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自寻死路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自寻死路
    蒋美丽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同屋”的室友向她走来。

    “求你们,饶了我吧?”蒋美丽缩在墙角惊惧的在颤抖。

    本以为在监狱里,只要好好表现遵守这里的规定就好。

    没想到,这四面铁墙的地方竟然一点都不安全。

    “饶了你那我们下个月就没好果子吃!”

    为首的女人拿着一本很厚的硬皮字典,慢慢靠近角落里蜷缩的蒋美丽。

    “姐!饶了我吧?我进来就是被人害的!大家都是女人!你们就可怜可怜我吧?”蒋美丽啜泣着祈求道。

    蒋美丽是个不轻易低头的人,但是她知道如果现在不低头,那她很可能就会死在这里。

    “来这儿的,有几个不是迫不得已?”

    “下辈子投胎,记得别当女人,要当也当个有钱人家的女儿!”

    屋内其余女囚全部围了上来。

    蒋美丽被人从角落揪起来,两手架在空中,整个人被摁到了墙上。

    “放心。我力气很大。这书皮也硬的很!一下你就没知觉了。”为首的女人扬起手上的字典,蒋美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书智,希望你未来能好好活下去……

    哐当——

    “蒋美丽,保外就医!”

    牢房的铁门突然打开,门口传来管教员的声音。

    女囚互相看了眼,松开了抓着的蒋美丽。

    “没看出来,你还是有点路子的啊?”拿着字典的女人打量着蒋美丽,说道:“既然有门路,就别再回来了!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蒋美丽双腿发软的睁开眼,她看向门外,管教员催促道:“快点啊!磨蹭什么呢?”

    管教员看到了屋子里的状况,却当作没看见。

    “谢谢各位大姐手下留情!”

    蒋美丽深深鞠了一躬,慌乱的出了屋子。

    随着牢房门再次关闭,屋内的女囚问道:“艳姐,她这么走了,咱们算交差不?”

    “你是喜欢手上沾血还是咋?人家能走是人家的本事。要是那姓刘的找事儿,那就让她把人送回来再说!”

    “是,艳姐您最仗义了。”旁边的人狗腿说道。

    “得了,睡觉吧!今晚鬼差都不用上班了!睡个安稳觉!”

    女人转身躺在了床铺上,其余人赶紧噤声各自回了自己的床位。

    不过,称作“艳姐”的那名女子,手摩挲着一旁放的字典,她心里涌出无数的好奇:蒋美丽无父无母,是谁肯救她的呢?

    ……

    “谁肯救他?我说了你也不知道。”

    高景仓不顾儿子手上缠着绷带,狠狠踹了一脚,骂道:“让你在百货大楼呆着,你倒好,去找女人?你想要当下面的泥腿子,那你就滚出高家!”

    “爸!我错了。”高秋明跪在地上,像是个罪人一样低头认错。

    “老高!算了算了。咱们都年轻过,别骂了。”

    “这小子就是日子过得太好了!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

    坐回沙发上,高景仓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老友郑河添了些许茶水,叹息说道:“老郑,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这次还要麻烦你啊!”

    “本来这事儿我以为万无一失。没想到……那姓蒋的姐弟会找到了许佳人这个小姑娘。”

    郑河摇了摇头,感慨说道:“那丫头可是珩少的心头好,硬抗下去没好果子吃。”

    “珩少?”高景仓蹙了蹙眼角。

    他没在清北听过这号人物啊。

    “南丰时家。时煜珩。”郑河压低声音解释道。

    高景仓瞳孔猛缩,惊愕道:“时家?难道……”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立刻拿出自己兄弟高鑫荣死亡的案卷,上面对方的代理律师大名写着“谭月”,高景仓立刻递了过去:“老郑,那这个律师该不会是……”

    “果然啊……”郑河看到律师签名,点头确认:“时老爷子的儿媳妇,也是苏兰市最大的织造商,谭家的女儿,谭月。”

    “噢,还是南丰第一女大状!”郑河补充了一句。

    高景仓差点没拿住手中的卷宗,怔愣了瞬间后,起身又过去踹了两脚自己的这个败家子。

    “你也不看看你招惹的人!竟然惹到时家头上了!你……你真是自寻死路!”高景仓都不知道怎么骂才解气了。

    高秋明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自己父亲在生什么气。

    “那蒋美丽姐弟一直都是无父无母,怎么就这么厉害了?”高秋明忿忿不平的嘟囔道。

    “秋明啊,家世很重要,但是人家能搭上厉害的人帮他们挡风雨,那也是本事。”

    郑河说的十分委婉,道:“这件事要是能和解,那以后你还是对人家客气一些吧。”

    对她们客气?高秋明心里一万个拒绝。

    “你听到郑叔叔说什么了!?”高景仓看到儿子没吱声,一个茶杯扔了过去。

    高秋明赶紧应道:“我听到了。以后我会客气的。”

    “那这件事……”高景仓瞪了眼自己儿子,赶紧转头询问郑河的意见。

    “我帮你去上门探探对方的口风吧。”郑河主动说道。

    “哎呦!那就谢谢郑所长了!”高景仓立刻把准备好的一个信封递了过去:“这是一万块钱。”

    “这不行!我不能要。”郑河推开。

    “不是,这钱是用来打点的,你怎么都要请人家吃饭什么的……”

    高景仓把信封放进了郑河的衣服兜里,说道:“咱们哥俩我就不客气了。秋明的事儿我总不能让你掏腰包?拿着!”

    “那行吧。多退少补!我可是说清楚,你这钱我一分都不会要的。”郑河很为难的收下了这个信封。

    又说了一会儿关于案子的事,郑河便匆忙离开了。

    既然答应了要帮高景仓,那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

    郑河一走,高景仓就从墙上取下了一副鞭子。

    “爸!您别这样啊……”

    “别这样?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烦?”

    “啊!”

    不等高秋明回答,他的身上已经重重挨了一下……

    高家这一夜惨叫声不绝于耳,直听的人毛骨悚然。

    ……

    同样不“太平”的地方,还有廖司凡住的郊外四合院。

    “七万!那小子是真的拿钱当纸啊!”廖司凡一扫平时的儒雅,破口大骂。

    。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