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2】大尾巴狼!(2更)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正文 【142】大尾巴狼!(2更)
(租小说http://www.zuxiaoshuo.com)    “温宁?”

    楚厉隐着忧心的话音从耳边掠来,温宁正了正身形,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楚厉皱眉朝那个方向看去一眼。

    围着袁崇和顾沉的粉丝得到了签名,很乖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也许是楚厉的存在感实在太强了,袁崇和顾沉一抬头就朝这边看了过来。

    扫见坐在楚厉对面的人,两人倏地睁了睁眼。

    “那是”

    “温宁!”

    袁崇已经扬起笑,朝这边大步走了过来。

    顾沉面色有点儿古怪地瞅了对面那个危险的男人,暗道温宁怎么会和楚厉在一起?

    难道说

    真的是那样!

    “袁前辈,顾前辈。”

    温宁无奈回头,以生分的称呼叫了两人。

    袁崇和顾沉的视线同时落在楚厉的身上,虽然上次在军中已经见识过了他们的亲密关系,可是再次在这里看见,仍旧觉得震撼!

    温宁和这个男人,怎么看都不是一起的。

    并不是说温宁配不上,而是这样一个男人真的气场太过强大了。

    “这位就是楚司令吧,上次没能给打声招呼!您好,我叫袁崇!”

    袁崇大方的伸手与其交握。

    顾沉看了袁崇一眼,这人还没死心呢。

    在他们看来,两人仅是暧昧关系的男女朋友而已,或许还有机会。

    袁崇承受着莫大的压迫感,维持着表面的大方。

    温宁偷偷看了眼眼色深沉的楚厉,大方的替楚厉解释道:“他不爱说话,在军中习惯了。”

    看着空着的手,袁崇大方地笑笑,并没有介意。

    楚厉挑眉,淡淡道:“军人不兴这个。”

    袁崇一愣,仍旧是一笑。

    总不能穿成这个样子,正正经经的给他敬个礼吧!

    即使对方是司令,袁崇仍旧压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在较。

    温宁有点无奈,袁崇看惯了娱乐圈里的人,突然有她这么一个清流加入,当然会吸引目光。

    温宁也很清楚,他和秦慕并没有什么差别。

    她还没有自恋到觉得人人都爱她的地步,他们仅是觉得新鲜罢了。

    “不介意坐一起?”

    袁崇人已经坐下来了,才用眼神询问。

    顾沉无语不已。

    温宁仍看着面无表情的楚厉,生怕楚厉会直接甩人,道:“不介意,袁前辈和顾前辈刚收工?”

    “今天在影视城那边拍摄得晚了些,正好两人都闹饿,就结伴出来觅食了!”

    袁崇言语间表现得落落大方,看上去修养极高!

    楚厉优雅的拿起面前的茶壶,给温宁倒了一杯温茶递过去。

    温宁自然的接过,喝了两口。

    他们也是刚刚来吃没多久,并不介意多两双筷子。

    楚厉自然不会当众场合不给温宁面子,更不会让这两个人觉得自己没那修养。

    “剧快要杀青了,到时候你要一起来庆祝一下吗?”

    顾沉邀请道。

    温宁摇头:“我抽不出空来。”

    “前两天那头条版又怎么回事?宋桎那里又和你闹起来了?”袁崇突然想起前两天看到的东西,问。

    那头版,他还收藏有。

    “偶然碰到而已,刚好有记者在场,以讹传讹罢了。”

    “有人说宋桎现在情绪不稳定,你自己要小心点,”袁崇点点头,关心地说道。

    楚厉在旁听得连连皱眉,他的妻子还需要别的男人来提点关心?

    “她的事,有我。”

    “呃?”

    顾沉被他突然的出声吓了一下,差些被嘴里的茶水呛到。

    袁崇笑道:“楚司令的话,我当然放心了。”

    楚厉冷冷地扫来一眼,冷声道:“温宁是我的人,保护她是我应该做的。到是袁先生,是否关心过了。”

    袁崇脸微微一僵,道:“我当温宁是妹妹。”

    妹妹?

    楚厉眼神更是冷了一分,他的妻子何时需要认他做哥哥了。

    “袁前辈,顾前辈,我们吃得差不多了,时间也挺晚了,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

    说着温宁就站了起来。

    温宁成功的打断了两个男人之间无聊的争议。

    楚厉高大的身躯也站了起来,瞬间更是给人带来一种迫人威严气势。

    迈开两步,站在温宁的身后拿起椅子后面的军大衣,伸手牵住她。

    占有感十足!

    袁崇和顾沉同时落在他们相握的手上,袁崇满眼的复杂。

    “两位慢用,账我来结。”

    袁崇反应过来,笑着摆手:“不用了。”

    楚厉点点头,带着温宁走。

    他们刚消失在楼道处,二楼的议论声就炸开了,无不是关于他们二人的。

    “袁哥你干嘛这样?”

    “都过去了,”袁崇苦笑一声。

    看袁崇这样,是真正的死心了。

    顾沉之前也差点被温宁吸引住,后来他强迫自己避开。

    那样的一个男人,想必是谁都比不上的吧。

    楚家!

    那可是顶尖的红世家!

    温宁以这样的身份和他在一起,真的没有问题吗?

    “袁前辈和顾前辈没有恶意,你生气了?”

    走出餐厅,温宁侧着脸,盯着表情严肃的楚厉。

    楚厉握着她的手,摇头。

    连话都不说了,还说不是生气了。

    “我和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我以往也不混那圈子了,交集几乎是零。你根本就不用担心,再说,该担心的人不应该是我吗?”

    温宁定定盯着他俊美如雕刻的侧脸,心里有点郁闷。

    以前肯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

    温宁有时候还真的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瞎晃,万一被色女给叼走了怎么办。

    “担心我?”

    楚厉不太明白。

    温宁看他这又懵又萌到不行的反应,不禁有点无言。

    难道他不知道他这张脸有多么招惹人吗?

    从楚厉的反应来看,很显然的他不知道。

    他还真当自己走在大街上的普通人呢!

    楚厉正色道:“我能保护好自己,更能保障你的安全,所以你不用担心。”

    温宁:“”保护你自己不被色女扑倒吗?

    他到底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温宁侧目盯着他俊朗刚毅的轮廓,白雪的映衬下,格外显得这个人的不真实。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有这么萌蠢的一面!

    他故意的吧!

    腹黑大尾巴狼!

    温宁悄悄的在心里给楚司令取了一个小花名!

    “你真是”

    “是什么,”楚厉弯下身来,亲吻在温宁的唇上。

    从餐厅的二楼往下看,还能清楚的看见夜灯下,雪幕里亲密接吻的两人!

    身影重叠在一起,格外显得美好!

    袁崇和顾沉从上面往下瞥,将两人之间的美好一幕收进眼底。

    袁崇瞳眸微缩,嘴角的苦笑更甚!

    顾沉不禁觉得神奇。

    那样一个男人,竟然懂得这样的浪漫!

    雪幕下接吻,真的是挺浪漫的事呢!

    温宁早上结束了一个课程,抱着书,在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下走出教室。

    昨夜楚厉将她送回学校就自行回公寓那边了,最近这几天,他都在京里办事。

    温宁本是想要随他回公寓那边,最后还是作罢了。

    京大距离公寓那边还是挺远的,就不来回折腾了。

    况且,他也该休息休息了。

    整天那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休息吧。

    一路想着,打着车已经来到了民药堂。

    看着这间老药铺,温宁迈了进去。

    蒋老刚送走一位病患,回头就看见温宁,立即笑得皱纹都起来了!

    “温宁啊!”

    “蒋老!”

    “你这丫头,许久没记得来我这了吧!”蒋老明显的打趣着她。

    温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段时间实在太忙了,抽不出空过来看蒋老,蒋老这里一切可还好?”

    这位老人家温宁还是觉得非常不错的,值得深交的老人家!

    “医协院频频往我这边跑了一段时间,热情劲过了就没再来了,不用担心!我这里,都很好!”

    “拖累蒋老了!”

    “说什么话,都是我老家伙将你带进去的,要不是老家伙我,你也不用受这样的气。”

    蒋老心里解气啊。

    带温宁进去时,副院还那心高气傲的样子,结果呢,还不是求爷爷告娘娘的来找他!

    “蒋老也是一片好心,这事也是我自己同意的。”

    当时她以为自己能够在医协院伸展一下,哪知道,那个地方不是她所想像的那样。

    现在回想,到还得庆幸那位副院的态度。

    “不说这些晦气事,小丫头今天登堂入室,可是有什么事找老头子。”

    温宁被他这么一提,到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是让您给我看看身体。”

    “你?”

    温宁点头,“我自个把了个全脉,发觉有些异样。想着您这里可以,就专程过来了。”

    温宁将手里拎着礼盒放下,然后坐到了桌子前,撸起袖子让搭上小枕上让蒋老给自己把脉。

    蒋老见她这样,也就放下打趣的笑意,正了正神色坐下来。

    搭脉细细观之!

    二十分钟后,蒋老眉心一蹙,又换了一个姿势继续把。

    温宁见状,不知道该忧还是该如何反应。

    这次把得更久些,足有二十多分钟才撤开,脸上露出惊诧又有些不敢置信道:“你这是自己确定后了才来找的我?”

    温宁抿着唇摇头,“自行把脉,我怕有所误,便没敢下定论。”

    蒋老看着温宁沉静的脸,有些犹犹豫豫:“你这是”租小说 http://www.zuxiaoshu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