休闲衣裤,最终落在了上面。

    方御臣心中暗叹,冥冥之中还真是有因有果,他当初如何对待方御寒方清烟二女的,似乎直到现在也还在收获着苦果。

    那个当初穿着金底黑云纹细绣花鸟鱼虫华服的少年,那个那时他母亲带回来时穿着一身破烂褴褛裙子的小女孩。

    华服少年修长如玉般的手掌轻捂在鼻前,看着柔柔弱弱、脸上尚带着一些惊惧迟疑却尽量挤出笑容的小女孩,怯生生的唤出的那句“哥”。她的脸上那时还带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肮脏泥渍,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小裙也是又脏又臭,裸露出两支细细的胳膊上更是看不见一点正常肌肤的颜色。

    同样是在南星域动乱中出现的那抹悲惨,她的小脸蛋儿上却没有那个雪发女孩儿般的宁静,而是一些胆怯畏懦,在紫裙女人的身边儿,缩着骨瘦如柴般的小身子。却因害怕弄脏了身边女人那袭华贵的流光紫裙,连稍稍靠近她一点都不敢。

    “哥?呵,这又是哪来的垃圾,也配叫我哥?”华服少年的眼中无法掩饰的露出厌恶,俊朗的面容上已是随着小女孩儿的话露出了一些可笑的讥讽。他竭力用手挡在鼻前,忍着那副在扑面而来的恶臭下蠢蠢欲动的呕吐之感。

    小女孩顿时如遭雷击般僵硬住了身子,她垂下头,让整个小脸的面部都落在脏乱粘稠的头发阴影下。如果不是边上的紫裙女人温柔的牵着她的手,她可能早已忍不住从航舰这处装修精美的入口通道处跑了出去,再找一个无人的阴暗角落里蜷缩着身子偷偷啜泣了。

    “闭嘴,滚回去。”穿着华贵流光紫裙的女人出声呵斥着,语气里虽严肃却并无怒意。

    华服少年瞥了边上垂着头一副畏懦的小女孩一眼,面露不屑,右手在鼻前的空气里厌恶的挥了挥,伸了伸懒腰后似对紫裙女人的呵斥一脸无所谓,转身消失在了通道拐角。

    在这个停留在城市废墟边缘的航舰里,紫裙女人一脸温柔的给小女孩擦洗着身子。她身上那些将水都染成了黑色的污浊,已经沾满了紫裙女人白嫩的手,但她却仿佛毫不介意般轻声说着:“都怪我平时太宠着他了。让你受委屈了。”

    也许这些都只是命运的玩笑罢了,如果这个有着精致脸蛋儿的小女孩不是第一次给他留下的印象太差,或许后面很多的事情又会不一样。而雪发女孩儿比她更小一些,享受到了华服少年这里最好的待遇,被他视作自己的亲生妹妹一般,却又没有享受到她在少年父母那里视若己出的感情。

    无论如何的是,自那以后在父母那里,她也会尽量学着那天,挤出笑容去叫声“哥”,但她却从没有真正把这个人当成自己的至亲过。

    无论他如何的恣意妄为,他始终都才是他们天赋惊人的宝贝儿子。而她,只有晨曦那群和她一般同命相怜的姐妹。

    她感激紫裙女人将她带离了那片动乱之地,感激他们赐予了她全新的身份,让她可以去做很多普通人无法做到的事。

    她会牢牢遵循他们的意思,但不代表她真的会对这个昔日对自己一脸厌恶的人产生什么感情。哪怕这几年来,他试着去伪装自己,把自己伪装成一副好人的模样。

    他是高贵的方家圣王之子,言家大长老的侄子。他对自己怎么样她都已经不在乎了,但他却千不该万不该在当初竟把主意打到了她在晨曦最好的姐妹上。她无法发作、无处发作,却不代表她真的对这件事释怀了。

    方御寒紧绷的冷脸看到他眼神示意着,四女识趣的在欠身后退出房间。这让她稍稍皱起了眉头。

    “如果你还在为那些年的事情而恨我,我向你道歉。”方御臣说着,从沙发前走出,他在女孩儿的面前站住,看着她梳理得十分精致犹如波浪般的头发。

    方御寒对他难看的脸色却没有因他的道歉而产生任何变化,她稍抬头,看到那副俊朗的面容上露出虚伪的柔情,真是让她作呕。

    她阴沉着小脸儿,有些恼怒的道:“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我的命本身就是你方家的,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无话可说。但你该真正道歉的人是清烟,她虽然也是紫妈……”

    “你闭嘴!”方御臣蓦然间有些怒意的声音响起在她耳边,无情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一瞬间便让那副精致的小脸蛋儿煞白了几分,她有些难以置信的扭过头看着他,美目中露出些惊惧和诧异。

    这时她想起她好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再和这个人的关系这么剑拔弩张过了,好像这几年来他都一直尽量讨好、避让着她,将她放在更高的位置上。她一直觉着他是伪善,但他这么突然的撕破脸皮,这样呵斥她竟还是让她感受到了手足无措和内心下意识的自卑和惧怕起来。

    只是在男人盛怒声音的下一秒,她就觉得自己的眼眶中竟开始迅速有雾气凝聚起来,她忙暗暗掐着自己的手心,强迫着自己绝对不能在他面前流出泪水。她突然好想好想直接飞到方清烟的身边,伏在她的身上哭泣着命运对自己的不公,然后直接和她还有晨曦的苦命姐妹们远走高飞。总之再也不要永远也不要回到方家,更不要再看到这个恶心的人。

    “这些话我本来是昨晚打算跟你说的。”

    那双望着自己的美目中带着让方御臣心中叹息的惧怕和疏远,只是几息间那里面便有了盈盈的泪珠在眼眶里打着转。他本打算是用故作生硬点的语气将二人间的矛盾说开。此刻却再无法忍心下去,他只得声音轻柔的细声说着。

    “其实我一直是想用时间来化解这些的……但现在我觉得还是要说一下。”

    “我知道你心中恨我,你恨我初次见面时对你那副厌恶的模样。你恨我后来一直不喜欢你这个妹妹。你更恨我对你的胡作非为让爸妈在我们间不得不做出倾向,一直牺牲着你,从而使你和他们的感情也在无形间产生了裂痕。”

    “这些其实我都无所谓,你不把我当做是你可以依赖信任的哥哥,或者说……是和你有过亲密关系的男人。我都可以不说什么,这些都是我以前的不是,我自作自受,自尝苦果。”

    他的声音蓦然变大了,语气中也有了一些怒意。

    “但是,你知道吗?我特别讨厌你骨子里这副妄自菲薄、一点都不知道自爱的软弱模样。”

    “方清烟是方清烟,你是你。我和她怎么样,是我和她另外算的事,你只知道清烟怎么样,清烟怎么样。你怎么从不说说你怎么样?”

    “还有就是晨曦晨曦!紫妈紫妈!你除了听她们的话,只知道整天想着她们,你还为什么活?为什么你从不想想你自己?”

    女孩儿那双凝着水雾的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方御臣只好再次放缓了语气,他看着那双盈盈美目,柔声道:“你知道吗?这几年来我有多希望你能让我为你做些什么,我有多希望你能像雪儿一样恨不得要求我去把漫天星辰都给你摘下来。可是,你看这几年来。无论我怎么做,怎么说。你都始终只是对我一副疏远和恼怒的模样。”

    他叹了口气,有些决然的看着抹拭着泪痕的女孩道:“好吧。现在我不打算让时间来沉淀这些了。我有新的想法了。”

    他跟着张开了双臂,看着面前即使泪痕涂抹也难掩容貌精致的女孩,尽量消除着内心中的不忍,让语气生硬起来,有些霸道的说道:“现在,到我怀里来。然后跟我说一个你的要求,在我怀里直到想出来为止。”

    他的话音刚落,精致女孩儿的脸上便闪过一抹惊愕,下一秒后脸色顿时黑了起来。她擦拭泪痕的手也放下了,脸上那点点的惊惧也不见了,她勾起嘴角有些讥讽意味的道:“你做这么长的铺垫,就是为了最后这句话?”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之斩厄世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之斩厄世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之斩厄世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