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信仰之跃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洛丹伦之辉正文 第二十九章 信仰之跃
    软泥锲而不舍的追在他们的身后,它经过的路径上连植物都被一扫而空,露出光秃秃的地面。狄宁时不时回头看上一眼,紧皱着眉头。

    他们很快赶到了哨塔下。狄宁屈起手指打了声呼哨,一匹黑马应声而至。

    这是载着狄宁从镇上赶到这里的坐骑,正是因此他才能及时的赶上艾伯特和萨尔。当然被他留下以后马匹很有可能遇到危险,但当时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只能放开缰绳由它行动。

    不过现在看来还好。他取下马背上的包裹,尝试安抚着这只焦躁不安的动物,然后把它拽到了萨尔身边。

    “你不会是要我骑上去吧?”萨尔看着似乎是因为靠近他而越发惊恐的黑马,抢先开口,“且不说它能不能跑起来,现在看起来它更想踹我一脚啊。”

    狄宁看了看已经开始挣扎的坐骑,又看了看萨尔,不由得承认他说的是对的。不管心里再怎么期望手上牵的是匹战狼,他也只能叹了口气,松手让黑马跑开了。

    “我本来是想让你先离开的,”他解释道,“因为我打算把软泥引到哨塔里面去。封闭的空间能够提升爆炸的威力,垮塌的建筑还可以造成二次伤害。否则我不确定能干掉那东西。”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使明白自己有可能是被率先追上的那个,萨尔依然毫不犹豫,“照你的计划来吧。我们都在的话,它肯定会追着这边来的。”

    于是狄宁也就不再多说,示意他们行动起来。

    哨塔内部还残留着他们战斗过的痕迹,那根堵在门口的横梁被挪开了一点以方便进出,仓库的门也畅通无阻,折断的门板被丢在一旁。血迹和其他污渍都很清晰。唯一缺少的就是亡灵的尸体,显然是被搬走了。

    趁着狄宁在墙边忙碌的安装炸药的时候,萨尔探头往仓库里看了一眼,恍然道:“我当时看到的就是这里!这么说这儿还真是个出口?”

    “我就是从这里跳进去的。”艾伯特指给他看,“没有守卫也没有梯子,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好在底下确实是隧道,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上来。”

    萨尔笑了起来:“因为当时它们正在我身后穷追不舍!梯子也是我撞断的,至少那个法师下来的速度能够慢点。顺带一问,你跳下来的时候有没有踩到什么东西?”

    艾伯特想了想:“没有。”

    “哦。那可太好了。”

    圣骑士正想问一句为什么,看到萨尔一脸的意味深长,他突然就不想知道答案了。

    这时候狄宁已经完成了工作,他们赶紧一起爬上了楼梯。

    软泥已经从门口探进了头——姑且算是头吧。它又变大了不少,至少填满了整个底层都绰绰有余。接着它开始沿着墙壁向上爬去,垂直的角度造成了一点小困难,但很快软泥沿着零星的血迹发现了楼梯,于是追着他们的脚步爬了上来。

    三个人紧张的盯着逐步逼近的软泥,直到那东西完全的进到了哨塔里,他们同步的松了口气。

    “好了,我们现在得离开这里。”狄宁急促的说,“萨尔,你先来。”

    兽人是他们之中受伤最重的那个,他流了很多血,被追逐的时候圣骑士也没法给他进行治疗。他能撑到现在完全是基于强韧的身体和狄宁一路上塞过来的好几瓶治疗药剂。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萨尔也没有再坚持下去,干脆的点了点头。

    此时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扇窗户距离地面足有五米高,萨尔站在窗边往下看的时候就觉得头晕目眩。而且他面对的落点并不是平地,而是稍有倾斜的山坡。如果控制不好,他可能会直接从山坡上滚下去。

    从来没有尝试过这个高度的萨尔有点不安。他扭头看了一眼同伴,艾伯特一脸担忧,狄宁则干脆的指了指下方——软泥已经逼近了。

    这比什么鼓励都好使,萨尔心一横,扒住窗边,不管不顾的纵身一跃——

    “先祖保佑!”

    吼声还回荡在塔内,身影已经飞跃到空中。前冲的力道消耗殆尽后,他就开始下坠。萨尔抱住脑袋迎接即将到来的撞击。

    他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差点闭过气去。一时间萨尔感觉冲击的力道像是敲碎了他的每一根骨头,疼痛把所有的神经折磨到麻木,他甚至都没感觉到自己惯性的翻滚了好几下才停下来,平摊在地上痛苦的喘息,刚刚有所好转的伤口再一次开始渗血。

    他还记得自己应该做什么。萨尔费力的挪动着四肢,起初他感觉它们都不像是自己的了,但很快它们和痛感一起回归了,这让他心里安定了几分。他干咳了几声,一边尝试着爬起来,一边担忧的转头看向了哨塔。

    ***

    萨尔跳出去的那一刹那,软泥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突然猛地向上窜去,几乎就要扑到了兽人的后脚跟。被暂时忽视的两个人吓了一跳,但狄宁的反应几乎和软泥同步了——他摸出匕首,一刀划开了自己的手臂。

    他甚至都没顾忌下手的轻重和位置,鲜血顷刻间喷涌而出。正要追着萨尔冲出哨塔的软泥立刻被新鲜的血液吸引了,丢下兽人转了回来。但这时候狄宁已经拽着艾伯特登上了更高处。

    软泥紧跟在他们身后。这一次速度可比之前快多了。好在狄宁和艾伯特都行动自如,后者在攀爬的时候还有空踹了几个被遗弃在这里的空木桶下去。

    这几个木桶起到了意外的作用。软泥被结结实实的砸了几下之后停顿了一下,像是被砸疼了一样,随后的移动速度就缓慢了很多。看到这一幕的艾伯特颇为意外:“它不是吃树木吗?”

    “不,它吞噬的是能量——生命力,魔力和暗影之力。”狄宁有点气喘,“物理攻击对它是起效的。”

    他向上望了一眼,发现他们正在经过最后一个窗口,立刻把艾伯特推到了窗边:“抓紧时间,快跳!”

    “这种高度?”艾伯特难以置信的说。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比狄宁之前走横梁的高度还要高上几分,从这么高的地方往外跳,生存的几率能有多少?

    “总比塔顶矮!”狄宁吼道。他也知道情况艰难,但要是在爆炸的时候留在塔里,他们连一点生还的可能性都没有,“祈祷圣光保佑吧!管你是用上信仰之跃还是什么,跳!”

    “信仰之跃……?”艾伯特迷茫了一秒,随即恍然,“明白了,我试试!”

    ——等等,你要试试什么?你又不是刺客!

    狄宁正在懊丧不合时宜的异界知识乱入,就听到艾伯特这么回答他。他还没来得及解释上一句,圣骑士就已经跃出了窗口。

    他一步冲到了窗边向下望去,就看到空中那个急速下坠的身影高举双手,金色的光芒猛然爆发出来,一个单薄却又坚固的球体完全包裹住了他。

    狄宁:“!!!”

    一时间他连软泥都顾不上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圣骑士落到地面,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这特么的才是名副其实的“信仰”之跃啊喂!

    艾伯特在落地之际还是踉跄了一下,脚腕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他顺势跪倒在地上,感觉浑身都像被抽空了一样无力,连大脑都短暂的空白了一瞬。

    “艾伯特!”

    萨尔一瘸一拐的赶了过来,抓住他的肩膀晃了晃。圣骑士这才回过神来,他咳嗽着推开兽人,示意自己没事。然后仰起头看向哨塔的顶端。

    ***

    狄宁猛地往后一跳躲过袭来的触手,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才发现软泥已经近在咫尺。狄宁当即在胳膊上又划了一刀,然后把沾血的匕首扔了出去。触手就像小狗追着骨头一样跟了过去,狄宁借机转头冲上了哨塔顶端。

    留给他的时间极其短暂,他停步转身的时候软泥已经又一次迎面扑来,狄宁来不及多想。他抽出早就准备好的三支涂抹上了爆炸物的箭矢,以极快的速度拉开了弓箭,目标是那些他安置好了的炸药!

    位于中层的那一部分率先轰然炸开,这一下给了软泥重重一击。眼看就要伸到狄宁脚边的触手瞬间缩了回去。起爆的那一瞬间,距离两侧的爆炸点最近的木质墙壁当即被炸开了一个大洞,上方又承担着软泥的重量,塔身在震动过后立刻开始缓缓的倾斜。但这时更多的炸药已经开始接连不断的起爆,从中间向着上下两侧飞速延伸!

    脚下的哨塔在迅速的崩塌,狄宁差点没能站稳。他控制不住的一个踉跄,伸在空中的手在挥舞的时候突然扯到了某件东西——是一块布料。

    那面旗帜!

    狄宁之前还打算把它带走来着,他本来以为这个想法已经很难实现了。但现在……

    一个疯狂的念头涌上脑海,狄宁甚至都没浪费时间去思考可行性——反正横竖都是死路一条——他直接用力把旗帜扯了下来,双手抓住了四个边角,然后拽着旗帜直接跳了出去!

    他的双脚刚刚离开哨塔,背后就又产生了一次爆炸。他几乎是被这次爆炸产生的气浪撞出去的,狄宁向前一扑,然后开始迅速下坠。

    但下一刻,狂暴的上升气流就充满了他手里的临时降落伞,提供了救命的缓冲。狄宁就这么忽上忽下的飘荡了一下,他看准下方的情况,然后松开了手。

    旗帜随风而去,而他笔直下落。但这高度已经脱离了致命的范围,最终狄宁一头栽到了地上,在猛烈的撞击下彻底失去了意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洛丹伦之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洛丹伦之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洛丹伦之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