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报应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小匪闯天涯正文 第五十八章 报应
    小宝第二天一早就赶回横道河子。找到陈明义,把一个小布包硬塞到他的手里。然后转身就走。

    布包里的是小宝在平阳镇杀四海和镇两河时在王三更身上找到的一副金手镯和金戒指。

    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也只有这些东西走到哪里都管用。

    小宝从情报支部走出来想了想就向范文贵家走去。

    离范文贵的家还有很远就听见滴滴答答的唢呐声。

    远远的看到白布飘摇,应该是搭起了灵棚。但是却冷冷清清,看不到有人来人往的迹象。

    小宝走进院子,除了几个吹鼓手外只有敏凤一个人孤零零坐在灵棚里。

    “婶儿,我来送送范大叔。”小宝说道。

    “你有心了。这么半天也就你一个人来了。”敏凤一边说一边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怎么那些警察也不来看看?那个张文忠和老范大叔不是关系很好吗?他也不过来看看?”小宝坐下后问道。

    “人一走茶就凉,这是人之常情。不奇怪。张文忠是和活着的范文贵关系好而不是和死的范文贵关系好。活着的范文贵能让他升官发财,死了的范文贵又有什么用。”敏凤说话时一脸的不屑。

    “张文忠还是来的。这几天,天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来敲门。一边敲门一边说一些混账话。我白天去铁路治安所找过,那些没良心的王八蛋只是笑,没有一个肯出头来管。”敏凤说到这里用手擦了擦眼角。

    “婶子,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小宝岔开话题问道。

    “那能怎么办,等我把范文贵发送了就收拾收拾东西回娘家。”敏凤脸色苍白的说。

    “那房子呢?你走了,总不能空着吧?”小宝又问。

    “那能怎么办,卖了呗。只不过经这么一折腾也卖不上价钱了。”敏凤无奈的说道。

    “如果婶子你实在卖不出去就按原价卖给我。我有一个二爷爷在火龙沟村,我想把他搬到这里住。也让他老人家享几天福。”小宝说道。

    敏凤也是一个干脆的人,她听见小宝这么说就一拍大腿“还按什么原价,兄弟,这房子原价八百块钱你给五百块钱就归你了。不过,我得过几天才能交房。怎么也得把范文贵的丧事办完后才行。”

    “原价八百那就八百。我明天就送钱过来。”小宝站起来说。他从口袋里掏出早准备好的五十块钱塞到敏凤的手里转身出了院子。

    小宝站在横道河子的大街上拦了一辆马车,大声谈好价钱后就跳上马车往海林而去。

    中午,小宝在海林最好的一家饭馆里吃的饭。

    走出饭馆,小宝在海林街上闲逛。他在背街的一家铁匠铺里买了一把小号的锤子。把锤子塞进袖筒,小宝就大摇大摆的向二人转戏棚走去。

    今天戏棚二人转唱的是回杯记。讲的是年轻公子金榜题名回家准备娶未婚妻过门,却故意穿成要饭花子的模样,手拿打狗棒去见未婚妻,调戏未婚妻的故事。

    这出戏小宝百看不厌。有的段落小宝都能跟着唱。直到天擦黑的时候,过足戏瘾的小宝才从戏棚出来,一边哼着戏词一边慢悠悠的往海林街外走去。

    出了海林,小宝的脚步就加快了。没有人的时候他就向着横道河子一路小跑。

    当小宝赶到横道河子的时候也是平常人家吃完饭要吹灯睡觉的时候。

    小宝在铁路治安所和范文贵家之间几百米的街上来回慢走着。

    横道河子因铁路而生,因铁路而兴。靠铁路吃饭的人很多。白天晚上都有人上班和下班。所有即使在夜里街上也会有人经过。

    小宝在几百米的路上来回走了两次后终于在一段人较稀少便于隐蔽的路段站定。

    他要在这里等那个张文忠过来。

    小宝站在阴影里,双手插在袖子里。他的右手在袖子里握紧锤子把。

    铁路治安所的方向上出现了两个戴大盖帽的人影轮廓,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妈的,怎么是两个人。难道都杀了?

    小宝又想起昨天晚上齐二爷要他慎重的话。

    “文忠大哥,范哥刚死才没几天,尸骨未寒。你就这么做不太好吧?”一个声音传进小宝的耳中。

    “有什么不好?我张文忠未娶,她死了男人新寡。不是正合适吗?”另一个声音也传了过来。这应该就是张文忠的声音。

    “话是这个理。但是范文贵活着的时候对你可不薄,他刚死你就这样。传出去别人怎么看你?背后该说你不地道了。”那人又劝道。

    “石玉斌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好赖?范文贵活着的时候最看不上的就是你。如果没有我帮你在他面前说好话,你早他妈的从铁路治安所里滚蛋了。现在,谁都不说什么,反而就你跑出来瞎叨叨。你脑袋让驴踢了?现在你给我赶紧滚!现在不滚,明天我让你从铁路治安所里滚出去!”张文忠怒道。

    叫石玉斌的人犹豫了一下,“好,算我什么也没说。”说完转身离去。

    “这还差不多”张文忠嘟囔道。转身向范文贵家走去。

    小宝把这一切都听在耳中。他暂时没有动,一直等到石玉斌走没影了,这才从阴影里走出悄悄的跟在张文忠的后面。

    “张文忠,你要去哪?”直到小宝看见前后百多米都没有人才现身在张文忠的面前。

    “你是谁?”张文忠在黑暗中一时没有看清小宝的长相。

    “范文贵在阴曹地府太寂寞了,要你下去陪他。我就是要你命的人!”小宝恶狠狠的说道。

    张文忠吓得倒退一步,这才看清楚小宝,“你,你不就是那个钱小宝吗?”他失声说道。

    “活挖人眼睛的时候都不怕,现在怕了?晚了!”小宝纵身向前,同时右手挥出,锤头结结实实的砸在张文忠的头上。

    张文忠应声倒地,声息全无。

    小宝照着张文忠的头部又是两锤,这才放心的直起身,向横道河子外快步走去。

    天将半夜的时候小宝回到火龙沟村。

    “这大晚上的不回家死哪儿去了?”一看见小宝齐二爷就骂道。

    “刚在海林逛完窑子回来。”小宝嬉皮笑脸的说。

    看着小宝上炕脱衣睡觉,齐二爷骂道:“牙口紧了,知道有些事情只能烂在肚子里了。小兔崽子!”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小匪闯天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小匪闯天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匪闯天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