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往事(上)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喂,董小姐!正文 第16章 往事(上)
    七年的时光过去了,可任时光如何的流淌,我却始终无法忘记那个令我心碎的夜晚。

    在我的记忆中,那一夜的月亮很红,血一样的红。尽管事后我查遍了资料,发现那一夜并没有出现月全食。

    可在我的记忆里,那晚的月亮就好像被人泼上了淋漓的鲜血般,红的令人窒息。

    那一年,我十六岁,我与大多数这个年龄的孩子一样,有一个完整的家,有一对爱自己的父母,而且我还有一位慈祥的奶奶。

    我的父亲叫尉迟威,四十二岁,原边城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副队长,在一年前因伤提前退休。

    正值壮年的他,本应迎来事业最辉煌的时刻,可他却因一次缉毒行动中负伤导致下肢瘫痪,最后含泪脱下了他最热爱的警服。

    一名荣获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的优秀警察,如今变成一名余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伤残人士,这让所有认识父亲的人,都感到无比的惋惜。

    但父亲却总对我说,他不后悔,因为他对起头上的警徽,他对的起那些牺牲在禁毒第一线的同事们。

    父亲因伤提前退休后,在边城商贸公司上班的母亲,办理了停薪留职,然后一门心思的照顾父亲的生活。

    短短一年的时间,原本只有39岁,平日里保养的又很好的母亲,突然间好像老了二十岁。

    我知道,母亲很辛苦,因为她在照顾父亲的同时,还要照顾年近古稀又患有心脏病的奶奶,以及我这个正处于高考冲刺阶段的儿子。

    在这个充满荣誉却又异常艰辛的家里,可能唯一让母亲感到幸福的,就是我这个学习优异到令人嫉妒的儿子。

    不只是母亲,父亲与奶奶也同样如此。

    尽管生活的很不如意,可每当他们在小区里和邻居们谈起我时,总会挺直了腰板,然后骄傲说:

    我家小辉今年又考了XXX分,将来一定能考上XX大学。

    每每看到这一幕,我都会心酸的想要流泪。

    因为在这个曾经幸福的家里,如今能够让他们感到幸福的,竟然卑微到只有看孩子考上大学,这样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儿。

    为了满足他们的愿望,为了让这个家里燃起新的希望,我拼了命的学习,常常熬到后半夜,无论家人怎么劝也绝不停歇。

    劝得急了,我就关上灯假睡,等家人都睡熟时,在偷偷跑到马路对面的肯德基24小时店里继续学习。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仅有的一点幸福与期盼,也在一声巨响后变成了终身遗憾。而我也因为偷跑出去复习功课,很侥幸的活了下来。

    那一夜,我又一次学习到凌晨,在奶奶的催促下,我如往常一样关上了灯,然后又偷偷的跑到马路对面的肯德基里做练习题。

    可我刚坐下来了不到20分钟,就听到了一连串的巨响,紧急着是消防车、救护车、警车刺耳的警笛声。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想站起身隔着窗户看看,结果却听到一个送外卖回来的肯德基店员,惊恐对另一名店员的说:

    “天哪,宏源小区7号楼的燃气管道爆炸了!太吓人了,半个楼都炸塌了!”

    宏源小区……7号楼……这不是我家吗?

    我脑袋嗡的一下,慌忙的跑了回去。

    一路上,我不停的在心中祈祷,向所有我能想得起名字的神明祈祷,乞求他们庇护,乞求家人的平安。

    急匆匆的赶到了小区门口,当我想冲进去时,却被现场疏散群众的警察拦住了。

    已经急得发疯的我,怎么可能会听从警察的劝阻?我一次又一次的逆着人群向里面冲,又一次次的被拦下。

    这时,一名带头的中年警察抓住了我的衣服,他大喊着对我说:

    “小伙子,你千万不要进去,里面全是有毒气体,而且随时还会爆炸。”

    我急得哭了,声嘶力竭的求他:

    “让我进去吧,求求你,让我进去吧,我的家人全在里面!我爸叫尉迟威,以前是禁毒大队的,他以前和你一样也是警察的,你让我进去吧……”

    中年警察面色一黯,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自言自语的说了好几遍“尉迟”,最后又低下了头,再也不敢看我满是泪水的脸。

    我不明白他为何会这样,但我却趁机挣脱了他,又在他的大喊声中,跑向了自己家的方向。

    距离越来越近了,燃气的刺鼻味也越来越浓,但我顾不了这么多,我只想看到家人,看到他们平安的样子。

    可我最终看到的,却是令我永生难忘的画面。

    此时单元楼塌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正燃烧着红色的火,冒着滚滚的黑烟。

    而我的家,恰巧又在坍塌的那一侧,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片砖石瓦砾堆积而成的废墟。

    望着满目疮痍的家,望着那个带给我无数回忆的家,我忽然双腿一软的瘫坐在地上。

    我挣扎着想要站起,然而却发现自己的腿像煮熟的面条般柔软,任我如何捶打、谩骂,它都无法支撑自己站起来。

    我瘫坐在地上,如一只受伤孤狼的哀嚎般,呼喊着家人的名字。

    那凄凉的声音,在那个悲伤夜晚传的很远,可它却没有唤来哪怕一声回应,哪怕是一丝重伤后的呻吟。

    喊着喊着,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让我艰难的爬了起身,可我找遍了整个现场,却只在一堆砖石瓦砾中,找到了家里一张满是血迹的照片。

    我拾起相片,望着照片里父母、奶奶和我幸福的笑脸,我张大了嘴想哭,我可却哭不出哪怕一点声音。

    在无声的嘶嚎中,我流着泪,疯狂的用双手扒着瓦砾,直到双手满是鲜血,直到双手失去知觉……

    悲痛欲绝,有人在身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回头一看,是一名戴着空气呼吸器的消防员。

    他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挖了,然后取出了一个消防面罩,接上的空气导管后又递给我。

    我怔了怔,本能的想伸手去接,却又眼前一黑的失去了知觉。

    浑浑噩噩中,感觉有人将我背起,然后又被人抬上了车。不知过了多久,我隐约听到有人在我身旁低语。

    “王医生,这个一氧化碳中毒患者呼吸骤停了,怎么办?”

    “马上注射盐酸洛贝林,快,快!”

    “是!”

    “王医生,患者心率下降至15!”

    “使用除颤仪,能量300J,准备3……2……1……执行……3……2……1执行……”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喂,董小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喂,董小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喂,董小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