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同伴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洛丹伦之辉正文 第二章 同伴
    “统统给我从车上滚下来,你们这些废物!听到没有?快点!”一个声音在车外大声喊道。狄宁不由得皱了皱眉——这是人类的声音。

    青年转头担忧的看着他:“你能走吗?”

    狄宁试着用了用力,然后点了点头。腿上的伤势要比身上的轻不少,自行活动还是没问题的。他排在最后一个下了车。

    车外等着他们的是一个扛着斧子的男人,看到狄宁从车里钻出来,他阴沉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嘿,你这家伙居然还真的站起来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脸色惨白的狄宁,摇摇头叹了口气,“不过这个样子,看来也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你们要把这些人带到哪里去。”狄宁用毫无起伏的声调问道,“贩卖人口可是重罪。”

    前后左右都是清一色的人类,看不到其他的种族。显然不是部落的手笔。如此一来逃脱的难度显然有所降低。但狄宁的心情却没有好多少。一想到自己和战友们在前线浴血奋战,誓死维护联盟的利益,转头却被败类从背后捅了刀子,他还是宁可自己落入敌人手里。

    “贩卖人口?哈!”扛斧子的男人不屑一顾的大笑起来,“我们当然不会贩卖人口,但谁会关心一个罪犯会怎么样呢?”

    “我不是罪犯。”狄宁冷冷的说。

    “谁管你是不是!”押运者嗤之以鼻,他恶狠狠的说,“只要那些贵族老爷开口了,那你就得是。明白了吗,小子!”

    狄宁面无表情的回了他两个字:“渣滓。”

    “你这……”勃然大怒的押运者拎起斧子想要好好威吓一番,却冷不防对上了他的眼睛,未出口的话卡在了喉咙里,整个人也当场僵立在了原地。

    暗沉的金色瞳孔里是全然的阴郁和暴戾,如同隐藏在冰面之下的猛兽正在呲牙磨爪,下一刻就会扑上来撕碎自己。明明连站直都很费力,双手也被绑着,但丝毫不能够阻止那种死亡临近的危险感,几乎是瞬间就冷汗淋漓。恍然间押运者竟然产生了错觉,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同类,而是噩梦中才会出现的恐惧化身。

    ——然后,对方扬起嘴角,露出了白森森的利齿。

    “啊!”

    押运者惨嚎一声,猛地后退了一大步,差点摔倒在地,连手里的武器都掉在了地上也顾不上去捡。

    这边的喧哗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另外两个男人拎着武器从旁边跑了过来,面色不善的看着狄宁他们。然而狄宁从始至终就没动过一根手指,此时他扯平嘴角收回气势,以一种懒洋洋的态度站在原地,所有的痕迹都消失无形。与他离得最近的棕发青年虽然有所察觉,但此时也很配合的面无异色。剩下的两个人则因为角度问题,和其他人一样不明所以。

    无论怎么审视都没从他们的身上看出什么异样,其中一个警惕的问自己的同伴:“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

    在他的背后,狄宁歪过头,对着那个押运者微微冷笑了一下,后者瞬间面色惨白,嗫嚅了半天也没能说出话来,只能胡乱的摇着头,弄得后赶来的两个人都是一头雾水。

    “你的人可真够胆小的,杜克。”在远离人群的地方,一个瘦高的男人拉长了语调傲慢的说道,“难道他以为自己手里的斧子是木头的吗?”

    被称为杜克的奴隶贩子首领脸色十分难看。他和他的买主无意间看到了整件事发生的全过程。但因为离得太远,他们只看到他的手下被那个“货物”用一个眼神就吓得差点跌倒在地。这让杜克觉得颜面大失。但当着客户的面他自然不能够一味的发脾气来降低对自己的评价。

    “您说的对,麦瑟大人。那小子确实没种了一点。”他客客气气的说,“但希望您不要忽视另一个原因——那个‘货物’可也不是以往的那种货色。您瞧,即使在状态不太好的时候,他也能让他的对手心惊胆战。这不就是您的主人,尊贵的塔尔文子爵想要的那样出色的角斗士吗?”

    “我可不觉得他现在的状况只是‘不太好’而已。”麦瑟不太满意的说,“而且他看起来相当的桀骜不驯,这种刺头可不好教训。如果我们的教头不小心把他打死了的话,主人的金钱可就要白白浪费了。”

    杜克立即补充道:“这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因为他可不是一个人。看那边,那个棕头发的家伙是他的搭档,他更健康,强壮,而且要比这一个温顺的多。您完全可以用他们来威胁彼此,这样一来再桀骜不驯的人也总会妥协的。”

    “哦?”麦瑟仔细的审视着他们谈论的两个人,就像在看市场上挂牌出售的牲口,“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我为什么不只买那一个呢?”

    “据我所知,您的主人正需要两个配合默契的角斗士来应付下个月和另一位子爵的决斗,”杜克准确的捕捉到了那一丝犹豫,他继续劝说道,“比起让两个素不相识的家伙彼此磨合,还不如试试看本来就是搭档的两个人不是吗?我向您保证,这一个月的时间足够那个黑头发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

    麦瑟还是有些迟疑:“你确定他们两个比之前的那些要强吗?”

    “当然,大人。”杜克毫不犹豫的说,“那个棕头发的撂倒了我四个人,而那个黑头发的,被他弄残的就有三个。他能空手掐死一条狼,我亲眼见过的。”

    “等等,他们不是罪犯?”麦瑟警惕的问。

    “放心吧,大人,我可不会自找麻烦。”杜克立刻解释道,“他们都是外乡人,而且那个棕头发的打伤了泰斯特子爵的儿子,那位大人希望这两个不长眼的蠢货得到点教训,最好永远不能出现在他的领地上。”

    “原来如此”,麦瑟的神情立刻放松了下来:“很好。这两个人我要了——但你可别指望那个受伤的能和原来一样价格,对他我只出一半,二十个金币。”

    “哦,大人。您总得让我有能力给手下发点药钱吧?”杜克抱怨道,“我们可花了不少劲才弄到这两个人的。我给您减去十金币,七十个金币两个人怎么样?”

    麦瑟思考了一番:“二十个金币,另外我再要四个人和五条狼。”

    “成交。”杜克顿时松了口气。

    尽管自己嘴上说的信誓旦旦,但实际上他知道这些话有一半都是瞎扯。那两个人不是同伴。那个黑头发的男人是他从路上捡到的,不费吹灰之力,虽然对方的确空手掐死了一条想咬他的狼,哪怕当时他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杜克就是冲着这件事才把这个奄奄一息的家伙带上车的。反正车上还有地方,如果死了,丢出去喂野兽也不怎么亏。而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不费本钱的赚到了二十个金币。

    而那个棕头发的则是杜克受人指使,刻意的诬陷并袭击了他。这事他做的毫无压力,且不说一个外乡人在他的地盘上能够弄出多大的事来,就冲着他得罪了当地的领主这一点就别想好过到哪儿去。当然这事也很好解决,只要进入角斗场的人就别想再活着出来。

    谈妥了价格后,麦瑟转头去准备钱了,而杜克则吆喝着让他的手下赶紧收拾行当。他们的行程可不止这一站。

    眼角的余光见到那两人各自分开,狄宁一脸似笑非笑的收回了注意力,不再关注那边的声音,而是转头打量起他所谓的“同伴”。对方注意到他光明正大的审视,便挑了挑眉毛表示询问。

    “四十个金币,看不出来你还挺值钱,嗯?”

    棕发的青年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他耸了耸肩,打趣的反击道:“还好吧,至少比二十个金币多一点。”

    狄宁顿时就是一噎。

    二十个金币,这个数目实在是让他无语的很。

    要知道,近十年来艾泽拉斯所遭遇的每一次危机,狄宁都有参与其中。破碎的外域,极寒的诺森德,混乱的大灾变,祥和的潘达利亚,蛮荒的德拉诺,古老的破碎群岛……起先是作为冒险者在各地为联盟争取利益,那时他就已经小有名气。而他在大灾变时和潘达利亚大陆上的表现更是为更多人所称道。在穿越黑暗之门后,由暴风城之王瓦里安?乌瑞恩亲自颁发旨意,任命狄宁为联盟驻德拉诺战区最高指挥官,并授予准将军衔。之后他在破碎群岛又再升一级,被安度因国王任命为中将。

    ——然后现在有人告诉他,你只值二十个金币?!

    虽然清楚这其中的差错在哪里,狄宁还是忍不住一阵郁闷。他磨了磨牙,忍住把全体当事人脑浆子打出来的冲动,换了个话题:“你能听清他们说话?”

    那两个人和他们之间的距离足有二十米,寻常人只有在安静的封闭环境下才能听到一点声音。但这里可一点也不符合条件。这种情况下还能听清楚他们的对话,足以证明这个人的实力还不错。

    “能听到一点。”青年痛快的承认了,“不太清楚。”

    就这个年纪而言也算不错了。从外貌上看对方不过二十上下,狄宁自己二十左右的时候都没能做到这一点——顺带一提,他今年二十七,完全有资格这么老气横秋的说话。

    “那么,为什么他们会觉得我和你是同伴?”他直接的问道。一醒来就被非法贩卖到了角斗场,还莫名其妙多了个同伴。狄宁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青年歪头认真的回忆了一番。

    “大概是因为他们想把你丢出去的时候被我拦住了?”他轻快的说,“对了,我还给你包扎过一次伤口——嗯,就这些了。”

    狄宁沉默了一下。

    “…我们认识吗?”

    “没有。”对方肯定的回答。

    “那么为什么要帮我?”

    青年困惑的眨了眨眼,好像完全不理解他的意思:“力所能及的拯救一条生命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就算是陌生人的生命也是一样的。”

    “…….哪怕你完全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狄宁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声音里的惊愕了。

    “这个跟我所做的似乎关系不大吧。”

    “……”

    狄宁绝望的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反驳的能力。

    真TM的好极了。他暴躁的想道。果然是一个善良仁慈正直到无可救药不分是非,决不心狠手辣估计也不会杀人的心理年龄大约三岁的蠢货。要是这帮人把他丢出去喂野兽的话,这个残酷的世界肯定会运行的更合理的。或者把我丢出去喂野兽,我也就不用在这里面对这个问题了。

    但是世事总不遂人愿——狄宁沮丧的叹了口气——所以无论如何,他也得把这个选错了工作的蠢货带出去,而且最好是平平安安的裹着毛毯塞到某个教堂的牧师手里去。至于之后他是去当圣人还是别的什么,那就不是狄宁愿意关心的事了。

    “为了确保接下来的日子里能够和平相处,我不会对你的观念做出任何评价,”他忍耐的说,“但至少我们应该认识一下?”

    从对方的表情上来看他绝对忽略了前半句话。“我是,呃……”他动了动胳膊,然后尴尬的发现这种情况下没法握手,“好吧,我是说,你可以叫我艾伯特。”

    “狄宁。”他的新搭档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狄宁?埃尔伦德。”

    艾伯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很高兴认识你,狄宁。”

    ……不,带着熊孩子逃狱这种事,我一点都不高兴。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洛丹伦之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洛丹伦之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洛丹伦之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