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3:她很像西辞养的一只猫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傅先生,听说你喜欢我正文 113:她很像西辞养的一只猫
    app2();

    傅年深抱着她一路走到浴室,放在莲蓬头下,作势就要帮她脱衣服。  她一顿,“你做什么?”  男人眼里是一片坦荡,他的目光扫过她受伤的手,“你受伤了不能碰水,自己怎么洗,嗯?”  “可以叫姜渔帮我洗。”  “我帮你。”  顿了一秒,他又,“我也不是没看过你。”  让瑾歌不由想起第一次见面的雨夜,当时的她脱得一丝不挂站在他面前,他都是一副四大皆空的模样,好像看她只是看一尊没有灵魂的雕塑。  洗了好一会儿,她才红着温吞吞地,“我有点冷。”  傅年深这才赶紧将她身上的泡沫冲掉,用浴巾将她裹着,将赤脚的她抱到床上坐好。  他伸手摸摸她的头发,“要不要吃点夜宵?”  从医院离开后,她就没有吃过东西,折腾一番下来,确实有些饿了。  “好啊,你把手机给我,点外卖。”  “不卫生,想吃什么叫姜渔给你做。”  瑾歌摇摇头,“我想吃烧烤,路边摊那种,可能是有一点不为什么,但是味道还不错。”  本以为他不会答应,没想到竟然出奇的好话,他将她手机递给她,“看不出来,娇生惯养的名门千金,还爱吃这种东西。”  接过手机的瑾歌,开机时,抬脸看他,“从饮食就是严格管理,有专门的营养师,所以我和依依都觉得路边摊的东西才是最好吃的,有一次依依吃烧烤,拉肚子很厉害,顾行之就不准她吃了,之后每次都是和我偷偷跑去吃了。”  起南音的时候,她总是会回忆起停留在遥远晴空下的美好记忆,那里有她们最天真的回忆,也有最无忧快的时光。  点好外卖,瑾歌赤脚走下床,到对面沙发上坐下,窝在上面样子懒洋洋的模样也很好看。  “你这样,很像西辞养的一只猫。”  西辞养一只英国渐层猫,养得很细致,毛发顺发眼睛里如有绚丽的景致。  “是么?”她淡笑着应道,“那你喜不喜欢猫?”  傅年深摇摇头,“不是很喜欢。”准确的来,他对一切动物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谈不来喜欢,也算不上讨厌。  察觉到这一点,瑾歌想起自己看过的一本书,“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一段话,对其余生物没有什么同理心的人,心都特别硬,特别绝情,原话不是这样,但是差不多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傅年深眯着眼睛看她,眸子里是她看不懂的暗色,“我对人都没有同理心,何况是动物?”  对于他这样的人,大抵任何情感都是一种奢侈、一种计划之外的透支。  瑾歌抱着膝盖,白皙的足并在一起悬在半中央,她维持着慵懒窝在沙发上像猫一样的姿势。  而他呢,始终站在落地镜前,形成两个倨傲冷漠的傅年深。  渐渐地,男人转过身面对着镜子,看向镜中的自己,淡笑着,“这个世界从没温柔对待过我,我凭什么要温柔回应世界?那些晦暗的日子,总有人劝我想开点算了吧,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他没经历过你的痛苦,甚至不能做到感同身受,只有一张嘴不停地,”  听着听着,她将下巴放在膝盖上,“是,是这样的。”  刚好此时姜渔在敲门。  “先生,好像是慕姐点的外套送到了。”  “拿进来。”  姜渔提着外卖盒子进来,神色尴尬,这可能是桃源居建成的第一次,有外卖这种东西送进来。  姜渔把外卖放到女人面前的桌子上,看一眼她,“慕姐,外卖真的不为什么,真想吃什么都可以告诉我,这好像是烧烤吧...也有厨师会弄的。”  那味道不一样。  瑾歌还是笑着回应,“好,谢谢你啊,我知道了。”果然是傅年上的身边人,连话都一样。  姜渔退出去。  因为手受伤不方便,傅年深主动走过来,帮她打开外卖,摆在面前时淡淡问她,“一只手能行吗,要不要我喂你?”  “不用,我可以。”  很快,空气中满是浓郁的烧烤味。  傅年深走到门边,摁着中央空调换气的按钮,见她吃的开心,忍不住问,“有这么好吃?”  女人吃相优雅,哪怕是路边的烧烤,也吃出高端食材的感觉,她举起一串牛肉,“你要不要试试?”  他在她对面坐下,“不要。”  “试试嘛?”  着,就要将那串牛肉送扫男人唇边时,看他微微蹙起的俊美,她心情大好,觉得有趣。  在嬉闹间,瑾歌桌上的手机响了。  傅年深的眸光无意间落过去,发现是一串陌生号码,“不接么?”  “接啊。”  她拿起手机,放到耳边,声音保持着礼貌疏离,“请问哪位?”  那边传来简短的女人声音,“慕瑾歌,我们谈谈吧。”  细细回忆好办上后,瑾歌才想起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庄苒?”  提到这个名字,正在收拾她吃过的签子的男人,也抬眸淡淡看过来。  庄苒在深吸一口气,重复着,“我要见你,和你好好谈谈。”  好好谈谈?  瑾歌唇角有着讥诮的笑,她认真地揣摩这四个字的含义后,淡淡地道,“庄姐,我觉得我们两人间实在是没什么好谈的,你抢了原本属于我的男人,我不要了,你拿去用就好,何必再三番几次地在我眼皮子底下晃悠呢。”  “没关系,你不见我的话,我明天就去宋家葬礼上堵你。”庄苒也在电话里笑,“根据我所知,宋岐山生前对你不薄,你不希望有人搞砸葬礼闹得难看吧?”  她掀唇,“你在威胁我?”  庄苒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过来,“不敢,我只不过想和你谈谈。”  置于谈什么,好像不重要似的,庄苒下定决心一定要见她。  在长达三十秒的沉默后,瑾歌才松口答应,“明天等葬礼结束,你在附近等我。”  “好。”  挂断电话,她蹙着秀眉将手机重重扔到桌上,“抢我的男人,还要找我谈谈,呵呵。”  傅年深抬起眼皮看她,眼底冗杂着黑,嗓音低沉地重复她的原话,“你的男人,嗯?”  她一怔,“曾经不就是么。”  毕竟一年前,她还和许州青举行过隆重注目的订婚宴,当时各路权贵名流纷纷到场,哦,除了顾行之还有傅年深,前者是因为和她不合,后者纯粹就是不屑参加这样的活动。  烧烤剩下一大半,瑾歌没了食欲,默默地开始收拾。  一边收拾,一边笑着去看男人,“要是一年前,你参加我的订婚宴,见到那么漂亮的我,会不会心动,当时就将我从订婚宴上抢走?”  问这话的她,真是蜜汁自信。  傅年深的眸仍是深不见底,他帮着她收拾,口吻淡淡地,“换做一年前的我不会,但是换做现在的我肯定会,只是可惜没人敢和我抢女人。”  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哪怕经历过多番苦难,他依旧是位成功的野心家。  瑾歌只是笑,“我去刷牙,准备睡觉,早点休息。”  他站着没动,“我什么时候能和你睡一张床?”  那么想和她睡一张床?  她瘪瘪嘴,道,“等你收拾好你乱七八糟的关系,我答应你的时候,再考虑。”  男人还是站着没动。  瑾歌只好走过去,将他推到门外去,“你好烦,赶快回你自己房间睡觉。”  嘭。  他被关在门外。  傅年深无奈地一笑,他其实,就是想和她待在同一个空间里,会觉得空气都是令人愉悦的。

    app2();  (https://www.biquge.lu/book/55436/59840142.html)chaptererror();

    **bq**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傅先生,听说你喜欢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傅先生,听说你喜欢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傅先生,听说你喜欢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