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眼不见为实(八)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 68、眼不见为实(八)
    说相声是不可能的,技术难度太高, 实现起来有点儿困难。

    好在莫老师到底是个文化人, 被他们劝说几句后也逐渐回过了味, 摸着自己的地中海头坐在一旁发怔,还有些想不通自己怎么为着那一点小事就发了那么大的脾气。

    他本来是那种老好人, 甭管怎么说也不会动气的。

    “嗨,”半天后,他才笑了笑,“这真是少见……”

    寇冬的目光向下移了移,瞳孔猛然一缩。

    他紧紧盯着地面,只觉得背上骤然出了冷汗。几秒后,他伸出手,拉了拉身旁宋泓的衣袖。

    “看——”他轻声道, “地上。”

    宋泓微微一愣, 旋即也意识到了什么, 犹豫了下, 才慢慢将视线下移, 落在了食堂的水泥地面上头。

    早上的阳光并不算强烈,这会儿却烘烤的他头都有些隐隐作疼。

    他瞧见地面上卧着的中年男人的影子。影子面目模糊, 早已看不出是人的模样, 反而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椭圆形,让他想起橄榄球。

    它安静地蜷缩着,硕大饱满。只是随着从窗户洒进来的阳光的角度,它似乎也在微微颤动。

    像一颗汁水饱胀的果子。

    ——像一枚深藏的茧。

    这种变化似乎只是一瞬间。在中年男人站起身后, 它就又化为寻常的一团,伸展出该有的正常人形。

    中年男人浑然未觉,只是神色有些疲惫,冲他们摆了摆手。

    “谢谢你们,”他道,“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宋泓犹豫了下,还是喊住他:“莫老师!”

    中年男人回过头,“嗯?”

    “你……”宋泓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咽了下去,只道,“你小心。这几天,最好不要再见任何学生了。”

    莫老师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呵呵笑了,应声说好。

    他迈步往宿舍楼走,这次途中小心避开了其他学生。宋泓凝视着他的背影,半晌之后,才轻轻摇了摇头。

    “所以这才是那些东西在黑夜孵化的真实原因吗,”他说,“影子可能会暴露它们的所在?”

    寇冬说:“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它们最后都去了哪儿。”

    那些饱食仇恨和恐惧滋生出来的怪物。它们最后的栖息地,会在哪儿?

    这个问题暂时无人能解答,几人再尝试闭眼,听到的也只有寻常的、没半点异样的声响。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似乎只有在夜晚才能打开。

    “这个学校,咱们还没彻底走过,”宋泓提议,“今天,咱们去好好走走吧。”

    剩余两人自然没有异议。

    如今,这个副本的面貌一点点展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和课程安排没有半点关系。他们自然也不需要像真正的学生一样从早上到晚,吃完早饭后,三人就从教学楼开始查看。

    粗略一看,这学校和正常学校没有半点不同。为了方便教学,教师们的办公室就在班级旁边,走两步就能到。

    一共三个年级,加起来人数也不过一千出头。

    寇冬和他们一间间教室查看过去,只看到正常的、上课的学生。途中有女老师抱着书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正好和他们撞了个正着,不由得皱眉。

    “不好好上课,出来瞎逛什么?”

    宋泓一愣,张嘴正想说,寇冬却早已反应迅速地捂住了肚子,垂着眼,低低喊了一句章老师。

    那声音虚的,活像是三天没吃饭。

    宋泓都被唬了一跳,扭头一看,寇冬一张小脸刷白,走路发飘,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女老师眉头松开了,“去医务室?平常吃饭也注意点,看你胃疼的。”

    “……”宋泓张了张嘴,话愣是半句没冒出来。

    卧槽,他这小伙伴怎么不去拿奥斯卡小金人。

    寇冬虚弱地回答:“谢谢章老师关心。”

    说罢,他倒像是更难受了。

    “行了行了,”女老师也没再多纠结,“快去,小心点。”

    她动了动脚,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宋泓搀扶着这会儿活像是被抽走了骨头的寇冬,等走远了才禁不住夸奖寇冬演技。

    “兄弟牛啊,戏说来就来的——是不是,阿雪?”

    他的话没得到回应,小姑娘眉头紧锁,一直在瞧寇冬。

    “阿雪,阿雪?”

    小姑娘的脚步干脆停下来了。

    “刚刚那个老师,”她道,眼睛还望着寇冬,“你认识?”

    寇冬终于站直了,神情有点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

    “先回答我。”小姑娘强硬道,“你认识她?”

    “认识啊,”寇冬心里头茫然,还是回答了,“她不是章老师?教政治的,挺好说话……”

    宋泓也慢慢意识到了什么。他松开了手,嘴唇紧紧抿了起来。

    他与阿雪对看一眼,神色都有点凝重。

    “你怎么认识的她?”

    “她不是给我们上过课?——怎么回事,你俩是没听过课吗?“

    宋泓的表情不太好看。他犹豫了下,低声道:“我和阿雪都从来没见过她。”

    他们三个在副本中是同一个班,在班里上着同样的课。

    他声音有些干哑。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她姓章的?”

    “又怎么会知道……她教政治?”

    寇冬的头像是被谁重重打了一拳。他的头脑都嗡鸣起来,一瞬间竟然有些天旋地转。

    模模糊糊之中,似乎是方才那女老师在同他说话:“别整天皮,又在我面前装病……”

    随后又像是绷不住笑了,敲敲他的头,“要是哪一天你考不好了,老师罚不死你。”

    他看见自己笑眯眯站在对面,和如今副本中形象如出一辙的青涩。校服拉链没拉到顶,袖口松松卷起来,头发被挠得有点儿卷。

    “章老师怎么能不信我呢……”

    后面话音含混,就再听不清了。

    宋泓的声音满是担忧,拍拍他:“没事吧?”

    寇冬摇了摇头,喉咙里有些异样的腥甜。他咽了口口水,说:“没事。”

    他把这件事打哈哈过去,“可能是在宿舍听人说过,但不记得了。”

    宋泓没有对这个说法提出质疑,旁边的小姑娘也没有吭声。她只又看了看寇冬,许久后,才将目光缓缓移开了。

    所有玩家接入游戏的都是脑电波,在这个前提下,可以说是有一部分被游戏系统所操控的。在她第一次试图与寇冬提起此事时,记忆里便出现了一段异常的空白。

    后头等她再去回想时,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当时到底与寇冬说了什么了。

    她从那时起心里就有了数,知道《亡人》怕是不想让寇冬了解内情。

    可身为玩家,阿雪自己能做的也极其有限,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宛转提醒。

    要小心。

    如果真如她所猜想,《亡人》将寇冬再次拉入游戏……

    她心内有一种隐秘的恐慌,却又无法说出口。

    ——那样的话,系统当真会愿意将寇冬再放出去吗?

    三人将教学楼搜寻一遍,没有发现什么旁的线索。倒是寇冬得到了不少npc的注目,从右边楼梯下来时,甚至有学生红着脸给他塞信封。

    塞完了,冲着他挺不好意思地笑一气,就跑了。

    宋泓已经习惯了寇冬对于npc的莫名吸引力,瞧见这一幕也不觉得稀奇,就抱着双臂感叹青春年华里回不去的初恋。寇冬这个连小女生手都没摸过的纯白纸对这种话题没什么兴趣,一提起初恋,莫名想起的居然是那辆永远不远不近缀在他身后头的车。

    可那和这种纯纯的恋爱实在是沾不上关系,毕竟那里头坐的正儿八经是个跟踪狂,半点扯不上少女情怀。

    到了一楼拐角,他远远瞥见有谁正站在那儿和一个女生说话。身形很高,一双长腿称得上是相当优越,由于背对着,他只能看清一个背影。

    但仅凭着这背影,也能让人一眼认出来了。——这正是那位年轻的心理教师。

    他低着头,声音温和,像是在劝导什么。对面的女生眼圈已经泛起了红,两只手紧紧抓在一处,低下头去默不作声。

    寇冬心里微微一跳。

    他上前两步,几乎是强行插-入两人之中,“司老师在说什么呢?”

    这番动作并不礼貌,心理教师却也并未同他计较。金丝眼镜后那一双色泽较浅的眼睛望着他,被他凝视着的人莫名有了春风拂面的错觉,这感觉没让寇冬放下心来,反而愈发绷紧了心里头那根弦,“在讲一些私事。”

    他说罢,手拍了拍女生的肩头,“回去吧,好好想想。”

    女生始终紧闭嘴唇,听了这话飞快冲他鞠了一躬,扭头便走。

    寇冬警惕道:“什么私事?”

    心理教师微微笑了,漫不经心道:“她请我开导她的烦恼。”

    “什么烦恼?”

    他这样直截了当地追问,npc居然也有问必答,只是唇角笑意更深了些,“关于她父亲的烦恼。”

    不知为何,寇冬忽然觉得身旁的小姑娘缩了缩。

    “她父亲是个赌徒,”心理教师淡淡道,“欠下一大笔钱,自己逃跑了,留下她们母女给那群人当赌债。——后来,她母亲又病了。”

    寇冬心也跟着一抽。

    “她还不完那笔钱,怎么办呢?因此想请我帮忙,为她指点。”

    “我答应她,会给她指出一条出路。”

    “……什么路?”

    问的人是阿雪,小姑娘把头抬起来了,眼睛一眨也不眨望着他。

    年轻的心理教师发出一声轻笑。这笑声耳熟极了,与寇冬在那些破茧成蝶的夜晚所听到的笑几乎如出一辙。

    他又觉着面部开始发痒了。

    似乎有翅膀的顶端一下下扫过他的鼻尖。他为此微微颤抖,体会到了不受控的战栗。

    心理教师像是觉得很有意思。他的手掌整个罩过来,手指微微摩挲着,触碰他的学生沉密的眼睫。

    在寇冬所看不到的里世界里,无数虫卵都渴望地颤动起来,它们迫不及待地摇动着身处的、惨白的茧,想要去触碰被包围在其中的少年,却又畏惧于什么,瑟缩着不敢向前。

    在成虫触角与翅膀所构成的奇异森林中,寇冬被一双最为强健有力的翅膀包裹着。翅膀上的眼睛都深深凝望着他,心理教师低下头,没能在他的学生的身体里看到任何成形的茧。

    这真是太可惜了。

    年轻的心理教师想。

    可是不急……总会找到时机。

    他的声音轻柔缓慢,像是在催眠。

    “结束他的生命。”

    他手覆着怀中人的眼睛,面颊却偏向不知何时胀红了一张脸的阿雪。

    “结束他的生命……”

    “这就是你,唯一的路。”

    作者有话要说:  叶言之:搬着小板凳坐等出场.jpg。

    ---------

    最近工作压力真的太大了,想要尝试调动,还在想办法呜,尽量维持更新,估计到下周就会好了。

    下一本一定要写一本甜甜甜缓解一下!

    小甜饼作者写这种无限流真的要死了e=(?o`*)))

    所以我准备再更更怂怂番外。

    因为甜(躺倒)

    ------------

    感谢在2020-01-06 23:59:59~2020-01-14 22:22: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沐之槿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路人go、沐之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柠檬柠檬树、陈橘橘橘橘 2个;烏灰鴉、rachel萧白绮、咩羊?、张起灵家的小盆友、酸菜小笼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酸菜小笼包 46瓶;立四 20瓶;27401230、魔法少女圈 17瓶;大爱双黑、23390698 10瓶;绝不白嫖 8瓶;略略略、芫 7瓶;梦忆、指针、君言 5瓶;昕昕、今天的大大加更没 4瓶;盐烟 3瓶;柠檬柠檬树、你家大人可能不是人、。。。、辞媛 2瓶;小芋圆、叶修的小娇妻、啪唧唧、蜜桃乌龙、su、萌萌的二菲、詹旭阳、琉璃仙月维灵、雪中的乌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