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教学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洛丹伦之辉正文 第三十八章 教学
    在暴风雪中跋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等萨尔跌跌撞撞的摸到萨满的住处的时候,他已经摔得浑身青紫,能够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完全要感谢兽人的肤色优势。

    尽管如此,当他呲牙咧嘴的在火堆旁坐下的时候,听力极为敏锐的老萨满还是皱着眉头让自己的小助手给他拿来了药膏。因为元素紊乱,他现在连简单的治疗法术都不能使用。但药品是早就准备好的,毕竟不能什么样的伤势都劳烦元素之灵。

    萨尔道过谢后,一边抹药一边将事情说了一遍。着重提了狄宁的那句话。德雷克塔尔摇了摇头。

    “元素之灵的决定不会出错,我们自会在合适的时机明白理由。”他轻微的停顿了一下,“……即使我们也许并不喜欢那个理由。”

    萨尔对他所展现出来的忧伤有点不解,但他没有追问。挑起一位长者的伤心事太失礼了,何况狄宁也不是没有给他讲述过这样的故事。

    他礼貌的沉默了一会儿,留给德雷克塔尔感伤的时间。然后才将话题继续下去。

    “我会劝说他的。我相信狄宁并非对元素之灵缺乏敬畏,他只是着急去履行自己的责任,所以抗拒一切节外生枝。”说到这里时萨尔注意到老兽人的表情变化,不由惊讶道,“你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吗,德雷克塔尔?”

    他依稀记得那天两人争辩的时候萨满说的话,似乎提到过这方面的事情。

    德雷克塔尔微微点了点头,沉重的说:“他想要改变整个世界的命运。”

    萨尔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可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在他的印象里,想要这么做的人起码得有国王那样的权势或者英雄那样的力量才勉强可行。而狄宁……好吧,他和后者倒是比较相似。

    但是这样一来,他倒是理解了狄宁为何会如此急切。对他而言这可不是什么狂言妄论,而是切切实实沉重到令人喘不过气来的责任。

    “那么,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他问道。

    “没有人知道答案。”德雷克塔尔回答,“但我想元素之灵选中他必然有这方面的原因。”

    “但他现在甚至还不能掌握那份力量。”萨尔忧心忡忡的说,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期待,他知道德雷克塔尔能听出来更深一层的意思。

    对此老萨满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比起依然陌生的族人,萨尔反倒更加亲近那两个在危难之中向他伸出手的人类。虽然他已经坦诚的表明了自己对布莱克摩尔的憎恨,但对那个种族还是保持着警惕但较为平和的态度。不陷入仇恨当然是好事,但一个好的领袖应当坚定不移的为自己的人民着想,而不是保持着模棱两可的立场。

    但反过来说,也许他会成为两族之间沟通的桥梁也说不定。德雷克塔尔在心中宽慰自己,然后说道:“好吧,我可以教他一些萨满控制元素的技巧。至少他得学会不殃及身边的人。”

    怀着对被炸飞的那锅汤的惋惜,萨尔喜悦的点了点头。

    不过这场教学不能马上进行,萨尔已经亲身证实了暴风雪的威力,连他都摔得晕头转向,德雷克塔尔更不可能出门了。至少要等到一两天以后,元素的暴乱才会平息下来。到了那时,老萨满也能够在狄宁不慎失控的时候出手压制元素的活动。

    带上小帕卡早就准备好的草药包,萨尔硬着头皮再一次冲进了风雪中。

    狂风迅速的抹去了来时留下的全部痕迹,当他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住所的时候已经都快要被冻僵了。好在艾伯特早早做了准备,两大碗热气腾腾的肉汤下肚,萨尔才算缓过气来。他把德雷克塔尔的话转述给同伴,然后和圣骑士一起紧张的关注着狄宁的动静。

    当事人出乎意料的平静。已经能够盘膝而坐的狄宁只是静静的嗯了一声表示理解,然后特意感谢了萨尔为他做出的努力。但萨尔有点怀疑是不是他依然对将要有个兽人来教导自己这件事感到暴躁。仅从表情上看不出半点痕迹,但狄宁在原地又歇息了一会儿,就扶着墙壁试图站起来。

    其他两人心惊胆战的看着他摇摇晃晃的动作。战士是对自身掌控力最为出色的群体,想当初即使是重伤的时候狄宁也能站在原地放翻艾伯特,可他现在笨拙的就像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儿童,一步一个踉跄。洞内凹凸不平的地面更是增加了难度。

    果然,没走两步狄宁就身体一歪,向前扑去。但还没等早有预备的艾伯特跳起身来去扶,一阵凭空出现的狂风猛地吹来,生生把他掀翻在地,然后又骤然消失不见,留下狄宁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萨尔忍着笑摇头。艾伯特无奈的叹着气。但在狄宁再一次爬起来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劝阻哪怕一句,而是拿出萨满的草药包开始熬药。

    德雷克塔尔挑选的草药都是给刚刚踏入元素之道的萨满学徒用来补充精神力的,而他已经很久没有学徒了,所以原料准备的不算多,但支撑过这几天应该是够了。如果是一个合格的施法者,通过日常的进食饮水就能够恢复常态,但狄宁和精神力半点搭不上边,他想要快速的恢复只能通过这种更有效果的方式。

    “这看起来…跟我想象的似乎不太一样。”狄宁接过碗的时候一脸微妙的说。

    他倒不是喝不下去,只是想起联盟的炼金术师们习惯了在售卖的药剂里添加一些不影响效果的果汁来改善味道,毕竟有人因为喝到味道奇怪的药剂而自杀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而且水果味的药剂总是能让人忘记里面的原材料有多么诡异。

    ……不过如果有人按捺不住想要来第二杯,给他换成果汁就是了,千万别轻易把配料这种杀手锏拿出来。

    至于部落就……

    ――部落的勇士无所畏惧!我们的意志坚如钢铁!改善味道?隐瞒配料?那是懦弱的联盟才会做的事情!是的,我们就是喜欢苦涩酸辣土腥味和鼻涕加锅灰般的口感!脑浆一样的颜色和堪比戈隆的气味也绝不会造成什么困扰!

    ……狄宁真的很好奇部落的父母到底是怎么哄孩子吃药的。至少在这方面,他承认部落都是铁铮铮的汉子。

    不过现在他手里的汤药各方面都很正常,包括味道也只是纯粹的苦而已。既然土法熬制的汤药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糟糕,难道部落把喝药也当做了磨砺意志的一种途径?还是说自从被遗忘者那帮炼金狂魔加入以后,就连一向讲究生活质量的血精灵也平衡不了部落急速飙升的丧心病狂指数?

    就算打了这么多年,我还是搞不懂对面的那群家伙都在想什么。狄宁难得心平气和的吐槽着老对手,一边把手里的药剂一饮而尽。他短暂的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再一次站了起来。

    ***

    暴风雪的停歇就像来时一样突兀。当霜狼兽人掀开门帘的时候,迎接他们的不再是能够把人吹到站不稳的狂风,而是夏季应有的晴朗天空。年长者站在门口,眯起眼睛享受着洒在身上的温暖阳光,而孩子们则欢呼着跑出了洞穴,呼朋唤友的扑向了广场上的积雪。沉寂多日的霜狼营地再次充满了热闹的气氛。

    与此同时,德雷克塔尔也如约前来。见此艾伯特痛快的起身告辞,萨尔本想和他一起离开,却被狄宁叫住了。

    “你留下吧,伙计。”他扶着额头,忍受着依然剧烈的疼痛感,“反正也是迟早的事情。你总会踏上这条路的。”

    萨尔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他慢了一拍才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你是说我……”

    “有成为萨满的才能,是的。”狄宁转向火堆对面的老兽人,“你也早就看出来了,是不是?”

    德雷克塔尔微微点了点头。

    “元素曾经与我交谈过。你的确具备这样的天赋,萨尔。”

    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要知道萨满的天赋比战士要罕见太多,因为不可或缺的能力和责任,他们也深受族人的尊崇。一时间萨尔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还是被艾伯特笑着推了一把,他才就势走到火堆旁坐下,脸上的表情依然是晕乎乎的。

    “说吧,萨满。我们听着呢。”艾伯特走出洞穴之后,狄宁头也不抬的对德雷克塔尔说道,“不过为了你的新学徒,我建议你从头开始。”

    老萨满瞪了他一眼,尽管那双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但还是具备着令人发毛的威慑力:“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讲课。”

    “反正又不是讲给我听的。”狄宁冷淡的回应。

    迅速意识到自己还兼具着挡箭牌的身份,萨尔苦笑着在他们之间打着圆场:“你不是头疼吗,狄宁?那就先休息一会儿吧。德雷克塔尔,能请你从头开始吗?我对此真是一点基础都没有。”

    对于老友的儿子,德雷克塔尔自然不会多加苛责。既然狄宁不吭声了,他哼了一声,也没有再争辩,而是慢慢的讲述起了那些被代代流传的古老知识。

    起先萨尔还关注着狄宁的反应,想知道这些对他的状况有没有用,但很快他就完全沉浸到了其中。德雷克塔尔所说的那些,他在狄宁的故事中断续的听过一点,但更多的部分他甚至连想都没想过。一种神奇的魔力紧紧的吸引住了他,仿佛一双手擦亮了他的眼睛,给予了他新的视野,让他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萨尔如饥似渴的汲取着知识,聆听,思考,提问,有时德雷克塔尔都跟不上他跳跃的思维。他在这片新天地里如鱼得水,甚至比挥动武器时还要来的自在和愉快。而当火焰对他说话的时候,萨尔感受到的欣喜就连一百次胜利都比不上。

    直到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狄宁才轻轻笑出了声。

    “看来你的萨满启蒙要和成人礼一同进行了,伙计。”他评价道。

    萨尔差点被他吓了一跳。很大部分是因为他完全忘记了狄宁的存在。这段时间里后者实在太安静了,连呼吸都变得悠长而轻微。而这都是为了不打扰萨尔迸发出来的热情。

    “他还有很多要学呢。”德雷克塔尔不赞同的说。

    萨尔摇了摇头:“德雷克塔尔说的没错,我的路还远得很。现在我只期望你找到了一些有用的办法。”

    “很可惜,但确实没有。”狄宁回答道,“既然你听了这么多,应该知道我的情况特殊在哪儿了?”

    萨尔思索了一会儿,迟疑道:“你是指没有对元素之灵发起请求?”

    “是的。”狄宁赞同了这个回答,“当萨满驭使元素的时候,他们会率先向元素之灵发起请求,召唤对方来指引他们。因此这样的力量通常是可控的,达到目的后就会平息。”

    “但对我而言并没有这个步骤。相比之下这更像法师的奥术,开始和结束,方式和效果都由我自己来决定。虽然混乱,但也自由。”

    他看了一眼面前的一个半萨满,似笑非笑的摊开了手。

    “——我,就是元素之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洛丹伦之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洛丹伦之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洛丹伦之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