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黑龙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洛丹伦之辉正文 第三十七章 黑龙
    霜狼氏族的营地以北,某座无名火山内部。

    即使地表白雪皑皑,岩浆散发出的高温让山腹内部的巨大空间都充斥着极高的温度,荒芜的岩石上甚至连植物都没有生存的余地。但在这片贫瘠到本不应该有生物出现的区域内,却趴伏着一个巨大的身影。

    那是一头黑龙。

    这强壮的生物趴在岩浆池的边缘,只把头和前爪搭在坚实的地表上。足以烧死绝大部分生物,甚至其他种族的巨龙也会迟疑的滚烫岩浆对他而言不过算是温度适宜的洗澡水,带不来任何的伤害。

    黑龙一族拥有大地守卫的血脉,大地,深渊和元素都是他们的疆域。这是与生俱来的权柄,泰坦赐予的礼物,凡人无可想象的力量。

    ——但仅仅是在他们的王堕落之前。

    一想到这一点,寇洛里斯就忍不住烦躁的张开双翼,摆动尾巴,搅得岩浆四处飞溅。但即使此处别无他人,他也不敢出言对黑龙的领袖表达任何的异议,只能用这种方式抒发自己的不满。

    他的记忆里还留存着一些模糊的印象,关于那位尊贵的守护者对幼崽表现出的慈爱。但时间实在是太过漫长了,冷酷暴虐的死亡之翼留下的记忆更加深刻,清晰。只要想起那双喷火的巨爪撕碎自己的同巢兄弟时的血腥场面,寇洛里斯就恐惧的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但他依然认为死亡之翼是个蠢货——他率领他们抛弃了泰坦的力量,却没有给予相应的回报。他们得到了什么?除了背叛,什么都没有!而当黑龙们被其他种族的巨龙四处追杀的时候死亡之翼甚至消失不见了,他原本应该庇护他们,而不是把怒火发泄到原本就数量稀少的族人身上!

    亲眼见证过死亡之翼的暴虐以后,寇洛里斯大失所望。曾经他们毫无怨言的等待黑龙之王的归来,是以为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能够有所改变。但那家伙——寇洛里斯怀疑他那个形态是否还能算是条黑龙了——根本不顾忌这些。他彻底的辜负了他们。

    于是他由衷的怀念起了过去的自己。那时候他的力量远比现在强大。但自从耐萨里奥背叛之后,所有的黑龙都被剥夺了曾经的天赋。元素不再听从他们的号令,大地和深渊不再聆听他们的呼唤。过去信手拈来的事情,现在居然需要和其他龙族一样使用法术才能千辛万苦的做到。曾经黑龙一族自由的行于地上,大地张开怀抱欢迎他们,甚至比天空还要自在。而现在他们不属于任何一方,漂泊不定再无心安之处。

    如果我能寻回过去的力量……

    这个设想第一次跳入脑海的时候,寇洛里斯不由得为那美好的前景兴奋了起来。他放任自己畅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回到现实,着手研究起方法来。

    不,他自然不会想要去挑战死亡之翼的权威,也不会向其他的守护巨龙卑躬屈膝,这样做除了死路一条没有别的可能。

    但他依然有希望。

    是的,只要他能找到——

    突然,寇洛里斯猛地抬起头来,惊疑不定的望向了火山口的外面。黑龙瞪大眼睛,鼻翼扇动着,仿佛试图闻到点什么气味。

    他当然什么都没闻到。但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他凝起心神,仔细的捕捉着刚才的感受。

    很陌生,又奇妙的觉得熟悉。这感觉唤起了他某些遥远的记忆,但一时半会儿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源于何处。黑龙谨慎的抓住那一丝印象,小心翼翼的在记忆里翻找。

    但是很快他就失去了最后的线索。那种奇妙的感觉迅速的消逝了。寇洛里斯懊恼的摇着头,愤怒的冲着旁边的山崖吐了一个火球,然后再度趴了下来。

    没关系,他会有时间的。而下一次,他一定会想起来。

    ***

    艾伯特撩起厚重的兽皮门帘,向外望了望。夹杂着大片雪花的寒风见缝插针的糊了他一脸。圣骑士连忙收回手,一边拍打着头上的雪,一边退回了温暖的室内。

    “看起来,这场暴雪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了。”他无奈的说。

    萨尔正在搅拌着火上的汤锅,闻言他耸了耸肩,用手里的勺子敲了敲锅边。

    “别那么着急,伙计。德雷克塔尔说这是元素失衡造成的气象变化,起码得持续个几天才行。”

    “再说了,你不会是想......”他看了一眼身后,“背着狄宁走出奥特兰克山脉吧?”

    艾伯特随之把目光转向了洞穴的最深处。狄宁就躺在那里。

    他的脸苍白的毫无血色,和死人没半分差别。如果不是胸膛还在微弱的起伏,艾伯特肯定会以为他没撑下来。

    狄宁已经昏迷了整整四天了。期间艾伯特频繁的尝试着对他进行治疗,效果并不显著。他所掌握的治疗术对外伤有着非凡的作用,对于精神上的损伤就无能为力了。德雷克塔尔也按照古法熬制了汤药,但具体的效果也看不出来。好在狄宁的状况也并没有恶化,他只是一直昏迷不醒,身体倒是健康的很。

    这样一来,艾伯特就不得不暂时留在了霜狼氏族。在老萨满的授意下,一个兽人让出了自己的山洞,好让他们有个暂住的地方,并慷慨的提供了食物和日常用品。但他们自然不会让对方白白付出。萨尔已经决定等到雪停,他就出门狩猎,好给予对方相应的回报。

    “如果那时候狄宁醒过来了,我就跟你一起去。”艾伯特转回火堆旁边,但并没有坐下,而是抱着双臂站在一边。

    不能出门,他们消磨时间的方法只有聊天和互相打斗。这样的生活实在是枯燥无味。艾伯特难免有些不耐。他的耐心原本就不算好,何况狄宁的状态丝毫不见好转,也让他心里颇为焦虑不安。相比之下萨尔反倒更平和一些,在敦霍尔德他从未有过自由可言,没有角斗的时候他就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牢房里,所以他已经习以为常。

    “那样的话,你可以拿起弓练习一下。”他好心的建议道,“大雪过后一定会有很多动物出来找吃的,弓箭比陷阱便捷一些。”

    艾伯特接受了这个建议,转身去拿弓箭。当他拎起箭袋的时候,视野的余光看到静静躺在那里的人轻微的抽搐了一下。他心里一紧,马上直起了腰。

    这不是第一次了。起初他们还以为这是苏醒的前兆,但实际上这是噩梦的映***神上的损伤很容易带来负面的情绪和回忆,而狄宁难免深陷其中。艾伯特不知道他到底梦见了什么,但偶尔的嘶吼和梦呓都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仇恨和痛苦。每当这时他都会召唤圣光,试图给予对方一点慰藉。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艾伯特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到狄宁的额头上。温暖的金色光芒沿着他的手掌蔓延。随着他的动作,狄宁的表情逐渐和缓,但他并没有安静下来。圣骑士盯着那只依然在抓挠着地面的手,微微迟疑的唤了一声:“狄宁?”

    ——仿佛听到了什么号令一样,那双紧闭多时的眼睛猛地睁开了。

    “狄宁!”

    心中的烦闷顿时一扫而空,艾伯特瞬间把其他都丢到了脑后。他伸手在狄宁的眼前晃了晃,喜悦又担忧的问道:“你还好吗?”

    金色的瞳孔跟随着他的手移动了两下,最后转过来,沉默的盯着他的脸。

    “他好像还没清醒?”萨尔疑惑的说。

    确实。狄宁的目光涣散而黯淡,完全不复先前一般明亮有神。他看起来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处境,看向他们的时候也有些茫然。花了好长时间,视线才慢慢的聚集起来。

    “……艾伯特。”他慢慢的开口,声音微弱而疲惫,“萨尔。”

    “我差点以为你醒不过来了,搭档。”见到他恢复神智,艾伯特由衷的松了口气。

    狄宁看起来像是想要点头回应,但马上又停止了动作。他微微皱着眉,轻轻的嗯了一声。

    “没事了。”他费力的说。

    但他看起来还是很糟糕。精神萎靡,反应迟缓,眼神疲惫,完全没有精力理解和思考。尽管如此他还是倔强的睁着眼睛,不想回到睡眠中去。仅仅数着自己施放圣光的次数艾伯特就能够理解这个选择,而在没有察觉的时候说不定还有更多。所以两个人都没有提议让他再休息一会儿。而是尝试了别的办法——比如说一点提神的草药茶。

    还算有效。

    狄宁振作了一些。起码在交谈的时候他的反应速度有所提高,但在艾伯特告诉他那天的经历和他们必须在这里暂住等等情况时他依然安静的一言不发,只是在圣骑士提到自己冲过去唤醒他的时候转过眼睛看了看他,确认他有没有受伤。

    艾伯特自然不会告诉狄宁那天自己被他痛苦之下失手捏碎了肩胛骨,反正伤势已经痊愈没必要让搭档再多操心。他摊开手示意自己一切安好,萨尔配合的在一旁点头作证。狄宁也没有力气深究,简单的说了句辛苦。

    “这不算什么。”艾伯特摆摆手。

    他忍了又忍,终于按捺不住的开口:“我知道你现在的状态很糟糕,搭档。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说,元素之灵跟你说了什么,你又怎么会变成一个萨满的?”

    狄宁仿佛是刚刚想起了这一点。他沉默了一会儿,眼神骤然变得愤怒起来。

    但还没等他说些什么,眼角就猛地一抽。同时门口的方向传来一声轰响,艾伯特和萨尔一惊之下迅速的回过头,发现洞穴中央的火堆已经炸开了,在没有外力作用的情况下极其猛烈的燃烧着,迅速的吞噬了周围的燃料。而原本架在火上的锅子被炸飞到了门口,里面的肉汤全都洒在了地上,被从缝隙中溜进来的寒风冻成了冰块。

    艾伯特几乎是瞬间就理解了情况。他回身一把抓住了狄宁的肩膀,把手按在他的额头上,施放圣光的同时急促的道:“放松,兄弟!没事的,这里很安全,我们都在,别紧张!”

    那张因为疼痛而扭曲起来的脸在他的安慰下终于平和了下来,几乎是同时,已经没有燃料但依然在熊熊燃烧的火焰呲的一声熄灭了。尽管已经接受了狄宁能够控制元素的事实,艾伯特还是不由得在心底为这神奇的变化惊叹了一声。

    “你得控制好你的情绪,狄宁。”萨尔把手搭在他另一边的肩膀上,劝慰道,“不管这力量是怎么来的,应该由你来掌控它,而不是它掌控你。”

    狄宁接受了他的建议,尽管眼里依然满是阴郁。他小声的说:“我恨别人强加在我身上的意志。”

    萨尔疑惑的和艾伯特对视了一眼,但他们两个都识趣的没有质疑。显然狄宁对此是持以抗拒的态度,他们也不好多做评价。

    最终狄宁也只是解释了这么一句。刚刚的那次爆发让他的状况更糟了一点,艾伯特觉得最好让他自己安静一会儿。而他们则去抢救一下锅子,看看需不需要准备烤肉。

    “这里就先拜托你了,”萨尔说,“我去找一下德雷克塔尔。我想他那里应该有对症的草药。”

    艾伯特看了一眼萎靡不振的狄宁,叹着气点了点头:“好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洛丹伦之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洛丹伦之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洛丹伦之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