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章 84.为有暗香来(四)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之斩厄世界正文 第84章 84.为有暗香来(四)
    方御寒站起身后稍黑着脸从顶层的花庭里下去了,和她一起无声离开的还有坐在她身旁来后便一语未置的方清烟。

    每次看到她俩近乎同吃同住如同一个人般的亲密,都不知为何的让方御臣心中醋意骤升。

    说起来就是很奇怪,这明明是两个和他都有着亲密男女关系的女孩儿,可他对她们这种同寝共食、亲密无间的关系却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或许是因为她们都一致的对他那种生分疏远的感觉,让他觉得她们有着隐隐统一战线排斥于他的感觉。

    可方御臣总觉得她们两人的姐妹感情也实在是太好了点吧?虽然实际上当初他胁迫方清烟时,就有用了方御寒和晨曦的女孩儿们作为威胁的理由。

    或许也是因为在这之后,方御寒和方清烟有过离别。也或许是方御寒对方清烟心中没有保护好她的愧意,现在二女间的关系反正是更甚以往了。

    她们这种形影不离的感情总让方御臣有些别扭,觉得她们之间好到了有种自己像是被NTR了般的感觉。

    这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最直观的就是现在方御寒说走,方清烟就会静静地站起身跟随她离开一样,这让他感到内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郁闷。他对方清烟的独占欲望十分强烈,强烈到了别人称呼她这个他给予她的名字时都会感到微微的酸意。可偏偏这个郁闷的对象还是方御寒,让他又无处发作。

    如果方御寒让她以后再也不准跟自己说话,她是不是也会听呢?

    他可以接受方清烟有一些要好的同性姐妹,但他却实在有些难以忍受她对这个“同性姐妹”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也不是说对方御寒这样就不行吧。如果她对他也是这样的亲密,那他也不至于这样吃味。可现在,方御寒的待遇似乎跟他的待遇在方清烟那里完全是天壤之别。

    这一刻,他好像还是有些忍不住的隐隐对方御寒吃起了醋来,也同时有些对方清烟恼怒的感觉,恼怒她对方御寒的这副态度为什么不是对自己?

    看着方御寒挽着方清烟手腕的二女倩影一起消失在了后面的花坛处。他暗自琢磨着,等会儿下来去说服方御寒时,他一定要问下,她们之间这么亲密到底在搞什么?她就不能稍微离方清烟远那么一小点点吗?他可不想恼怒的有一天听到方御寒说什么她百合了方清烟这种扯淡的事情。

    哪怕是百合他也不能容忍。他的女人都只应该跟他一个人有关联,这辈子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到她的心都一定只会是完全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尤其这个人还是方清烟时。

    在这点上,他的确就是方清烟认知中的肆意妄为、气量狭小、心狠手辣、嚣张跋扈,那有什么关系?

    他是在意她眼中的自己,会尽量维持着自己在她面前风度翩翩的形象,会希望她能知道他对她是多么的不一样。如果他的后半生只能选择一个女孩儿隐居起来的话,那个人一定会是她,方清烟!

    他对她的爱意已经到了发狂的地步,如痴如醉、每时每刻的都在眷恋着她。可是她呢?不也丝毫不为所动吗?

    哪怕她是学着言台秀一样为他身边围绕的女孩儿而感到生气,那方御臣也会觉得自己一定会瞬间开心的不能自已。

    整整八年,在开始时那个安静清冷的少女还会对他表示出极强烈的排斥和反抗,还会不时很可爱的在恼羞成怒下骂他,有时也会让他感到不安的流泪说些想要轻生的话。而直到现在,她对他除了那副冷冷清清的态度外就基本再也很难看到第二种情绪了。

    说不上是对他的恼怒,更不是喜爱。倒似乎和新雪一样更像是一种漠不关心的情绪,他说什么做什么那又如何?即便说的话做的事对象都是她,那也和她没关系。她身体的躯壳在这里,灵魂却仿佛早已不在这里了一样。

    方御臣介意这点,这几年来也一直在尝试着扭转自己在她心中的感官。

    比如不再去强迫她的想法?她不愿意让自己碰她,那他就暂时忍受着不碰。

    她每天喜欢去做哪些事,时间允许的话他就去陪着她。哪怕在整个下午茶时间的悠闲里,其实他更多的也只是在凉亭里有些百无聊赖的打盹,或是盯着翻动书页的美人发呆。

    方御臣没有谈过恋爱,他人生中最开始在男女之事上是在和风花月三女间完成的。在少年时期的他遇到了新雪,不过小女孩儿年龄并不大,他那时对她也更多的像是兄妹、父女之情。在年少时他曾十分沉迷异能和科技的强大力量带来的改变,又因为那时整日有四女陪伴的缘故,竟然身边就再也没有过其他女孩儿。所以他自然是无从得知所谓的恋爱是什么滋味。

    而再在这之后一点,他就遇到了方清烟。

    他过去不知道,如今却知道了。

    方清烟就像是他心仪却苦苦追寻不到的女孩儿,他也为她饱尝着恋爱中的酸甜苦辣。

    而区别只是因为他的身份,他在那时肆无忌惮的先霸占了她的身体,将她强留在了自己身边。

    而所换来的代价似乎也十分沉重,因为第一次的印象似乎不怎么好,也因为以前和方御寒关系的不对付,更因为他对她所做的那些阴暗行为。到了今天,方清烟似乎都对他是一副不理不睬、疏远生分的模样。

    方御臣心情好时,想起这些,会感到如同方御寒对他的态度一般,他只能自嘲,都是他恶有恶报,自作自受。

    而心情不好时,想起这些他又会暗暗生闷气,并恼怒二女的不识趣。但说来很奇怪的是,当和二女面对面时,也许是近几年来避让惯了,他又总是没法真正恼怒起来,依旧只是示弱避让着讨好对方。而在事后想起,又不禁更加恼怒起来,暗骂自己在她们面前简直颜面大失。又不是没见过女人,怎么现在在她俩面前就成了这副伸着舌头,像没出息的宠物狗一样。可再当面时,看着那副动人的秀靥,一想起这副面容脸颊酡红,带着些羞愤恨恼的躺在自己身下时的模样,又像是着了魔一样百般示好的试图讨要对方欢心起来。

    这几年里,他和方御寒、方清烟二女之间的关系大概就是这样的维持着。现在,似乎言台秀也快要隐隐步入了这个范畴内。

    而不论他态度如何的是,也不管方清烟在这点上持有什么态度的是,方御臣都不清楚究竟要该怎么样,才能让方清烟对他的看法真正开始变化。他只能几年大抵如一日般的琢磨着她的喜好去讨好她,每日都尽量把自己放进她的生活轨迹里。不多奢望,只是求着每天都经常相伴见面,日久多少能生点情的想法。

    虽然实际上偶尔他还是不免在晚上时食髓知味的去找她,但总的来说已经是尽量不再做任何强迫她的事。

    但有一点他不会改变,不会有任何变动,那就是方清烟一定会被他留在身边。

    在这一点上,他可能有些残忍无情的不想去过问她的看法。不用想也知道被限制了自由的她必然会对此闷闷不乐,也会因为这点无论他多么示好,都会因为他无形戴在了她脖子上的锁链而恼恨于他。

    但他就是要把他这副锁链将她牢牢的困住。比起更痛苦的不再拥有她而言,她内心中的悲戚和羞恼,这些对方御臣来说也就都已经不再算什么。

    即便她再不高兴他都只会一边低声认错却一边将锁链抓得更牢。也或许正是因为这,所以无论他几年来如何努力的去修复和她的关系,其实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之斩厄世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之斩厄世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之斩厄世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