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 青蛙王子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喂,董小姐!正文 第10章 青蛙王子
    和董小姐到了食堂,我点了一份溜肉段,一份无锡酱排、一个鸡腿外加半斤米饭。

    董小姐也没吃饭,她点了份我校食堂著名的黑暗料理-西芹炒草莓,外加一份小碗的拉面。

    看着桌上那份西芹炒草莓,我一脸的懵逼,心说这玩意能吃吗?

    而且把水果煮熟了吃,营养岂不是都流失了?

    要说我们学校这食堂,让人大跌眼镜的黑暗料理还真不少。

    除了西芹炒草莓之外,还有玉米炒葡萄、西瓜炒香蕉、青菜炒橘子、哈密瓜年糕炒牛肉粒、苹果炒西瓜……

    也不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菜,都是哪儿个爹发明的?感觉他脑子里好像肠梗阻了似的。

    我就纳闷了,水果做个沙拉不好吗?非要这么反传统来标新立异?

    最最让我无语的是,也不知道是哪个损种发明的冰镇麻辣烫?

    本来麻辣烫是借着热劲吃的,可他非要把冰放在上面,然后让油在上面漂浮,这不是折磨人嘛!

    上次因为跟李胖子打赌输了,我被这孙子逼着吃过一次,结果我整整闹了三天的肚子,一天跑七八次厕所,脸都拉绿了,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去医院输的液。

    对黑暗料理心有余悸的我,见董小姐一口一口的吃西芹炒草莓,还貌似吃的挺香的样子,我忍不住就问她:

    “董小姐,你点这西芹炒草莓能好吃吗?”

    “挺好的,清爽中带点酸甜。”

    “真的假的啊?草莓做熟了能好吃?”

    “真的,不信你尝尝!”

    董小姐说着,夹了一筷子西芹炒草莓放到我盘子里。我尝了尝,感觉说甜不甜、说咸不咸的,味道实在不咋地。

    见我吃的直皱眉头,董小姐掩嘴偷笑着说:

    “你整个就是一食肉动物,吃点蔬菜水果看把你难得。”

    “哪有,我也吃菜的。”

    董小姐闻言,用筷子敲了敲我餐盘,笑而不语。

    “我都习惯了!我以前在部队一直都是四类灶,主食不算,每天必须要吃1公斤的肉类、2公斤的蔬菜、300毫升牛奶、200克鸡蛋,还有其它各种营养品。”

    说到一半,我又补充了一句

    “嗯,现在没那么大消耗,我都降低不少标准了。”

    董小姐睁大了眼睛,她看看我,又看了看我的餐盘,惊讶的说:

    “天哪,小灰灰你这些年得浪费咱们国家多少粮食?你以前一顿饭,都够贫困山区的孩子吃一天了。”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我白了董小姐一眼,没好气的说:

    “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在部队干吃饭不干活似的。我以前在海军陆战队是做两栖蛙人的,每天消耗非常大也非常辛苦,不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早就嗝屁了。”

    董小姐“哦”了一声,又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什么是两栖蛙人?是青蛙王子的一种吗?”

    唉……我感觉额头上好像流下了一滴硕大的汗。我也是醉了,说了半天,完全就是对牛弹琴。

    我耐着性子,跟她讲了讲两栖蛙人是什么,还有我曾经在“兽营”里炼狱般生活,以及我那次渗透到海峡对岸“偷军帽”的特别经历。

    我本以为自己这些引以为傲的过往,会让董小姐对我“浪费国家粮食”一事儿有所改观。

    谁知董小姐听完之后,却很怜悯的看着我说:

    “小灰灰,你以前也够不容易的,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唉,也不知道国家是怎么想的,训练你们这些专业化的小偷做什么?耗费那么多资源,还不去为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做点事儿。”

    听她这么说,我腿底下一软,差点没出溜到桌子下面。

    合着我解释了半天,保家卫国她没听明白,她就记住我去海峡对岸“偷军帽”了!

    我真是奇了怪了,就董小姐这种理解能力,她是怎么成为学霸的?

    再说了,我去敌军那里“偷军帽”是为了偷窃吗?这是我们两栖蛙人的结业传统!

    怕董小姐胆子小,我都没敢跟她说。

    我们现在“偷军帽”就够文明了!搁在以前,我们要偷的是敌军的脑袋,要把敌军的脑袋用刀割下来、再成功带回来,这才算是一名合格的两栖蛙人。

    看着正一小口一小口吃西芹炒草莓的董小姐,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错了。

    自己貌似不该和一个军事知识为零,又充满爱心的女孩子讲这些。

    而且讲了她也不会懂“从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的道理。

    将餐盘里仅剩那只鸡腿吃到只剩下骨头后,我和董小姐出了食堂,又在大学门口拦了辆出租车。

    上车后,董小姐对司机说,去朝阳区的后现代城。

    司机应了声,发动车子,一路聊着他感兴趣的话题,将我们送到了目的地。

    不得不说,帝都的出租车司机都很健谈。而且甭管你是否愿意听,他都会滔滔不绝的跟你讲个没完没了。

    最具有特色的是,帝都的出租车司机只要一张口,肯定是三句话不离政治。

    小到近期出台的哪个政策法规,会为国计民生带来何种变化?

    大到领导人出访某个国家,会对国际格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帝都的出租车司机们,都能以极为市井的语言,为你详细的阐述与分析。

    知道的他们是出租车司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体验生活的时政评论员呢!

    或许这就是帝都出租车司机的特色吧。

    也可能是帝都的路况太糟糕了,每天都堵得孙子似的,出租车司机们只能以此来自我安慰。

    毕竟和当前严峻的国内外形势比起来,堵在路上接不到活,就显得没那么让人糟心了。

    今天是周末,是休息日,但在帝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绝不会因为上下班高峰的缺失,让路况变得好多少。

    而且由于周末不限行的原因,越是周末就越堵得一塌糊涂,堵得你怀疑人生。

    我们上车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半,在广渠门堵了17分钟,在双井桥下面堵了15分钟,在西大望路那堵了20分钟,等我们到了后现代城,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下车后,我和董小姐算了一下,等候、低速行驶费,居然比每公里2.3元的打车费少不了几毛钱。

    呵呵,其实我之前提议坐地铁的,只可惜董小姐嫌地铁空调开的太大,死活不同意。

    在后现代城的住宅区里,董小姐给她前男友打了个电话:

    “喂,吴思晨,你个王八蛋在家吗?我来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喂,董小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喂,董小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喂,董小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