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麻烦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洛丹伦之辉正文 第十七章 麻烦
    狄宁越过艾伯特的肩膀,看到了拦住他们去路的女孩。

    或者可以用少女来形容。对方和艾伯特的年纪相仿,看起来简直不像是铁匠的女儿——虽然这种想法有点对不起慷慨的伯伦,但从她的装束和双手来看并没有继承父业。神色略有憔悴,似乎是在担忧什么事。以他多年的冒险者经验保证,通常来说这是麻烦的象征。

    既然是女性,艾伯特就自然而然的展示出了他的绅士风度,让开道路请对方先行,完全不顾及他们是两个人而对面只有一个的事实。狄宁撇了撇嘴,也跟着让开了。

    “请原谅我的冒失,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少女没有移动,而是稍稍急切的问道,“两位是外乡人吗?”

    艾伯特点了点头。这没什么好隐藏的,这种规模的小镇虽然人口不算少,但陌生人还是很容易被分辨出来的。他们坦然一点反倒不会引起怀疑。

    对方脸上露出一丝期望的神色:“那么请问,你们遇到过布兰德?帕特这个人吗?”

    艾伯特征询的看了狄宁一眼,从搭档的表情中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他正想予以回答,伯伦恼怒的声音制止了他。

    “露西娜!”铁匠呵斥道,大步的走了过来,“够了,别再提到那个小子了!他最好永远别回来!”

    “不是的,爸爸!”露西娜大声争辩道,“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布兰德和班恩大哥都是好人!”

    狄宁隐晦的翻了个白眼,艾伯特则困惑的看了看两人。

    “抱歉,外乡人。”看出他的疑虑,伯伦干脆的说,“但这不关你们的事。忘掉我女儿的问题吧。你们的旅途还很漫长,不是吗?”

    这就是明显的拒绝了。既然如此艾伯特也没什么好说的。但在被自己一脸庆幸的搭档拖走之前,他还是很耐心的回答了少女之前的问题:“很抱歉我没有见过你所说的那个人,但别太担心,说不定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他的安慰让失落的露西娜稍稍振作了一些:“谢谢您,先生。您说的没错,我会再问问看的。”

    ***

    他们离开铁匠铺十几米后,狄宁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你面对女人的时候都这么啰嗦吗?”记得泰丽莎那里的时候也是。

    “那是对女性的礼貌。”艾伯特无奈的说,“你难道就没这么做过吗?”

    狄宁一脸呵呵的表情——他还真没有。世界上最不需要男性发扬绅士风度的就是在军队中服役的女性,尤其是地位越高,能力越出色的女性,更是会将这种礼让视为对她们的轻视。虽然不会失礼的对同僚的好心表示不满,但也不会感觉到高兴就是了。所以除了某些必须注意性别的时候以外,狄宁总是会对男女一视同仁的。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他不想招惹什么麻烦。狄宁只想尽快把萨尔送回霜狼氏族,然后直奔北方。固然离大面积的瘟疫爆发还有很长一段时期,但真的拖延到了那个时候就晚了。他必须得未雨绸缪,趁着诅咒教派没有壮大起来之前先下手为强。如果能够收集到足够的证据,他还可以借此向泰瑞纳斯国王提出警告——无论如何,现阶段诅咒教派的势力是不可能腐化王室成员的。

    所以,他们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麻烦。

    ——但往往事与愿违。

    当旅馆门外的街道上响起尖叫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艾伯特一巴掌把盘子拍翻了。狄宁及时的抓住了飞在半空中的面包和乳酪片,但对于肉排和浓汤他就无可奈何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刚刚被清洁过的地板上再添了一滩污渍。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该怎么面对旅店老板的愤怒的时候。狄宁在继续吃饭和冲出门外之间斟酌了一秒,就看到艾伯特已经像是听到冲锋的命令一样跳了起来,眼神焦虑又迫切的看着他,也只能颇为不情愿的跟着站了起来。

    如果我回来的时候发现谁偷吃了的话。饥肠辘辘的工匠恶狠狠的想。我就送他去见圣光,我认真的。

    当他们到达街上的时候周围已经围满了人。没有逃窜就说明没有威胁。但人群之中充斥着一种奇怪的情绪。他们窃窃私语着,带着冷漠和厌恶,还有一点被压抑的愤怒。

    艾伯特尝试着询问身边的人发生了什么,但他得到的只有摇头,没人愿意回答他的问题。这样艾伯特有些尴尬。知道顽固的搭档不得到答案是不会放弃的,狄宁干脆推开了前面的人,带着他朝着中间挤了过去,费了一点力气才看到了被围在中心的事物。

    ——那是一个奄奄一息的人。

    他面朝下倒在地上,削瘦的可以看到骨头,破烂的衣衫上沾满了泥土和暗沉沉的血迹,已经完全辨认不出原本的颜色。在裸露出来的后背上有着深可见骨的巨大抓痕,就像是被什么猛兽袭击了一样。伤口已经不再渗血,但周边的肌肉——狄宁眼神一凛,双手攥拳——呈现出恐怖的紫黑色。

    艾伯特没有察觉到身边的同伴骤然变化的情绪。看到周围的人仅仅是窃窃私语,却没有一个人伸手帮助地上的伤员,他不由得惊愕又恼火,想都没想就跨出了人群,蹲在了那个人身边,试图把对方扶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高声说道,“有没有人来帮把手?起码把他抬进屋子里去!”

    没有人应答他。人群微微骚动了一下,有几个人像是想要出来帮忙,但却被其他人拦住了。

    就在艾伯特困惑不解的时候,一声惊叫打破了沉默。

    “班恩大哥!”

    他扭过头,看到露西娜一脸惊愕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她不顾其他人的阻拦,拉住伤员的另一只手臂,帮助艾伯特把他扶了起来。

    “先把他带进屋子里去,他需要治疗。”顾不得询问更多,艾伯特急切的说道,“谁去教堂把牧师请来?或者医生也可以!”

    露西娜摇了摇头:“卡特牧师去南面的村庄义诊去了,医生也不会来的……”

    因为狄宁的抗拒,艾伯特也就打消了去拜访本地牧师的想法,他这才知道对方早就不在镇子里了。不过为什么她说医生也不会来?

    他定了定神,说道:“没关系,我来。”

    “你?”露西娜惊愕道。

    “总之先把他带到屋子里,不能让他这么躺在大街上。”艾伯特没打算现在解释,他只想赶快开始治疗。

    ——但有人阻止了他们。

    “不行。”

    露西娜气恼的抬起头。不管班恩?帕特到底做了什么,他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当务之急难道不是先治疗伤口吗?可镇民们见死不救也就算了,连好心人伸出援手也要阻挠吗?

    但是当她准备斥责对方的时候,却愣了一下。

    因为说话的并不是小镇上的居民,而是那个黑头发的外地人。

    “狄宁?”艾伯特错愕道。

    冲出去的时候他就做好了被搭档痛骂的准备,反正狄宁只是嘴上说几句,不会真的阻止他的。他知道对方不是那种冷酷到残忍的人。但是现在……怎么会?

    “把他放下。”狄宁进一步命令道。

    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脸上更是毫无表情。但站在他身边的人却纷纷退开了,恐惧又不解的避开这个骤然变得危险起来的男人。

    狄宁没有关注其他人的反应。他缓步向前,走到艾伯特面前直视着他,金色的瞳孔里带着即将决堤的暴虐。他没有去碰腰上的剑,但年轻的圣骑士却骤然觉得利刃正抵着自己的脖子。艾伯特强烈的感觉到,如果他不按照狄宁所说的做的话,对方真的会拔剑。

    带着满心的不解和恼怒,还有一点委屈,艾伯特慢慢的把伤员放平在了地上。露西娜原本不想放手,但狄宁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后者就吓得不得不乖乖照做。

    “你们两个,”狄宁无视了艾伯特那副需要一个解释的表情,“碰到他的伤口了吗?”

    两个人面面相觑,一起摇了摇头——谁会刻意的去给伤员增添痛苦呢?

    狄宁蹲下来,审视着那道伤口,同时头也不抬的说:“以防万一,给她的手清洁一下,艾伯特。”

    “清洁?”被点名的人茫然道,“怎么清洁?”

    如果不是情况特殊,狄宁一定会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他。但现在他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情,所以只是冷冷的说了一个词:“圣光。”

    艾伯特这才隐约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对惊讶的露西娜小声说了句抱歉,然后示意她将手伸出来。少女无措的照做,同样小声的问道:“你……您也是牧师吗?”

    “算吧。”年轻的圣骑士含糊的说道,小心的注意着自己没有碰到对方。温暖而澄澈的圣光从他的掌心亮起,将少女的双手笼罩在其中。人群中响起了细微的惊叹声。但三个人都没有去在意。

    做完这一切后,他转身看向狄宁:“然后呢?”

    “治疗他。”狄宁指了指地上的人,冷淡的说。

    这……不管怎么说,还是应该抢救重伤员为先吧?毕竟他看起来就快死了啊!

    艾伯特带着满心的不解蹲了下来,将手放在那道狰狞的伤口上方,在心底默默的呼唤圣光。

    ——下一刻,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圣光落到那些紫黑色的肌肉上的时候,就像某种极具腐蚀性的药剂洒在了土地上一样。伤口没有愈合,而是瞬间被灼烧到变黑了,一种令人作呕的焦糊味充斥了空气。原本处于昏迷之中的班恩?帕克猛地睁开眼睛,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艾伯特吓得猛地收回了手,差点跌坐在地上。露西娜差点叫出声来,她及时的捂住了嘴。人群骚动起来,短暂的爆发出了几声尖叫,又被压抑了下去。

    狄宁一手揪住了差点栽倒的艾伯特,一手握拳砸在班恩的脖子上,把还在痛苦挣扎的伤员打昏了过去。唯独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果然。”他低声说,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个词让他隐约感觉到了几道惊愕的视线,但狄宁完全不在意。

    他只是站在原地,定定的望向北方。牙关紧咬,双手攥拳,像是随时准备着和某个看不见的敌人诛死搏斗。

    ——太早了,这太早了。

    他本来以为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起码几年,起码他能有所作为,而不是必须单打独斗。但现实给了他狠狠一击。

    狄宁恍然间意识到某个被他忽略已久的事实——这不是那个他为之抛洒鲜血的世界,也不是他所经历过的那条时间线。不然的话他就不可能在这里。不可能有两个相同的个体存在于同一个世界中。所以他不能够完全依赖记忆来判断事态的发展。这个世界的未来会被他所不知道的某些因素所影响,比如现在。

    狄宁阴郁的看着脚下的人。他的敌人已经比过去更加强盛,他也必须迅速的行动起来——哪怕孤立无援,无可退路。

    “狄宁……”艾伯特迟疑的呼唤让他回过神来。圣骑士指着班恩的后背,小声的问道,“这是什么?”

    狄宁轻轻的吸了口气。

    “瘟疫。”他说。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洛丹伦之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洛丹伦之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洛丹伦之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