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跳楼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喂,董小姐!正文 第25章 跳楼
    爱情就像夏日里的花朵,当它绽放出最美丽的瞬间后,它终将迎来凋谢,也终将化为泥土与沼泽。

    爱情也是一场很美丽旅程,尽管它的终点要么分崩离析,要么褪色成亲情或友情,但它仍会带给人们最美好的回忆。

    而我与董小姐的爱情,就这样在萌芽中化为了泥土,褪色成了亲情。

    亲情……

    在无数个寒冷的夜里,在阴冷潮湿的桥洞下,在明明遍体鳞伤却要露出倔强笑脸的军营中,亲情曾是我渴望而不可及的梦想。

    如今它来了,它向我张开温暖的怀抱,可我却陷入了纠结与挣扎的海洋。

    在复杂的情感中,在接下来的许多天里,我一直试图逃避这突如而来的亲情。

    可我最终还是无法抵挡它所带给我的温度,我不由自主的靠近它,触摸它,直到我那颗冰封了整整七年的心被融化,又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一盒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饭菜;一张纯净到无暇的笑脸;一只在我满头大汗时,拿着纸巾为我擦拭汗水的温柔小手;一声小灰灰,周末回家,姐姐带你去动物园看河马的呼唤。

    它就这样来了,温暖的让我这个23岁的大男人,仿佛又回到了16岁,回到了那个幸福的家。

    渐渐的,浓浓的爱恋变成了深深的依恋。

    渐渐的,我接受了这份渴望已久的亲情,接受了董琳琳这位比我大三岁的姐姐。

    而让这一切从褪色中得到升华的,是源于大四毕业生离校前一天的午后,在女生宿舍楼前,董小姐对我歇斯底里的大喊……

    那天午饭后,我和平时一样,在宿舍的床上看着一本翻了无数遍的书,细细的读着。

    那是一本德国经济学者的著作,内容很乏味,且很多地方都充满了荒谬的自相矛盾。

    但我很愿意在午后读它,因为它有助于我的睡眠,能让我在这个闷热却没有空调的宿舍里,美美的睡上一个午觉。

    可能看这本书对于我来说,就好像老范蹲坑时一定要捧着一张某球时报才能顺畅一样,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习惯。

    我细细的看着,当我看到第165页,正读到一处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想笑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是李胖子打来了。

    奇怪,大中午的,他不去伺候他的小红奶奶,吃饱了撑的找我干嘛?

    我狐疑着接通电话,没好气的对李胖子说:“喂,李胖子,你有事儿快说啊,老子要睡午觉了!”

    听我这么说,电话那头的李胖子“卧槽”了一声,然后对我说:“小灰灰,你赶紧来女生宿舍一趟,咱学校出大事儿了!保卫处的老白急眼了,让咱们校卫队的人马上去支援!”

    “啥大事儿啊?是外星人攻击地球了,还是奥创军团又暴动了?”我不太信李胖子的话,跟他开了句玩笑。

    “靠,我没和你扯淡,你赶紧过来,真出事儿了!”李胖子说完,吧嗒一声把电话挂了。

    我坐在床上犹豫了几秒,想去又不想去,最后心一横,管他呢,先去女生宿舍看看!

    大爷的,李胖子要是敢拿我开涮,我一会儿把他扒光了绑树上。

    我恨恨的想着,穿着运动鞋出了寝室,又一路小跑的到了女生宿舍楼。

    我刚一到,就被现场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人群,以及抬着床垫到处乱跑的保安给震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闹哄哄的,真出事儿了吗?

    顺着人们指指点点的手,我在往女生宿舍楼上边一看,顿时就感觉心里咯噔了一下。

    女生宿舍楼一共有9层,此时6楼一个窗户的外沿处,正站着一个女学生,瞅她那意思好像随时准备要跳下来。

    要知道,6楼虽然不算高,可距离地面也有小二十米的高度,这要是一冲动跳下来,非当场摔死不可。

    就在我看得心惊肉跳的时候,我就听保卫处的白处长老远的喊我:“尉迟,你还傻站着干嘛呢,赶紧过来帮忙!”

    “哦……好!”我答应了一声,一路小跑的到了白处长身边。

    白处长见我来了,也不知是怎么,就跟见了救星似的,拽着我的袖子就跟我说:

    “尉迟,你可来了,上面那个女生失恋了要自杀,你赶紧想想办法救人,人命关天啊!”

    失恋自杀,让我想办法救人……我有些听糊涂了,心说这老白没毛病吧?

    我就一做兼职保安的学生,让我维持下现场秩序还行,救人这种事儿你应该去找消防队,你找我干嘛?

    “白处,您没打119啊?他们处理这种事儿专业!”

    一听我说119,白处长哭丧着脸跟我说:“别提了!我咋没打呢!”

    “那他们人呢?怎么没见他们出警?”我四下看了看,并没有见到消防员的踪影。

    “出了,能不出警嘛!可他们在三环路上呢,现在堵得跟孙子似的,根本就过不来!”

    白处长急得一脑门子汗,一边擦着额头,一边又说道:

    “尉迟,你以前是特种兵,解救人质什么的肯定练过,你想想办法啊,咱保卫处全靠你了。”

    “啊……解救人质……”我一时语塞,石化在了当场。

    说真的,要不是看白处长急得要命,我真想跟他解释解释特种兵之间的区别。

    我是特种兵不假,可我是正规军的特种兵,不是武警、特警或者反恐单位的特种兵。

    说白了,我们的专业是杀人,而不是救人。你要是让我把6楼那女学生弄死,我至少有20种以上的方法,可你让我救她,这不是逼张飞绣花吗?

    我正左右为难,就见教务处的高主任,拎着个大喇叭走了过来,然后就要对6楼的女学生喊话。

    我吓得一个激灵,赶忙上去把他手里喇叭夺下来。

    高主任见我把他喇叭夺走了,气的瞪了我一眼,训斥道:“你抢我喇叭干什么,没见上边那女生要跳楼吗?赶紧把喇叭还给我!”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但并没有把喇叭还给他,而是将目光看向白处长。

    白处长见状皱了皱眉头,对高主任说道:“老高啊,喊话还是算了吧,要是能喊,我不早就喊了嘛!”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喂,董小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喂,董小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喂,董小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