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40章 地下城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血妖姬正文 第2340章 地下城
    “就算真是他们陨落了,又不是我们让他们离开的,他们自己直接下车离开,跑去坐了别人的飞车,害人害已,哪儿关我们的事了~?!”天幸没好气的说道,吴幸讪讪闭嘴;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就像是最前面正在下车进城的仙舍金仙说的,飞车上除了最后一辆只有五六人,其他飞车中都是十人满员;

    那么,等轮到他们下车的时候,不用别人说也知道,那去坐了别人的飞车害死人的傻缺选手就是原本和他们一车的~!而为什么会让他们离开飞车去坐别人的飞车害死人,即使他们自己说是那俩傻缺自己走的,但是那也得人家相信啊~!

    吴幸对于这个问题的后果表示,相当的不乐啊。

    而因为这个问题,但是当流墨墨他们的飞车进城的时候,城门口的守卫却是冒了出来;

    “怎么回事?!”车内众人神色微变,不过他们才透过车窗惊疑不定看向外面,东胜神州的仙舍金仙却是上前疑惑问起;

    “人数不对,”那检查的守卫看向仙舍金仙说道,让他们不由一怔;

    “里面有一名御宠仙人~!”仙舍金仙飞快解释了一句,守卫们闻言都是惊讶,不过他们却是依旧皱眉;

    “不是御宠仙人的问题,你们之前说过,除了最后一辆飞车,其他飞车上都是十人满员。”守卫们齐刷刷的看着飞车说道;

    “是啊,怎么了么??”仙舍金仙诧异说道,守卫们见那些金仙是真不知道情况,神色愈发严肃了起来;

    “这车上没有十人,下车~!”守卫严肃说道,仙舍金仙们都是一凝,目光立即落到了飞车上。

    而在车窗这儿围观了一会儿的流墨墨他们见状,也知道这事儿是混不过去,也没有耽搁的就直接下了车。

    当仙舍金仙看到下车了的八人和已经空了的飞车,他们的脸色也不对了;

    “流仙子,还有两人去哪儿了?!”仙舍金仙盯着流墨墨问道,流墨墨一脸无奈;

    “原本还有两人与我们同行,只是在之前那白雾中飞车停下许久的时候,那两人就相携离开了,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流墨墨摊手说道,仙舍金仙和守卫们闻言都是怔然;

    “他们离开之前可曾说过什么??”仙舍金仙拧眉追问,流墨墨摇摇头直接反问出声;

    “我们虽然同车,但本就是陌路,与陌生人会需要说什么?”

    流墨墨的话让他们都是沉默,虽然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

    流墨墨淡定的看着他们,也等待着他们的决定,虽然雪如楼暗中传音与她说过,这事儿怪不到他们头上,而且流墨墨还是御宠仙人,她可比那已经坠入深渊,已经注定陨落的一车仙人的作用大太多了;

    但是流墨墨表示,道理她是懂的,但是鬼知道这些家伙会不会有秋后算账的念头,或者干脆现在就做好给他们穿小鞋的打算~!

    而对于流墨墨的这个想法,雪如楼也是无奈,这还真有可能,就像是之前吴幸说过的那样,即使他们不是凶手,但是间接,还有迁怒的话··那情况却是有点儿悬啊~!

    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证明了一件事,御宠仙人果然是很珍稀且非常有用的特殊仙人啊~!

    嗯,没错,虽然流墨墨已经做好了会被算账,会被收拾,而且可能会是暗中被收拾的准备,毕竟也是间接坑死了十二名选手,但是没想到那些守卫收敛了在一旁看着,东胜神州的仙舍金仙却是在脸色阴沉了半天后,却只是严厉警告了一番,然后在流墨墨有些懵逼的追问之后,一脸严苛的却是说出是此事了结的话来。

    然后在流墨墨还处于懵逼的状态中,仙舍金仙们只板着脸让他们麻溜进城,别在城门口堵着路,让雪如楼只一把抱起流墨墨,然后带着众人飞快的进了城;

    “··他们,不是,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进了城后,流墨墨猛然回神,只瞪眼趴在雪如楼肩膀上看向城门口处,仙舍金仙们缩小收起了他们乘坐的那辆飞车,下一辆飞车到了他们面前;

    “不然呢?”抱着流墨墨,在能明显感知到她情绪的前提下,雪如楼只开口道;

    “没什么啦,就是惊奇,震惊。”流墨墨随口说道,雪如楼一噎,这敷衍的也太不走心~!

    “算了,不说这个了;”雪如楼丢开了这茬儿直接说道,流墨墨点点头,虽然稀里糊涂的就结束了,但是这样也好。

    这事儿也算是了结,流墨墨他们都没有再说什么,这才转头打量起了这座地下城;

    地下城极大,肆意释放出神识,竟是探寻不到边~!神识的范围还不及这座城~!

    地下城因为在极深的地底,上方自然是封闭的岩壁,不过那距离巨城还很高的岩壁上,却硬是嵌入了一颗颗大如人头的明亮宝珠,仿佛漫天星辰,颇为壮丽耀眼~!

    而这般不计成本的漫天宝珠的照耀下,这地下城却是亮如白昼,甚至是纤毫毕现~!

    “东胜神州的选手往这边走,莫要在原地停留~!”而在众人打量巨城内风格陌生的建筑物的时候,不远处却是有态度很不错的仙人在他们打量了一圈后开口说道;

    “有什么说法??”见众人齐刷刷的看了过去,那名仙人只一脸微笑的走了他们面前;

    “我是专门来给诸位引路的。”那仙人说道,见众人不吭声只依旧看着他,他则抬手指了指他之前站着的那里,一眼看去那个位置附近还有着至少二十名天仙在等候着;

    “那就带路吧。”基本能确定他的身份后,雪如楼直接说道;那仙人见他们一行人并没有问询他关于地下城的事情,虽然觉得诧异,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立即就客气的引着众人往城内一条街道走去。

    一路的沉默,街道上并非常规的买卖铺子,反而是一栋栋外形模样基本没有差别的住所;

    让众人也是明白,这个巨大的地下城,怕就是为了总筛选才存在的吧~!

    引路的仙人一路上没有再主动说话,直接就把他们一行人送到了属于东胜神州的区域;

    “这是隶属东胜神州的一处空着的住所,诸位若是不满意,还有那边那栋,然后隔壁街还有三栋。”引路仙人说明道,流墨墨他们回头看了看他指出来的另一处完全是粘贴复制的住所,然后默默摇头;

    “这里这些建筑物都是一副模样?”流墨墨问道,引路仙人立即点头;

    “是的,里面的布置也基本一样,诸位若是对住所有别的要求可以说出来,我们会尽量帮忙解决。”

    引路仙人的话让众人都觉默然,尽量帮忙??意思若是麻烦些之类的,就不帮忙解决了??

    引路仙人话语中的意思让众人都觉无语,这特喵的不愿意就直说,还假惺惺的这么搞,真是~!

    “关于地下城还有总筛选的情报,有吗?”雪如楼突然出声问道,引路仙人闻言一愣,然后又立即反应了过来;

    “有的有的,这是每位选手都有的基础资料。”引路仙人飞快取出了一枚玉简递了过来说道;

    雪如楼接过了玉简,神识直接探入其内,迅速检查了一番;

    “不是说人手一份?”流墨墨默默的看着引路仙人说道,引路仙人闻言一呆,然后连连抱歉,只迅速从袖中取出一打玉简,迅速分发给了众人。

    “禁制令牌。”而看过玉简了解到了这儿的一些常识的雪如楼见大家

    ——发烧苏醒,哥哥方恒去上京参加月流火,原奶娘带着第一次出门,去东边找关二姑娘,知道一些基本情况,发现东边院子人

    很多,院子住了很多人,对她都很关注,院子正房都被用木板分割成四个房间,关家姑娘住了一个;关梅梅用方青私房钱买了很

    多无法直视的话本子给她,得知方大小姐归府,大部分人都去拜见领赏后,她和原奶娘回了院子,然后发现了这具身体的路痴问

    ——回来后洗澡,藏好话本子,梳头时提及大小姐,得知大小姐的情况和自从十年前后就明显非常不对的情况,支开原奶娘无聊

    看书一下午,傍晚饿的受不了原奶娘来却说琴瑟色怎么不吃点心,以为她不合胃口,后忙去准备晚饭,琴瑟色惊愕发现一直以为

    是装饰的大捧的花是点心,然后开吃,惊喜美食魅力,原奶娘做好晚饭回来后见她把点心吃完吓了一跳,琴瑟色表示还饿,原奶

    娘担心她撑着不给吃,最后还是妥协,

    ——吃半截时院门响起,原奶娘去看,琴瑟色躲门口偷看,大小姐要见琴瑟色,原奶娘脸色难看回来,琴瑟色迅速吃完,得知去

    见大小姐并不是好事,急忙出门后见到四名白衣少年,和原奶娘一起跟着离开,去到一个挂满琉璃灯的大房子面前,看到门口更

    多的白衣少年,原奶娘被留在外面,琴瑟色进去,看见大小姐方瓶儿和对她很恭敬的方家男人们,被告知明天要带走她后,琴瑟

    色被打发走,出门和原奶娘一起回院子

    ——回去后从原奶娘处得知每年都有嫡系被带走,带走之后再也不见,此行一去无回,原奶娘反应却非常异常,情绪非常不对,

    琴瑟色想过一夜让原奶娘冷静些再问缘由,睡着后原奶娘进来给她收拾东西,然后离开,第二天早上院门很快被敲响,被催促,

    原奶娘给琴瑟色贴身藏了金珠和匕首,仔细叮嘱要逃跑后,也没有问的成昨夜的疑惑,出门跟着白衣少年们离开,回到了大房子

    里,里面除了方瓶儿还有两人等候,人到齐后白衣少年进来收拾东西,同时给方瓶儿换装,弄的非常华丽

    ——和针对自己的方蓝与另一个少年跟着方瓶儿走出方府,夸张如小宫殿的马车驶来,街上却死寂无人,上车后被带到小房间,

    早晚饭有人送来,但食物非常难吃,因为内急出去想方便却迷了路,惊动方瓶儿后被安排了一专门领路的白衣少年,到达目的

    地后已是黑夜,然后下马车方蓝和少年惊愕那引路少年,方瓶儿却带着他们在泥地中走了半天,到达石板前竟解开脏污的外裙和

    鞋子,赤脚走向远处巨石宫殿

    ——进去好半天后有一绿衣少女出来示意,白衣少年表示琴瑟色和方蓝可以进去,并不要方肃进去,琴瑟色脱了脏鞋和脏外裙走

    上石板,方蓝和白衣少年扯皮,发现无果后只迅速去追琴瑟色,石板非常冷,走到巨石宫殿门口跟着绿衣少女进去,宫殿内地板

    却热的烫脚,走进去通道,琴瑟色路痴发作被绿伊发现,方蓝也诧异知晓,绿伊把她们带到宴会厅,两女进入,看到方瓶儿和大

    量女人以及唯一被称为主上的男人

    ——主上嫌弃琴瑟色身体太小,让绿伊带她下去养着,成暂时的侍女,方蓝被留下了;琴瑟色跟着离开,被带到侍女住所区,绿

    伊和她说了一些情况后把她送回房间就回去睡觉了,没吃晚饭琴瑟色饿的难受想出门去隔壁求助绿伊,却路痴发作迷失了方向,

    敲到了她隔壁白裳的房门,得知她是方瓶儿带回来的顿时不爽关上门,无人帮忙愣是在走廊里转悠半天走到崩溃,白裳不能忍的出来质问为何在她门口转悠

    ——表明自己是路痴,是因为没吃晚饭饿的,表明绿伊可以作证,白裳带她去找绿伊求证,说明情况后两人和解,不过因为出自

    方府,白裳依旧不待见琴瑟色,说明晚饭已经没有,但明早可以早点带她去吃,她答应了,虽然饿的要死但还是跟着白裳带路回

    去了,饿的睡不着折腾一夜,同时宴会厅里方蓝惊恐的被主上吸血昏死后被带走了

    ——第二天,绿伊一来琴瑟色就立即出去,被带着去饭厅吃饭,因为吃的太多惊动了女大厨,被女大厨看中,急忙跑路后得知女

    大厨看中的都是能吃的,一旦被划分过去跟着她 </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血妖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血妖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血妖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