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争夺升级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变成死对头的最强辅助奶妈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争夺升级
    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舒姝一直在想她是怎么说得出来这句话的。

    但是话说出来之后反而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旁边的薛崖看起来比她更失态。

    “咳咳,我们现在去沙漠区域看看吧。”

    薛崖从听到舒姝那句话后一直处于恍惚状态,只要是听到舒姝说话就只是点头点头好好好。

    “好。”

    看吧,又来了。天涯简直没脸看,他家主人怎么突然变得憨憨的,至于吗?

    舒姝也想说,至于嘛!她停下脚步转头说道:“薛崖,我觉得你现在可以稍微清醒一点。”

    嗯?清醒,我一直很清醒啊。

    薛崖转头对上舒姝和天涯无奈的神情,一瞬间从恍然的状态中抽离出来。

    他哑然失笑:“方才那刻恍然如梦,到让我一时沉溺其中难以挣脱。毕竟我还从未听舒姝如此真切说过一句喜欢。”

    以往总在喝醉酒的时候和舒姝交谈感情的问题,酒会让他便得格外大胆,也会让舒姝格外放低警惕。

    当然,也有麻痹自己的缘故,如果在舒姝的口中未曾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会假装刚刚的事都是喝醉酒的胡言乱语,没听见。

    如果听到了想听到的,就可以安慰自己,这是她的真心话,她也爱着自己!

    “以往醉酒是才能期盼听到舒姝说一句喜欢,而今梦成真,怎能不怔忡、不惊喜。”

    舒姝也是第一次清醒着听薛崖说这种话,以前她老是逃避。今日既然话都出了口,她也没什么好害羞好顾忌的。

    “你喜欢听我可以日日说给你听。”她扬起明媚的笑容,在话出口的一瞬间终于打破了二人长期暧昧不清的结界。

    “薛崖,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是互相喜欢的两个人,我们也日日相伴命运相连。认识你已经两百年,我很高兴能和你相识、相知。”

    薛崖笑道:“舒姝这算是表白吗?”

    他这一笑仿佛是春光乍现的那一刹那,光华耀目也暖入心骨。

    “是,我很高兴能和你相识、相知,我也很期待能和你相爱。薛崖,你可愿陪我共度余生。”

    舒姝伸出右手等着薛崖的接纳,薛崖低头望向那只纤纤玉手。

    她的手很漂亮,修长的手指仿佛是上好的白玉精雕细琢而成,每一寸每一分在薛崖眼中都是无可比拟的完美。

    但吸引薛崖的并不是这只手本身,而是这只手伸出来所代表的含义。只要握住这只手他就能将他心心念念多年的女子纳入怀中!

    薛崖没有犹豫抓住了舒姝的右手:“往日未尝没有拉过你的手,但哪一次都不如这一次让我高兴,姝姝,你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我的珍宝。”

    舒姝只眉眼含笑看着他,弯成月牙儿的眼睛更为她增添了几分美好。

    沙漠区域中的人数不算多,它位于整个秘境的西部,属于离入口较远的一片区域。

    参赛弟子们大多都在前面的丛林和草原区徘徊,沙漠区鲜少涉足。

    而正因为人少,司乾和随行的师弟抛弃了其它地方的集中搜索直接来到了沙漠区。

    “师兄,这里人很少,我觉得我们的机会很大。”师弟兴致冲冲握紧了武器,打算在这片区域大展拳脚。

    他此时看眼前的一堆黄沙已经不是单纯的黄沙,而是一座座鎏金的金山,是一块块堆积如山的令牌,是他晋级的通行券。

    “师兄,我们上吧!”师弟顾不得看旁边的司乾,提剑就往前方如沙堆中若隐若现的异兽冲了上去。

    但那异兽狡猾异常,在沙地里灵活逃窜让师弟完全不得其法。

    “师兄,你为何还不动手。”师弟扬声叫了一下,想回头去看司乾却又被突然现身的异兽吸引了注意力。

    “竟敢主动现出身形,真是不知死活。”

    他提剑就是一个杀招,三剑连发,如金山令牌山的沙丘被他的招式打散,但那异兽却不见了踪迹。

    师弟小心翼翼往前探去,正待出手之际异兽忽又从沙丘中钻出凌空跃起,一个小巧灵敏的黄色异兽显出了身形,师弟出招应对慢慢被那异兽拉住了心神。

    “你不帮帮他?好歹也是你师弟啊!”

    司乾手起剑落斩杀了一个黄色异兽,异兽刚一落地就化作满地黄沙融入了沙漠数不清的黄沙之中。他周边原本围绕的黄沙龙卷风柱也在异兽消失的那一刹那完全消散在空中。

    “此宗门大比是历练,若我帮他又何谈历练。”在司乾看来,这种自己能闯过的关卡根本不需要他多费心。

    司乾收起动作转头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舒姝和薛崖交握的双手。他的眼神在那处略微停滞了一瞬,随即挪开了眼。

    “几位仙士近几日玩得可开心?”司乾一路走来,听了好多人都在抱怨他们瑶泽门那个毒果设计太讨厌什么什么的。

    这些都是这几人做的事,最后却全都算在了他瑶泽门的脑袋上,司乾是真的有口难辩。

    “自然是开心的,就是可惜你竟然都不上钩。”舒姝略觉得可惜,这种小小的玩笑就是要用在熟人身上才够好玩嘛!

    “我曾见师父制过这等毒果,早已知晓它的相关特性。”

    舒姝恍然大悟:“我说呢,连那个令致、令栩师兄弟都遭了殃怎么偏偏就是你躲了过去,原来你早就在你师父那里知道了内情!”

    司乾也只知道这些毒果有问题,但具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也是在秘境之后才知晓。

    不得不说,这样让人恶心却又没有致命伤害的小把戏真的就是他师父本人的风格没错了。

    但他想他师父要是看到那些人遭殃的场景应该也会鼓掌欢庆,大喝一声好。

    本来准备的小概率碰毒果事件在舒姝的干预下瞬间变成了一个大概率毒果事件,这是司乾没想到的,也是司栩没想到的。

    “你说你们中间有很多人都碰到了毒果,毒果和令牌被放置在同一处?”

    司栩楞了一下,这被淘汰的小弟子莫不是在说胡话呢。

    “弟子不敢乱说,秘境中的宗门弟子们十有**都碰到过那诡异的毒果。”

    司栩多聪明的人呐,念头一转就锁定了真凶。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啊,这两人竟然这么能玩,哈哈哈,早知道方才他就早早开始看里面的比赛了。

    “来人,将我房中的混沌镜取来,我要和几位掌门好好看一看弟子们的比拼。”

    外面的司栩已经整装待发打算随时观看参赛弟子们的窘态。

    而这边司乾的面前已经有一个像疯子一样的傻师弟。

    舒姝指指那边对着空气喊叫拼杀的小弟子,双眼对上无动于衷的司乾。

    “我看他这样子怪傻的,你当真不救一救他?”

    那位弟子便是以为自己英勇抗击异兽并且还在持续不断英勇对抗空气的师弟。

    他所看到的对抗异兽的画面都是假的,这次他们在沙漠中碰到的异兽根本不是能操纵黄沙这么简答一猜就猜到的控沙属性异兽。

    这次他对付的是一个极擅长制造幻境的异兽。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他所对付的异兽也是假的。

    “不必,他迟早会发现。”司乾对自己家的小师弟还是颇有信心。

    师弟在同异兽一阵交手后突然发现他背后的师兄竟然还没有动静,不应该啊,大师兄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么强大的异兽在面前却不动呢!

    难道是被别的异兽绊住了脚?

    不对不对,他根本没有听到除去他之外别的打斗声。

    师弟趁着空隙往后看去,这一看才发现背后已经没有了师兄的踪迹。

    “师兄!”他大声喊叫,却怎么也叫不答应。

    “怎么会,这才多久的时间师兄怎么可能就没有了踪迹。”这是他的第一层疑惑。

    他的第二层疑惑在于,他失手后挨了异兽一击,发现异兽这一击根本没有他看到的异兽该有的那等实力。

    “周边的黄沙都是静止的,除了我出招带起的阵阵剑风,竟然连一丝沙漠的气息都没有。”

    师弟想了又想,突然想起,大师兄这么厉害又这么照顾门中的大家,怎么可能被一个不知名异兽悄无声息吸引开去了还不告知他。

    他的眼神不断打量着周边的环境,细心看下来他终于发现他周边所有的沙丘都是一个模样。

    一样的宽度、高度,一样的形状、角度。

    这说明了一件事,他周边所有的沙丘都是由一个沙丘幻化而出,而他身处的地方是幻境。

    “他出来了。”司乾淡声道。

    他话音一落,舒姝几人又重新掩住了身形。

    不过两个呼吸,小弟子终于停下了自己毫无章法地打空气,在他转身望向司乾的那一刻,舒姝知道这个小弟子确实是走出来了。

    “看来你门中的弟子们还是挺聪明的,就是聪明的有点迟钝。”毕竟也傻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

    “他们还小。”

    舒姝心道,司乾这性格虽然不像他师父,但这护犊子的脾气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是是是,他们还小,他们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舒姝笑着,也想到了她同一教的小弟子们。

    他们何尝不是还小,他们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场外的各大宗门掌门、长老们看到秘境中弟子们的悲惨遭遇纷纷将目光转向了始作俑者司乾。

    司乾在心里把舒姝几人慰问了百八十遍了,但面上还要端着他掌门大人的风度。

    “不就是些小玩意儿,图个趣味罢了。你们这样看我干嘛?想打一架?”

    凌隽仙人看到他最得意的两个徒儿竟然都着了司栩的道,面上的笑容都快端不住了。

    他的徒弟令致可是上一届宗门大比的第一,是年轻一辈的领头人啊!居然在今天,在司栩如此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上被戏弄了一番,脸都丢完了!

    “瞧瞧你们这些弟子,平日里个个能说会道,仰着鼻孔就觉得自己天下最厉害了,不过是碰到这么一点小小的困难竟然一碰一个准。”

    司栩摇摇头,又是感叹又是悲歌,看得旁边几位掌门连连磨牙。

    “司栩,你门中的弟子可也没见好到哪里去。”

    司栩心道我当然知道,但我就是要说你们,你能奈我何!

    “是没好到哪里去,所以我才要让他们好好锻炼锻炼,不要一打起架来就是大招式、派头足,要多练练这些不足为道的小招数。”

    “你们想想,仙界这么大,能人异士层出不穷。难不成每个仙人和你对手的时候都掏出武器光明正大和你打一场?要是碰到个会下毒的、碰到个会暗算的,你瞧瞧这些弟子们,肯定一算一个准。”

    司栩这话说的,搞得好像这样做还是为了他们好来的。

    “呵,照你这么说我们还得感谢你不成?”申融冷哼一声,简直不屑与司栩为伍。

    “客气,申老头你要感谢我也可以,但先说好,我可不接受口头感谢!”

    申融甩袖低喝:“无耻至极。”

    司栩哪里受得了这个气,直接送他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目光却凌厉万分。

    “无耻之人才说无耻之话,申老头你莫不是专门来欺负我年纪小的?你说你一个老人家,好好再家里养老就好了,天天跑外面瞎晃悠,霸占着个掌门之位不松手。”

    司栩一阵回怼之后,申融彻底没了和他争执的**。每次和司栩争执输的都是他,白白惹了满肚子火气!

    “好了,大家还是认真看看弟子们的表现吧!”

    和事老坤虚派掌门在旁边说话,两人互相不搭理,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而秘境中,此时的令牌争夺战已经慢慢进入了瓶颈期。

    守护令牌的异兽异植实力慢慢增长,越找到后面它们的实力越是强大,这个设置无形中就给众位弟子增加了门槛,他们想要得到令牌只有两个方法。

    一是实力出众的个别弟子单独抢取,二是实力较弱的弟子们结伴合作。

    合作无疑会出现分赃不均的状况,对大家来说,越到最后每一块令牌就越是重要。

    他们谁也不想轻易放过任何一块!

    所以,他们即将迎来令牌争夺的最后一个阶段——抢人! </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变成死对头的最强辅助奶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变成死对头的最强辅助奶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变成死对头的最强辅助奶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