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建邺城的黑影(五)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决战场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建邺城的黑影(五)
    南晋的达官贵人都好讲究个附庸风雅,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服装服饰,都有着一套讲究。而这南晋最讲究的地方,当然还是这金碧辉煌的大内皇宫。

    紫砂琉璃瓦,蟠龙朱漆柱,金砖镶嵌,红毯铺地。一张龙椅更是纯金打造,龙口衔珠,龙目乃是上品玛瑙点缀,椅子上铺的是毛色靓丽的貂绒毯,一张毯子便值千金,且月月更换。

    椅子上坐着一个穿着明黄袍子的年轻男子,袍子上绣的五爪金龙便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这位南晋皇帝此时摘了冕冠,露出一副冷峻面容,看上去三十岁有余,下巴上留着一寸胡须,朱唇皓齿,鼻梁高耸,一对眼眸透着深沉的色彩。

    他端正的坐着,一丝不苟,背脊笔直,左手搭在一颗龙头之上。

    为了彰显皇帝的威严不可亵渎,臣子觐见时,皇帝一般都是带着冕冠,但今日他摘了冕冠,因为面前的几人并非他的臣子,也不是任何人的臣子。

    或者也可以说,他们是神明的臣子。

    “皇帝陛下,您派人送信至神庭,说是抓到了一名实力极为强大的叛神者,要送给我神庭处置,可现在我们人到了,那犯人却逃走了,不知您的军队究竟何时才能将此人抓捕归案呢?”

    一人开口说话,态度还算恭敬,但皇帝白皓川却并不满意。因为开口说话的是巴丘城神庭诵经执事长史心明,而非同行而来的典刑司命林珏。

    难道朕还不配与你们昭谕司命交谈?要你一个执事长开口问话?

    白皓川暗中腹诽,但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略带愧疚说道:“实在惭愧,本想为神庭尽一份力量,却大意之下放走了那要犯,此时朕已经出动全城的守军,还有朕的八百御龙军也尽数出动,正积极搜捕逃犯。请神庭放心,这城门紧锁,他飞不出这建邺城。”

    诵经执事长史心明平淡回应:“皇宫的守卫可比建邺城还要森严,不还是被他逃出去了。”

    位于皇帝左手边坐着的一人抬头看了一眼史心明,目光并非多么锐利,但这个动作已经表明了他对于史心明如此冲撞皇帝的不满态度。

    典刑司命林珏这时开口了,这是一个面容带着沧桑,但目光坚毅的男子,他声音略带沙哑却不减威严地开口道:“经我神庭探查,此犯人乃是南晋一带叛神者的重要头目,我神庭三年前便曾追缴过他,却被他走脱。听闻皇帝将其抓捕,自然是万分欣喜,也十分感激。不料却还是被他逃走了,执事长追敌心切,出言不逊,还请皇帝与亲王见谅。”

    “不妨事。”皇帝开口道:“朕也十分惭愧,竟在神庭面前闹出如此丑事。”

    “无需如此,眼下当务之急,是尽快将其抓捕,交于我神庭审判罪恶。”林珏道:“听闻御龙军谢统领亲自追捕那犯人,直至皇宫南侧一条街道上,就此失去踪影,但却没有将两侧宅邸彻底搜查,不知是为何?”

    皇帝苦笑一声,道:“司命大人有所不知,那两侧宅邸皆是我南晋七大世家,实在是不方便彻查。”

    林珏对此事自然不会不知,但他接着问道:“七大世家,不也是南晋的臣子么?”

    皇帝沉默片刻,而后道:“这七大世家,便是支撑我南晋国运的七棵擎天之柱,终究还是要给他们些面子的,再者七大世家底蕴不俗,家族高手皆是不少,他们必当自行搜查家中,抓捕逃犯。只是迟迟没有消息,恐怕那犯人并未躲到那里。

    “可若是那些世家搜查的不够彻底呢?”林珏似乎犹豫了片刻,但还是抬起头直白地问道:“若是某一世家,暗中勾结那逃犯呢?”

    皇帝表情霎时阴沉了几分,似乎已在压制怒火,他深吸了口气,道:“七大世家,皆是我南晋肱骨,族中主事皆聪慧之人,定当相助神庭捉贼,而没道理去相助一个叛神的疯子与神庭作对。”

    林珏轻轻摇头,道:“城卫军与御龙军已经搜查了半个时辰,却没有半点消息,依我看,还是重新彻查一下几大世家的府邸吧。”

    皇帝沉默了下来。

    坐在一旁的亲王白皓岳站起身,对林珏拱手道:“此事发生后,几大世家都积极派出人马协助搜捕,但既然司命大人不放心,我这就通知几大世家,再彻底检查一番,以防万一。”

    史心明微微皱眉,而林珏再次平淡摇头道:“还是你们派人去搜。”

    “也...不是不可...”白皓岳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亲兄,片刻后见其没有说话,急忙又转过头来对林珏道:“只是皇兄派人搜查,终究显得信不过几大世家,怕他们难免心存芥蒂...”

    史心明忍不住道:“皇帝查臣子也怕他们心存芥蒂?”

    林珏一抬手示意史心明住口,而后站起身道:“既然皇帝有所不便那就算了,再过一刻钟的时间,若还不能抓到犯人,还请允许我神庭出手搜查世家府邸。”

    虽说林珏话里有着“请允许”三字,但他根本没有听皇帝回复的意思,因为他本身行事也不需要皇帝批准,只是给了几分面子罢了。他说完这话,带着两位执事长和五位执事,转身便走。

    待他们走出皇宫后,身为天变上境念师的史心明以敏锐的听觉,听得里面传来了皇帝的一声压制怒火的呵斥声。

    “告诉谢七和城卫军几位统领,若是一刻钟之内找不到那该死的家伙,他们就全给我脱了那一身袍子上城门口跪着去!!”

    史心明听到之后不由无语又不屑,低声开口道:“堂堂皇帝还要看臣子的脸色,只能拿一群酒囊饭袋撒气。”

    另一位戒律执事长说道:“听闻七大世家在朝中根基庞大,甚至若是七大世家联手,完全可以架空皇权。这样看来,这皇帝也是有点憋屈。”

    林珏吸了口气,道:“他们白氏能坐稳皇位,倒也的确与这七大世家脱不开干系,几朝几代的积累,这些世家的根基已经极难动摇,身为皇帝,也只能以制衡之术,让几大家族相互掣肘,来维系皇权。”

    戒律执事长嗤笑道:“最后别像风隐大陆那样,皇权还要看世家脸色。”

    “那倒不至于,白氏一族倒也有些手段。”林珏说到此,又眯着眼睛喃喃道:“而且御龙军统领谢七,那也是玄极的高手,性格谨慎,行事果决,绝不是酒囊饭袋。”

    史心明小心问道:“您的意思是?”

    “我觉得有问题。”林珏眉头微皱,疑惑道:“白皓川既然敢请我神庭来收押犯人,他不会不知道那犯人的重要性,谢七也不是等闲之辈,怎么会就让那乐岐跑了呢?”

    史心明也赞同点头,肃然道:“难不成皇宫内也有人配合乐岐?”

    林珏沉默片刻,而后道:“等不了一刻钟,现在你们就出手,至少他逃不出建邺城,这城内无论是什么地方我们神庭都无需避讳,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乐岐给我揪出来。”

    “是!”

    ......

    皇宫内,白皓川已经将龙案上那盏精雕细琢的白玉杯子扫掉了地上,摔成两半,茶水染湿了红毯。

    可发了一通火后,他却是脸上怒容收敛,平静地坐回了椅子上。

    一位老宦官从门外走来,低头汇报一声:“他们已经走出宣门了。”说完这话,他低着头倒退了出去,招手示意两侧护卫关上了大殿的门。

    “这么远他们应该听不到了吧。”白皓川平淡说了一句,哪里看得出一点恼羞成怒的模样。

    南晋贤名远扬但实权却不多的亲王白皓岳低声道:“神庭未必等得了一刻钟,接下来就要出手了。”

    白皓川拿出一块绸缎擦了擦手,道:“他们越急越好,世家那边的反应如何?”

    白皓岳说道:“几大世家皆派出了一些护卫搜查宫南周边区域,也有些族内弟子打着捉贼的名号四处闲逛,当然其中也有几位俊杰,似乎是真的有意在帮忙搜查犯人。”

    “还真没被发现?”皇帝往后一靠,冷笑道:“这个乐岐还真就有几分本事,竟真能在世家的宅子里藏了身。”

    白皓岳稍有犹豫,但还是说道:“你就不怕这个乐岐出问题?”

    “他若藏不住,我就把他交给神庭,又能如何?。”

    “他若把你供出呢?岂不是惹得神庭震怒!”

    “我可没说活着交给神庭。”白皓川轻笑一声,自信道:“这是我南晋国都,玄极强者又如何,也不过是我的棋子罢了。”

    白皓岳还是有些担忧,他想了想,苦笑道:“拿叛神者的头领和神庭下棋?”

    “这个局里,神庭不也是棋子么?”白皓川站起了身,负手而立,道:“借神庭的手,清理一下堵在朕心口的几块大石头。”

    “这些石头原本是南晋建国的基石,但既然是基石,就应该埋在地下,不应该冒出头来,不然说不定哪天,就要把朕拌一个跟头。”

    “东周和北秦两边闹得欢,西唐也不太平,神庭的注意力都移到北边去了,剩下的这几位神仙,正好借给朕用一用,清扫一下庭院。”

    白皓岳对这番豪言壮语却是没有吹捧,也没有反驳,只是眉目之间闪过一丝忧虑。

    以叛神者做诱饵,拿神庭做斧,修理南晋的基石...

    这是多么大胆之举,若是棋差一招,那边不是清理庭院,而是自毁长城。

    见作为自己左膀右臂的弟弟不言语,白皓川开口问道:“可会有什么变数?”

    白皓岳沉吟片刻,答道:“已有天行者降世。”

    “天行者。”白皓川嘀咕一句,而后道:“这些天外来客实力已经不容小觑,若是能拉拢到我这边,倒也能成为稳住局势的棋子。”

    白皓岳点了点头,道:“我去想办法联络一下他们。”

    “嗯,听闻有些天行者与神庭为伍,有些则与神庭势不两立,你可弄清楚他们的立场,看看他们是黑棋还是白棋,以免摆错位置。”

    “是。”白皓岳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这一局棋会下到哪一步,究竟是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呢?退出大殿的白皓岳心中忐忑,深吸了口气。棋盘上这些棋子的分量太重了,哪怕身为一国之君,也未必能捏的住啊!

    若是...若是换我来下呢?

    这个想法在白皓岳脑海之中一闪而过,而后被他抛之脑后。 </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决战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决战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决战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