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地牢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洛丹伦之辉正文 第五十章 地牢
    奈克里尽可能的向他们提供了所知的信息,但他很少过问顾客的事情,所以对此知道的也不多。狄宁对此表示理解——如果他太过多管闲事,诅咒教徒不会让他安稳的待在这个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的位置上。在这之前他还怀疑过对方大概是诅咒教派的一员,当然,不是更好。

    从奈克里那里,狄宁得知了他们交易的地点,一家没什么生意的诊所。在疑难疾病的问题上,南海镇的镇民们更加信赖牧师和药剂师的本领,而拿着刀子在你的肚子上比划的医生就很难被信任了。

    但这对想要干点什么不能被卫兵发现的事的人来说就再好不过。当狄宁和艾伯特赶到这里的时候天色刚刚擦黑,外面的街道上依旧人来人往,但这条小巷里连半个人都没有。脚下的土路没有任何明显的行人的痕迹。狄宁从旁边挑出几根沾血的茅草,这才确定他们没有找错地方。

    他分明记得奈克里的手下前天还往这里送过货。但却连一条车辙印都找不到。狄宁仔细的看了看地面,确定有人为了掩盖什么而刻意的打扫过。

    而小巷的尽头就是他们要找的那间诊所。安静破败的像是早就被废弃了一样,完全看不到有人活动的踪迹。

    “我本来以为做好的心理准备不会白费呢。”艾伯特说,“但这种地方…谁会相信这是入室盗窃的目标?”

    狄宁推了一下那扇门,但门纹丝不动,于是他加了几分力气,几乎是把它从门框上卸了下来。于是有点歪斜的木门一边吵闹的吱嘎着一边向后打开,露出一间漆黑的屋子。他眯起眼睛适应了一会儿光线的反差,然后才看清楚里面杂乱无章的景象。

    摇摇欲坠的药剂瓶一直堆到了天花板,手术器具和沾血的斧子一起丢在手术台上,绷带散落了一地。新鲜的器官被泡在半人高的玻璃瓶里,地板上保鲜用的炼金法阵微微闪烁着光。正对着门口的墙上钉着一个风干的人头,黑洞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们。

    艾伯特不动声色的往狄宁背后躲了躲。

    狄宁环顾了一圈,没找到面具,獠牙和巫毒娃娃一类的东西,这才确定自己不是踏进了哪个巨魔巫医的房子。同时他也肯定了“生意不好”只是那个商人的委婉说法。

    哪个平民要是在看清楚这宛如杀人狂魔老巢一般的景象之后没有在二十秒内尖叫着逃出去,那他的胆量就足够征召入伍去对付幽暗城的被遗忘者炼金师了。那地方和这里基本没差。

    “南海镇的卫兵到底是怎么放过这个地方的?”艾伯特小声的说道,“要是在王城,他们两天之内就会因为这些违禁物品而被投进大牢。”

    狄宁耸了耸肩,径直往里走去。碍于地板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太多,他就果断放弃了保持安静的想法,转而寻求平衡。艾伯特对他不论遇到什么都统统一脚踹开的行为略有微词,但他走在后面也无法阻止。他们叮叮当当的穿过了房间,找到了下一扇门。

    当狄宁推开这扇门的时候,一道暗绿色的光芒猛地射了过来。艾伯特反应迅速的上前用圣光挡下了这一击。狄宁立刻把自己从闪避的姿势中扯回来摆正,远离旁边沾满灰尘和可疑油渍的墙壁。这时黑暗中传来了细微的响动,于是他拔出剑,替空间狭窄而施展不开战锤的圣骑士砍翻了那几个扑上来的惨白骨架。

    “现在我可以确认这里有我们想要找的东西了。”他评价道。

    艾伯特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所以其实你之前并不确定?”

    “是啊。”狄宁满不在乎的说,“对这段非法入侵的经历满意吗?”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要这么着急。太冒险了不是吗?”

    “着急。”狄宁哼笑了一声,跨过那几具骨头架子向屋内走去,顺便一剑破坏掉了什么机关,几根很明显是涂了毒药的箭矢擦过他的肩膀射进了门板里,“如果不是因为——来点光——如果不是因为该死的元素之灵害得我在那破山洞里躺了整整一个月,我大可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的把这地方的老鼠们揪出来,再去斯坦索姆玩一场大的。”他停顿了一下,折回来敲了敲某块墙板,侧耳听了听,然后开始动手拆它,“然而现在,即使我百分之百的确定这条线索上牵着一条大鱼,我也得准备着可能在抓住他的前一天匆匆忙忙的离开这个地方。”

    “因为就算你再想两头兼顾——”他扯下那块墙板丢在地上,盯着后面一路向下的暗道,“也得知道什么才是更重要的。”

    北方的那座城市,和它即将起到的作用,才是诅咒教派的核心计划所在。这个王国命运的转折点——同时也是他自己的——正是在那里分出胜负。就算是放弃这边唾手可得的成果,他也要为斯坦索姆之行留出足够的时间来。

    当然,狄宁如此肆无忌惮的原因还有一点。这里是城镇内部,领主的军队都驻扎在此地。即使这次闯入惊动了隐藏在这里的诅咒教徒们,只要让他们逃到街道上,那么对手就只有两个选择:追击,然后暴露引发围剿;不追击,让他们安然逃掉,转移自身并毁灭痕迹。无论哪种情况都是他占据上风。

    在大型城市,诅咒教徒可以依靠事先布置的关系隐瞒真相,封锁消息,但在这样的小镇,即使是领主本身也难以阻止飞速传播的流言。如果只是涉及到个人的事件,民众会因为畏惧而闭口不言,但如果直面吃人的怪物,而非夜里诡秘遥远的传言,那么安全受到威胁的民众绝不会再忍耐了。

    他矮身钻进通道,艾伯特反手关上那扇钉满了箭矢的木门,紧跟其后。圣光柔和的光芒照亮了明显经过多次修缮的通道,狄宁盯着被蹭到光滑的墙壁和脚下沾染着血迹的泥土,沿着陡峭的坡度平稳向下。尽头则是不算高的竖井,他略过梯子直接跳了进去。

    不出预料的,这里是地牢和实验室。

    并且有守卫。

    狄宁抓紧时间发出一声战吼提醒搭档敌人的存在,同时抬手稳稳架住迎面而来的战斧,手腕一滑就轻巧的将对方捅了个对穿。拨开借着惯性迎面倒来的武器,另一只手则突刺穿过了下一个对手的防御,直刺咽喉。此时背后原本柔和的圣光瞬间暴涨到耀眼的地步,狄宁侧身让过,战锤就狠狠击中了一个倒霉鬼的下巴,把他打飞到了房间的另一头。

    地牢狭窄的过道对于并肩作战而言有些施展不开。狄宁索性压低双剑发起冲锋,和敌人擦肩而过然后转过身来。把亡灵驱赶到了前头的守卫们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破了阵线。难得遇上不是亡灵的敌人,用不着躲避那腥臭的黑血,战士略带兴高采烈的活动起了筋骨。钢铁风暴瞬间席卷了半边过道,迎面相抗的守卫转眼间就被切得七七八八鲜血飞溅,直到艾伯特喊了声留个活口,狄宁才收了手,顶着搭档谴责的目光若无其事的打量起了周围。

    “咦,这里还有个活的?”

    他指的自然不是被刻意留下来的那个诅咒教徒,后者已经瘫软在了地上明显连跑都不会了。而是被尸体和亡灵生物占据了大半的各个牢房中间还有个活人,从装束上来看家境优渥。此时这个年轻人显然是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猛地扑到了栏杆上:“你们是来救我的?”

    “不是。”狄宁直截了当的回答。

    艾伯特哀叹一声,无可奈何的走过来试图挽救一番。但当他和那个年轻贵族看到彼此之后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异口同声的说:“是你?”

    狄宁顿时眯起了眼睛。

    “认识?”

    艾伯特的表情有些复杂,并没有马上开口。余光瞥到年轻贵族想要抢先说话,狄宁粗暴的拿剑柄敲了一下栅栏示意他闭嘴。他讨厌意外因素,更讨厌意外因素是自己搭档的同情心。

    “他叫科沃尔·泰斯特。”艾伯特终于说道,“他的父亲就是这里的领主。”

    狄宁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感叹诅咒教徒居然胆大包天招惹上了领主的儿子。直到看到艾伯特脸上的苦笑,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搭档流落至此的原因,脸色和心情都糟糕了起来。

    “把你丢给人贩子的那个杂碎?”他冷森森的说,牙齿都露了出来。

    “不,等等!”眼看狄宁大有把他丢在这里自生自灭的意思,科沃尔连忙为自己辩解,“那件事不是我干的,是我爸!我根本都不知道这件事!”

    狄宁嗤笑了一声。

    “对我而言这毫无区别,还是说你为了从这儿逃出去而打算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怎么可能!”贵族少爷简直要跳脚了,甚至没有思考自己的处境就咆哮起来。

    “好了,搭档。”艾伯特叹着气拨开还打算继续招惹对方的狄宁,谨慎的没有称呼他的名字,“我们说好了不是吗?这件事已经不是重点了。”

    狄宁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抱怨道:“你的脾气未免太好了,搭档。”

    艾伯特并不打算向他指出自己之所以会显得性格温和,完全是因为狄宁远比他更暴躁而且更直率的缘故。往往当他还在教条和礼仪的约束下左右为难的时候,狄宁就已经恶言相向或者直接大打出手了。这种时候他除了劝阻以外就只有……等自己消气了再劝阻?

    本性正直的圣骑士感觉自己似乎是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但他的确已经决定了放下过去的事,而将对方丢下不管也不是他能够做出来的选择。所以艾伯特只能指着那个差不多要被遗忘了的诅咒教徒提醒道:“抓紧时间办正事吧,搭档。然后我们就得离开这里了——会带上你的,泰斯特。”

    科沃尔看起来还想说什么,但在狄宁阴郁的目光扫过来之后就乖乖闭嘴了。艾伯特不由得庆幸起自己的搭档总是有着足够的威慑力来提醒他人做出明智的选择,尤其是那些不习惯使用大脑的人。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洛丹伦之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洛丹伦之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洛丹伦之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