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渡河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洛丹伦之辉正文 第十三章 渡河
    狄宁拨开眼前遮挡视线的树枝,凝神向前方望去。他默默的看了几秒,然后松手让树枝回到原位。又等了几秒钟,他缓缓的退后,从树上跳了下来。

    “十二个。带着长矛和弓箭。”他对等候在树下的艾伯特和萨尔说,“还有两个骑兵。”

    艾伯特苦恼的叹了口气,很懊悔自己忘记带上那两套他们在角斗场使用的皮甲。虽然起不到他们需要的作用,但总比现在普通的布料强得多。

    萨尔则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就松开了,神色变得坚毅而果决。回到他的族人之中的渴望给了他勇气,让这个年轻的兽人下定了击溃一切的决心。

    “正面交锋对我们不利,”艾伯特看向狄宁,“真的没有别的路了吗?”

    狄宁耸了耸肩。

    虽然这条河流从北向南穿过了整个希尔斯布莱德地区,但它该死的居然只有一座桥。他不知道河流两岸的本地人是怎么渡河的,但也没时间去探究这个问题。敦霍尔德的追捕者们来的异乎寻常的快,现在就在他们身后的森林里没头苍蝇一样乱转,逃亡者们必须尽快渡河,否则他们就会变成被困在笼子里的老鼠。

    另一个备选方案是游泳过河。但马上狄宁就被告知他的两个同伴都不会游泳。艾伯特是由于家教甚严无暇玩乐,萨尔则是自由受限无法学习,偏偏又恰逢夏季河流水位暴涨,流速也十分湍急,他不放心让这两个旱鸭子冒险下水。

    ——所以他们只能冲过这座桥。

    艾伯特提议道:“也许我们可以伪装?”

    他看向狄宁:“我们两个可以伪装成普通的旅行者靠近,然后突然袭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我们不可能同时牵制住他们所有人,剩下的那些依然可以用弓箭来对付萨尔。”狄宁否决道,“而二对十四——”

    必输无疑,他们都明白。

    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然后萨尔开口道:“如果只有你们两个的话,应该可以混过去。”

    两个人类同时抬起头看着他。艾伯特问道:“什么意思?”

    兽人有些局促,但他还是下定了决心:“我是说,既然条件允许,那你们最好先走一步,而我……可以另想办法。”

    “不行!”

    他得到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否决。

    之所以狄宁也有一份,是因为他知道艾伯特是不可能答应这个提议的。不信你瞧——

    他扫向旁边,果然圣骑士的脸色已经变得很不好了。

    “萨尔。”艾伯特皱着眉头,“我想你还记得,我以圣光的名义对泰丽莎发过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违背我的誓言,这是圣骑士理应恪守的准则。我感谢你的无私,但比起失败被抓的后果,我更重视我的荣耀。希望你能够理解。”

    狄宁毫不意外的撇了撇嘴。看吧,一个圣骑士的反应简直太好猜了。

    尽管艾伯特说的还算委婉,萨尔还是涨红了脸:“我很抱歉。”他窘迫的说。

    “没什么可需要道歉的。”艾伯特说道,“但三个人一起逃掉是我们最期望的结果,不是吗?别这么早就放弃努力,会有机会的。”

    “…好的。”萨尔小声的说。

    旁听了整个过程的狄宁忍不住想要对自己的搭档刮目相看了。他真没想到艾伯特在教训别人的时候能够变得这么成熟。不过这也是圣骑士的通病了。他们从来都擅长理论教育。

    “好啦。”他插嘴道,“既然你们说完了,那要不要听听我想说的?”

    “什么?”

    “我刚刚想起来,驻守在桥上的士兵都是统一制服的。他们都是敦霍尔德的军队。”狄宁比了个手势,“他们,或者说布莱克摩尔的首要目标是萨尔。我们两个则不会那么重要。那么,也许我们可以伪装一下。”

    “怎么伪装?”

    狄宁悠然的把目光投向了他们背后的森林。

    “让我们来看看,有没有两个落单的蠢货……”他轻声笑道。

    ***

    “你觉得这个计划会成功吗?”艾伯特压低了声音问道。

    “我只知道如果你继续说话,我们肯定不会成功。”狄宁面无表情的回答。

    走在他们前面的萨尔闷笑了一声,被狄宁用剑柄戳了一下后背,又赶快收声,继续装作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这就是狄宁的计划,由他和艾伯特换上抢来的制服,伪装成搜查的士兵,而萨尔则作为被押送的囚犯,以此来蒙混过关。只要过了桥就一切好说。

    但能不能成功,狄宁也不敢打包票。

    随着他们逐渐的靠近,驻守在桥上的小队已经注意到了他们。但他们并没有贸然的凑过来,而是继续在原地等待。直到狄宁他们已经足够靠近了,才分出一小半人拦住了他们。

    “站住!”领头的骑兵厉声呵斥道,“你们是什么人?”

    狄宁对艾伯特使了个眼色,自己站了出来。

    “第七分队的雷蒙德和卡森,长官。”他回答道,“我们奉命押送囚犯前往最近的集中营。”

    “囚犯?”骑兵把目光转向了被捆住双手的兽人,他怀疑的打量着对方,“这家伙是谁?”

    “他是萨尔。长官。”狄宁平静的说,“昨天晚上他从敦霍尔德城堡逃跑了,布莱克摩尔中将命令我们出动追捕,务必要把他活着带回去。”

    骑兵眼前一亮:“他就是萨尔?那个角斗场冠军?难怪我们收到命令要注意任何一个在外游荡的兽人……等等,难道说就凭你们两个就抓到了他?”

    “当然不是,长官。第七分队全体出动才完成了任务。至于其他人,在照料那些被他打倒的队员。随后他们就会赶过来将这个兽人带回城堡。在此之前他需要得到妥善的监管。所以我们要把他送到集中营去。”

    狄宁半个字都没提过桥的事,而是一板一眼的回答了对方的疑问。他挺直腰板,面容严肃,目光沉着,举止规范,那种只有经历过军旅生活才能够培养出来的恪守纪律的气质,让他看起来甚至比对面那些散漫的士兵更像一名合格的军人。

    因此骑兵完全的相信了这番话,他举起手示意背后的步兵让开道路。但就在他们刚刚走了几步的时候,他突然又叫道:“等等!”

    艾伯特和萨尔几乎都是心里一慌。唯有狄宁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还有什么事吗,长官?”

    “你说你要把他带到集中营去看管……”骑兵说,“但我觉得,你也可以把他留在这里。”

    他原本打算到此为止,但看着狄宁冷冷的眼神,他就不由得多解释了两句:“你看,我们这里有十四个人,算上你们是十六个,完全能够看住这个兽人。等到你的队伍赶来的时候就不用跑太远的路,我们可以一起把他带回城堡里去。”

    不。艾伯特在心里说。一旦后面的搜索队伍追了上来,这个简陋的谎言就会被戳穿,到那时,他们连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狄宁无动于衷的看了他一会儿,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顺便在这份功劳里分一杯羹,是吗?”

    骑兵的脸色沉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狄宁就好像没看到周围围拢过来的士兵们一样:“毫无付出就想分享战友的成果,眼里只有自我的利益而不知荣耀,投机取巧却不干实事的废物。”

    “你说什么!”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狄宁也算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很少在乎自己是否得到了足够的报酬或者嘉奖,而是更热衷于维护联盟整体的利益。

    但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暴风城半数的贵族,官员和一部分军官,还有现在这个骑兵,正好是狄宁最厌恶的那种人。他很难忍耐的住自己的脾气与对方虚伪与蛇。

    但他这么出言不逊并非冲动。事实上狄宁已经意识到他们不可能和平的通过这里了。对方是不会允许他们带走萨尔的。他自然不可能把萨尔交给这些士兵,但正面交手的胜率实在太低,那么……

    在谁都没反应过来之前,狄宁拔剑出鞘,然后将剑锋对准了萨尔的喉咙。

    众皆哗然。

    “狄——你干什么!”艾伯特大惊失色,好在他及时的收住了音,没有把狄宁的名字叫出来。

    而萨尔在一瞬间的惊愕过后,却稳稳的站在了原地,不闪不躲。他蓝色的眼睛和狄宁短暂的对视了一眼,目光中唯有信任与镇定。

    狄宁立刻移开了目光,对着骑兵冷冷的命令道:“退后。”

    “你想干什么?”骑兵气愤的说道,“把剑放下,你疯了吗!”

    “布莱克摩尔要的是活着的萨尔。”狄宁面无表情的说,“如果你带回去的是一具尸体,那么他一定会让你们所有人也这么去死。”

    骑兵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恐惧。

    “所以,让开。不然我就杀了他。”

    狄宁没有说什么他会说到做到之类的词,但没有人对此有所怀疑。每个人都知道,他一定会下手。

    “你这个疯子……”骑兵迟疑了一会儿,最后选择了退让,“赶紧把他带走,不管你要把他带到哪儿去!滚吧!”

    但狄宁没有马上行动。

    “把你们的马给我。”他提出了另一个要求。

    “这不可能!”骑兵喊道,但他看到狄宁在剑锋上施力的时候就崩溃了,“好吧,好吧!但我一定会向中将报告的,你这混蛋!我保证我一定会!”

    狄宁没有搭理他。他看向艾伯特:“上马,制住他,我们走。”

    艾伯特心领神会。他已经完全明白了,那把剑胁迫的不是萨尔,而是这些不敢承受布莱克摩尔怒火的人。他跳上马背,用剑抵住兽人的后背,推着他往前走。

    狄宁也跟着上马。没有马,这些人传递消息的速度势必会变得缓慢。而在那之前,足够他们再一次甩掉追捕者了。

    他们保持着匀速向南走去,但当脱离视线之后狄宁一剑砍断了萨尔手上的绳索,三个人立刻头也不回的狂奔起来。

    ***

    他们跑了五里地才停了下来。萨尔直接跌坐在地上咳嗽了起来,即使其他两人刻意控制了速度,他也要全速狂奔才能勉强跟上奔马,跑了这么久,直接耗干了他的力气。

    艾伯特跳下马背去给他顺气,狄宁则牵过两匹马,在马具上摆弄了一番,就将它们的缰绳松开。他驱赶了一阵,确定这两匹马都向南跑了,这才返回同伴的身边。

    “你做什么了?”艾伯特好奇的问。

    “去掉了马具上的军队标识。”狄宁愉快的说,“这两匹应该是新训练的马,所以他们还没在马身上烙印,看起来就像普通的马。而南边是农场,那些农场主只会把它们当成意外收获养起来。等到那些家伙顺着马蹄印追到农场,有他们好找的。”

    艾伯特和萨尔都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说起来,刚才可真险啊。”过了一会儿,艾伯特感叹道,“我还以为肯定要打起来了。”

    “情况紧急,我只能冒险一试。”狄宁耸了耸肩,“不然的话,也就只能‘Lok’tarogar’了。”

    ——只是随口打个比方的狄宁又一次收到了两个人疑惑的表情。

    “Lok’trogor……那是什么意思?”萨尔磕磕绊绊的重复了一遍,好奇的问。

    狄宁惊讶的转过头。艾伯特不懂他不意外,但萨尔也……:“你不懂兽人语?”

    “那是兽人语?”萨尔睁大了眼睛,随即消沉了起来,“——不,没有人教过我。布莱克摩尔决定我能够学什么,所以我只会说通用语。”

    好吧,他又犯了固有观念的错。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胜利,毋宁死’。”狄宁给他们解释道,“兽人在战斗中经常高呼这句口号,或者直接喊‘Lok’tar’,胜利。”

    “不胜利,毋宁死……”萨尔若有所思的重复道,“我喜欢这句话。”

    “我也喜欢。”艾伯特赞同道,“很豪爽不是吗?”

    狄宁撇了撇嘴。一般来说在他面前这么喊的兽人只能收获到后半句话。但看着两个人亮闪闪的眼睛,他还是没把这话说出来。

    “在路上再喜欢吧,伙计们,现在我们得走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洛丹伦之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洛丹伦之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洛丹伦之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