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冒险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洛丹伦之辉正文 第四十四章 冒险
    粗犷而嘹亮的歌声传遍了山谷,整齐划一的顿足和击掌声让地面都轻微的震动起来。低沉的战鼓引领着节拍,间或响起悠长的号角声和霜狼的长啸。

    霜狼氏族的庆典实在简陋,尤其是在一场如此辉煌的胜利之后。这些生活艰苦的兽人们甚至没有酒水来助兴,对他们而言,将原本用作储备的食物拿出来分享就是最大的奢侈了。但没有人对此表示不满。兽人们的庆祝方式简单而直接,只要能够尽情抒发内心的情感,那就什么都行。

    他们唱歌,跳舞,大声说笑,吹嘘自己在战斗中的英勇表现,最精彩的部分往往伴有口哨,狼一般的嚎叫和同伴的拆台,让年幼的孩子们听得热血沸腾,双眼发亮。整个氏族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庆贺这场辉煌的胜利。喧哗声一直传出了很远,即使是没有参与其中的人也能够清楚的听到。

    艾伯特再次翻了个身,紧闭着眼睛,试图催促自己尽快进入梦乡。但在贴着地面听了几分钟狼嚎一样的歌声之后,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认识到自己现在根本无法休息。

    他干脆坐了起来。然后不无意外的在黑暗中找到了另一双睁开的眼睛。

    狄宁看起来根本就没有改变过姿势。他依然像是艾伯特在躺下试图入睡前所看到的那样坐着,凝视着已经熄灭的火堆。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但并不平和的气息让艾伯特意识到了什么。

    “狄宁?”他尝试性的轻声唤道。

    金色的瞳孔应声转过来看他,但涣散的目光证明了这只是下意识的行为。足足过了两三秒,他的视线才汇聚起来。

    “怎么了?”狄宁就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停顿一样的问道,“他们吵的你失眠了吗?”

    “不,还好。”艾伯特带着一点违心说道,“你呢?也睡不着?”

    “回忆——不,思考。”狄宁沉默了一会儿后,又说道,“好吧,我在回忆。”

    “回忆什么?”下意识的发问后,艾伯特迅速的补充道,“我只是有点好奇,你知道的。”

    狄宁点点头表示明白,没有再说话。但就在艾伯特以为自己的问题已经无疾而终的时候,他却开口给出了回答。

    “战争。”

    艾伯特差点以为这句话是对着他身后的墙壁说的。但狄宁看上去并不在乎他正对着谁讲话。

    “我所经历过的战争,从来没有哪次是敌人中不包括部落的。”

    在入伍之前狄宁就以雇佣兵的身份和军队打过很多次交道。军队很乐意雇佣冒险者去完成那些最危险的任务,因为比起士兵的抚恤金,这方面的开销要少的多,也不会影响军官的战绩和报告的光彩程度。除了不计军功和来去自由之外,那段时间的狄宁就跟一个正在服役的联盟士兵差不多。他完整的参与了很多次大战,而那些时候,站在他对面的有一大半时间都是部落。

    “我很习惯砍开兽人的脑壳,每一个我所见到的。”

    就算只是出门巡逻或者运送物资,只要能顺带几个部落的脑袋回来,没有人会不交口称赞的。他们会拍着你的肩膀说干得好,相约下次一起再去杀几个。就好像目标不是会说话的智慧生物,而是数量众多的,危险又烦人的,只有脑袋有价值的野兽一样。

    “我看到过我的战友被剥掉全身皮肤悬挂在部落的旗帜下,手脚和内脏被取走做一些……别的东西。我看到过在用来实验法术和炼金药水的那些人,他们挣扎,抽搐,脸色惊恐又狰狞的样子被死亡永久的固定了下来。我看到过鲜血浸染地面,尸体堆积成山,旗帜和他们写给家人的信被丢在火中燃烧。而他们的家人在得知这一切后也会拿起武器走上战场,仇恨驱使他们无惧死亡。”

    在看到这一切之后,谁会去相信站在对面的那些家伙是可以沟通的?但是……

    “我有一个战友。他曾经是个很好的小伙子,正直,温和,怜悯,乐于助人——直到他在部落的座狼口粮中找到了他弟弟仅剩的那部分。”狄宁扶着额头,仿佛那样就能阻止自己皱起的眉头一样,“然后他申请调换去管理战俘。我亲眼看到他把一个兽人的眼睛挖出来,一根根的砍掉手指,从伤口处拽出骨头,在尖叫声中放声狂笑。没有一个人阻止他。”

    他的声音平静到冷漠,但艾伯特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后来怎么样了?”他勉强的问道,尽管一点都不想听到答案。

    狄宁困惑的看了他一眼,好像突然忘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似的:“什么——哦,你是说他吗?”他想了想,然后说,“他死了。那天营地里只有一小部分人,战俘暴动的时候他就在那儿。等大部队完成了突击行动回来以后,我们在营地里的六个不同的地方找到了他的每个部分——不包括内脏,没人认得出来那个。”

    “所以你瞧,”他若有所思的说,“其实我们的差别也不算很大。”

    艾伯特由衷的懊悔自己的提问。他无法控制的向外看了一眼,摸索着抓住了战锤的柄。冰冷的金属在圣光的感染下变得温暖了起来,稍稍驱散了一部分心中升起的寒冷。

    “为什么……”他轻声问,“为什么你会想到这些?”

    狄宁又沉默了下去。

    “你看到他们今天的表现了。”他平静的说,“感觉怎么样?”

    黑暗也不能阻止艾伯特瞪着他,好像这样就能分辨出来他声音中被隐藏的杀意一样。但圣骑士听了又听,还是没能找出什么来。

    那么这只是个简单的问题,而且需要答复。于是艾伯特收回目光,思考起来。

    白天所看到的景象依然徘徊在他的脑海里。混乱,狂野,血腥——但同样的,非常优雅。不是人类繁杂的礼节体现出来的刻意令人舒适的优雅,而是属于猎豹或者狮子那种充满力量,与生俱来的优雅。

    还有团结,就像他们被看不见的纽带链接到了一起一样。当他们行动起来的时候,场面与整齐毫无关系,但是进退有序,从容不迫。当萨尔站在他的位置上的时候,他十分确信其他人也在该在的位置上,而且他们会弥补他的缺漏,就像他也会弥补他们的一样。这份属于领袖的自信深深的打动了艾伯特,让他前所未有的感觉到了震撼和羡慕。

    “团结。”他肯定道,“我从没见过那样的景象,他们万众一心。”

    狄宁短促的哼了一声,挺直了腰背。

    “联盟也一样。”

    他的声音终于有了感情,变得骄傲又坚定。这些温暖的情绪掠过圣骑士的全身,将刚刚的寒冷感驱散的无影无踪。艾伯特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意识到坐在他面前的不再是一个冷漠的老兵,而是一个自豪的战士。

    但那份热情转瞬即逝,狄宁很快又陷入了沉默。艾伯特陪着他,满心不解但没有出声询问。

    “艾伯特。”他突然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去任何一个地方,找到任何一个官员,告诉他有一个邪教正意图通过粮食来传播瘟疫,将活人变成亡灵。而他,即使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不,或者我们有充足的证据,也会毫不迟疑的下达命令,检查全部的粮食,在全境追捕亡灵法师和诅咒教徒,必要时出动军队,无论身份地位如何一律论罪处理,哪怕其中包括自己的上级……现在的洛丹伦,会有这样的人吗?”

    圣骑士如同字面意义上的跳了起来。

    “通过粮食传播瘟疫?!”惊恐之下他甚至没能控制住自己的音量。

    “重点是最后一句。”狄宁强调道。

    “我知道重点,我——”艾伯特心烦意乱的说着,然后突然卡住了,他瞪大眼睛,和狄宁对视着。后者一动不动的回视,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说过。

    “圣光啊,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做?”圣骑士沙哑的说,声音里带着强烈的痛苦,“我的人民!反对自己的手足同胞,反对这个王国!”

    “凡人很好愚弄。”狄宁无动于衷的评价道,“如果你让他们相信,只有你能给他们通过正当手段得不到的东西。比如力量,地位,金钱和永生,那他们连怀疑都不会怀疑一下。再说了,因为一场意外而丧失了活下去的力气的大有人在。”

    如果他的本意有几分安慰的含义在,那就一点作用都没起。艾伯特坐了下来,双臂抱着头,脸埋在膝盖上。

    狄宁微微的叹了口气。然后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圣骑士猛地抬起头来,恼怒的看向他。就像竖起了刺的刺猬,随时准备给袭击者来一下狠的。但狄宁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催促。紧接着艾伯特想起了刚刚的对话,他心情复杂了一会儿,缓缓的平和了下来。

    “没有哪个地方官员有这样的权力。”他慢慢的分析给狄宁听,“一个地区的行政官员,驻防军队,圣光教会和当地贵族绝大多数时间是互相分开的,并且他们之间几乎必然有着利益冲突或者私人恩怨,很难统一意见。即使我们有充足的证据,并说服了一方或者两方,在事态真正爆发之前也很难采取行动。而且我们不可能贸然大肆搜捕,反而必须封锁消息,否则会造成民众恐慌,谣言四起,如果他们抓住这个机会进行煽动,最后甚至可能会发展成大规模的暴乱。至于粮食,每年的收获有一部分以赋税的方式上交,由王国储存以备不时之需。而剩下的则在民间自由流通,大批量贩卖和运输通常是商会来进行的。想要说服他们也很麻烦。”

    因为身份的问题,艾伯特不可能只做一个圣光的侍奉者。他未来必然要参与到王国的治理之中,所以对这些基础知识还算了解。

    但狄宁并没有注意这一点。他的声音里充斥着显而易见的失望:“所以,答案是没有。”

    艾伯特也像是被狠狠砸了一下似的。他也感觉到了心灰意冷。但并不是因为无法应对死局,而只是为自己深爱的国家而失望。

    就在他下定了某种决心,然后正要开口的时候,狄宁却把目光投向了外面。

    “没有什么比亲眼见过更具备说服力了。”他自言自语的说。

    艾伯特睁大了眼睛,终于抓到了狄宁的讲述和提问之间的联系,然后出于震惊而把自己的提议彻底抛到了脑后。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又看向外面。

    “你想向他们寻求帮助,是吗?”圣骑士轻声说。

    狄宁立刻看向了他,目光锐利的即使被黑暗遮掩了大半也能够让他微微颤抖。但他很快又挪开了视线。

    反倒是圣骑士安慰起他来:“萨尔和我们经历过同样的事,他会理解的。而霜狼氏族也是——”

    “不只是霜狼氏族。”狄宁打断了他。

    “什么?”

    狄宁依然看着地面。

    “霜狼氏族的人数太少了。他们远远不够。”狄宁咬着牙说,他的声音非常迟缓,几乎每一个单词都会停顿一下,仿佛他不是在说话,而是在一刀又一刀的捅自己一样,“但在外面,收容所里,他们的数量更多…足够多。”

    艾伯特失态的张大了嘴。

    “你疯了!”他叫道。

    但狄宁抬起了头,他的神情又一次变得坚定而冷静,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

    “这很疯狂,是的。”他甚至微微笑了一下,虽然嘲讽居多,“但你觉得萨尔会让他的同胞永远待在收容所里吗?”

    圣骑士张口结舌。

    “你知道答案是不会。”狄宁看着他,平静的说,“那么与其让他们进行武力反抗,不如由我们从中调解,好降低冲突的激烈程度。何况王国早就因为收容所的开支不堪重负了,趁机会摆脱掉这个负担不是也挺好的吗?另一方面,即使兽人发起袭击,诅咒教徒起先也会认为这是无目的的意外,即使当他们有所警觉以后,也不可能马上渗透到部落之中,或者说不会那么严重。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计划,但我们却有可能知道他们的。”

    陈述完理由之后,他很有耐心的等待着艾伯特的回应。

    圣骑士沉默了很久,才艰难的开口:“你这……简直就是叛国……”

    “但却是为了拯救她。”狄宁平静的回答。

    他的心脏也在一阵阵疼痛中抽搐,甚至比艾伯特所经历的更强烈。对于联盟的热爱和荣耀越强烈,他为这个近似于背叛的决定所承受的痛苦就越深。如果有可能他宁愿彻底的毁灭部落,但现在他却必须将这个敌人亲手扶植起来。如果他一步走错,洛丹伦没有覆灭在亡灵天灾之下,而是再一次毁在兽人手中,狄宁不敢想象那样的结果。

    但是时间,他们现在需要时间。他不可能再等待下去,按部就班的说服洛丹伦北部每一个地区的掌权者,他清楚这比什么都要徒劳。而且诅咒教徒已经渗透到了王国的每一个角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敌是友,也不知道对方是否对他们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他需要力量,需要一支军队,无论这要付出什么代价。既然部落的重生无可避免,他只能选择对自己有利的那个方向。

    萨尔已经向他证明了兽人之中优秀的那部分,看起来就和人类中那些高尚的人一样值得信赖。狄宁不相信所有的兽人都有这样的品质,但萨尔是能够管住他们的那个人,起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他能。这就足够他冒险了。

    不论如何,死亡是生者的大敌。

    艾伯特凝视着他。而狄宁坚定的回视着。他们就这么僵持着,直到一方选择了退让。

    “我应该现在就宰了你的。”圣骑士转过头,用一种自暴自弃的声调说道,“如果我不是——”

    他刹住了话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一定会为这个后悔的,向圣光发誓我一定会。但是……唉……去和萨尔谈谈吧,我们。”

    狄宁微笑了起来。

    “谢谢你,兄弟。”他诚恳的说道。

    艾伯特转过头怒视着他:“别高兴的太早。”他警告道,“如果出了什么岔子,我们就算上五六次的绞刑架还死有余辜。”

    “但我觉得一条绳索和五六条的差别不算很大。”说不定还能多撑一会儿。

    圣骑士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率先走了出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洛丹伦之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洛丹伦之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洛丹伦之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