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落叶归梧桐 第二十章 梦知忆阁(已卒)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阁主夫人不好惹正文 落叶归梧桐 第二十章 梦知忆阁(已卒)
    <!--go-->

    屋内荀良坐在白桃李的床前,眉头紧蹙,温言也在屋内来回踱步,眼看着两个时辰快要过去了,白桃李却丝毫没有要醒的意思。

    木鬼站在一旁,身子斜靠在门上,不停的在想,这屋子里的鬼魂就算是再胆大也不该直接拉她入梦,还是那么久……毕竟像一些灵力低下的“鬼”是无法做到的。

    屋外的梧桐树的枝干随着风摇摇欲坠,躲在梧桐树里的许七安也多半了解了屋内的情况。

    “奇怪,我并没有拉她入梦啊……”许七安发白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虽然我是个‘鬼魂’,可是灵力远不够做到把人带入到自己的梦境里……”

    不管那么多了,我还是好好的待在这吧。许七安原本想进屋内看看,可转念一想,屋里可有一只黑猫,她若是看见许七安了,把她杀了怎么办?

    把我杀了的话我就直接魂飞魄散了……许七安没头没尾的想着,眼看着这院子上空的天愈来愈黑,她飘飘悠悠的飞到洛泠城上空。

    “怎么今日如此奇怪?”放眼看去,许七安不禁惊叹一声,眼前的景象出离了她之前所想的,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狂风暴雨来袭前夕的作态,可这景象,倒像是“黑云压城”。

    所谓“黑云压城”,即是数多的乌云层层叠叠的像是宣纸一般叠在一起,起初一片乌云并未造成什么奇怪的现象,可愈来愈多的乌云,则会将几近全部的天光挡了去。

    而造成这般现象的城,没过多久便会引来一群“孤魂野鬼”,肆意掠夺于城中。

    “这可如何是好,如今一片一片的乌云愈来愈多,等到天光被尽数挡去,这城也……”许七安一个急冲冲进了白桃李屋内,以最快的速度,进到了白桃李的梦境里。

    “得及时将白桃李从那里带出来。”

    “黑云压城”来的蹊跷,可许七安总觉得与白桃李有关,究竟有什么关系她虽然搞不清楚,可眼下最要紧的便是将白桃李从她梦中带出来,只要她一醒来,便无事了。

    许七安也不知道为何就这么进来了,许是自己也是个鬼魂吧。

    木鬼在一旁已看的清清楚楚,刚刚确实是有一个速度极快的“女鬼”飞进了白桃李的脑子里……不过木鬼并没有在意,她感觉到那是个好“鬼”,刚刚她经过她身边时,闻到的没有杀气,只有淡淡的梧桐花香。

    她朝桌上的那柱香看去,已经快烧了一半了,如果那个“女鬼”能将桃李带回来,那阁主等人便无需冒这个险。

    荀良起身拿了手帕,将手帕浸湿,拧干,又走到白桃李床前,轻轻的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汗。

    究竟是什么梦让你这么害怕都不愿意醒来?

    他抬眼望了望外面的天气,愈来愈黑了,一看便不比寻常:“温言,屋外可是‘黑云压城’?”

    温言闻声而看:“是。”

    “那便不必等了,快些施法,将桃李带出来要紧,若是晚了一些,这洛泠城也要跟着遭殃!”荀良急迫的说道,声音中满是不可抗拒的语气,温言也没来得及多想,便已施展灵力。

    “木鬼温言,你们二人看好这里。”荀良手撑在桌上,眼睛微闭,随着温言的施法,便进入到了白桃李梦中。

    ..........

    此刻洛泠城的一间客栈里,雪夜悠闲的躺在榻上,看着外面突变的天气,不禁笑出了声:“呵呵,不知是谁这么大动干戈的搞了这么一出……”为了验证白桃李的身份,还真是费尽心思了。

    想着想着,雪夜起了身,站在窗子前,看着那一片愈来愈黑的云。

    敢弄出“黑云压城”,可想而知那个躲在另一处的人对自己的信心是有多足……

    雪夜越想越后怕,如果这一切都是所谓的那个躲在暗处的人一手策划,那那个人该有多么强大,可那个人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正在冥思中,一个女子穿过了紧闭的房门,来到他的房内。

    雪夜回头一看,是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人。

    “哟,大小姐又穿着丑衣裳来了?”雪夜坐在窗子上,斜着头看着她,嘴角勾起。

    黑色斗篷女子走到他跟前,斜靠在一旁,冷声笑道:“哼,这么大的动静,我当然要来凑个热闹。”说着,撇了一眼雪夜。

    “怎么,你怀疑是我?”雪夜眸子一转,看着她。

    “除了雪公子,恐怕这洛泠城不会有谁还会这种不要命的东西。”黑衣女子说道,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她眼睛望着外面的天空。

    雪夜看了看她,转身又走回桌前:“大小姐是对我太过于信任了,还是故意污蔑我?”

    黑衣女子目光凌厉的看着他,仿佛能将他一下吞入腹中般凶狠的盯着他,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黑云压城’岂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做出来的?虽然我会,但是……”雪夜的目光如锋利的刀子般落在黑衣女子身上,“但是我可不会轻易的就用这种不要命的东西。

    “你刚刚说洛泠城除了我,便没有人会这种东西了?那您还真是高估我了,低估了别人,若是使用‘黑云压城’的人藏在暗处呢?”

    黑衣女子一时语钝,这样一想也确实是:“难道这里有什么很重要的人吗,值得躲在暗处的人用这东西。”

    “说不定还真有。”雪夜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看着黑衣女子。

    那黑衣女子冷哼一声,渐渐隐去。

    天边的云似乎即将要散去了?比之前的颜色淡了些许。

    “还真是可以啊,荀良。”雪夜笑了。

    ..........

    许七安来到白桃李梦中时便看见白桃李怀中躺着一个人,那那个女子和白桃李长得一模一样,也是貌美倾城,只是看上去毫无生气。

    白桃李的脸上残留着泪痕,风肆意而吹,将白桃李与着山上的花草树木吹的凌乱,风大,迷了眼睛,许七安就那样站在她身旁看着失魂落魄的白桃李。

    白桃李嘴中喃喃道:“不可,不可……”一滴泪又滑落面颊。

    “小姑娘,小姑娘……”许七安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唤着白桃李。

    “七……七安?”在看见飘在空中的许七安时,白桃李哽咽的说着,“七安,桃李死了,桃李……死了……”

    许七安疑惑的看着她,是她怀中的人吗,她也叫“桃李”?

    “你说的是她吗?”

    “是……”

    “她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白桃李摇摇头,又说:“我不清楚……”

    “桃李。”是荀良的声音。

    白桃李抬头向周围看去,急切的目光搜寻着声音的来源。

    “师父?”

    荀良逐渐在白桃李的眼前显现出来,一眼便看见白桃李怀中的“桃李”。

    荀良一怔,白桃李竟会梦到这里……

    “她?”

    “师父,她是桃李。”白桃李抬头,满是泪痕的小脸上痛苦不堪。

    荀良微微皱了眉头,不管是谁制作了这次梦境,他都不允许白桃李出任何事情,不管她怀中的“桃李”是不是以前的她,他现在只要白桃李一个人。

    荀良紧皱这眉头,眼中满是心疼,他伸出手摸着白桃李的小脸:“桃李,我来晚了……”

    白桃李眼中的泪水一下溢出,委屈的哭出了声:“师父,桃李死了……”

    “桃李,我们走吧。”荀良温和的说道,看了看许七安,将白桃李从地上拉起,怀中的“桃李”便躺在了地上。

    “师父,可是桃李她……”

    荀良拉起白桃李就要往出口处走,那个地方,是他来的时候所做的记好,什么话也没说。

    “师父!”白桃李挣扎着想要挣开荀良的手,可是荀良抓的愈来愈紧,她便哭,荀良也不理她。

    许七安就那样紧跟在二人的身后,这个地方是虚幻的,沉迷其中终会被这个世界吞噬,连在外面的肉体也会越来越虚弱,最终致死。

    就这样,白桃李被荀良紧拉着回到了七安轩。

    荀良面色凝重,身前身后的寒气使屋内几人不敢多说一句话。

    “……”白桃李哭着喊着就睁开了眼,许七安出来后便又立刻躲进了梧桐树里。

    “桃李。”木鬼扑到床前,欣喜的看着醒来的白桃李。

    白桃李目光落在荀良身上,一身玄衣,眸子里尽是寒气,他眼光一扫,对上了白桃李的目光。

    白桃李心中怨他,怨他在梦境中那么无情无义,她嘴一撇,心里委屈的把头别到另一处去,眼泪又从眼角处滑落,浸湿了枕头。

    温言见状,便知道这两位发生了什么:“唉,人回来了就好,人回来了就好,你看这天上的乌云都散去了!”

    荀良斜眼看了看温言,转身离开了白桃李屋内,留下一句:“木鬼,照顾好桃李。”

    温言看着走远的荀良,唉声叹气:“桃李,刚刚在梦里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荀良和你都这么奇怪,是不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

    白桃李听到荀良走后,起身坐在床上:“老头,谢谢你,我和师父并没有发生什么……”白桃李不愿这件事被他们知道。

    梦中的桃李已卒,走的时候或许比荀良和温言口中的结局要好,或许,这也是白桃李最终能帮到“桃李”的事情。

    师父也许是对的,可是她始终觉得不论如何,他们也许该把“桃李”好好的安葬在一个地方再离去……然而师父却……<!--over-->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阁主夫人不好惹》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阁主夫人不好惹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阁主夫人不好惹》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