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姜微,你知道我喜欢你哪一点?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正文 第二章 姜微,你知道我喜欢你哪一点?
(租小说http://www.zuxiaoshuo.com)    大学再次和姜微的相遇已经是军训的第三天,我旁边一哥们对我说隔壁队列的一个漂亮小妞老是偷看他,让我帮他把把关。我看着他那满脸的青春美丽疙瘩豆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心,但是还是朝他指的方向看去,却看到了满面笑容的姜微,其实我是知道的,我和姜微其实是一个学院的,我冲她点了点头。

    大学的军训说实话永远是枯燥和乏味的,那些部队上的教官不会放过我们这些刚刚冲过高考独木桥的幸运儿,于是立正稍息朝右看齐是我们大学上的第一堂课,而九月的骄阳却是给我们准备的颜色。军训训练的间隙则是休息和拉歌时间,这时候农村的孩子和城市的孩子素质的不同才能够体现出来,因为城市孩子都会大大方方地上台唱一首歌介绍一下自己,而农村的孩子几乎都是下面安静的聆听者。我偷偷地观察到姜微在他们队列就属于活跃的水分子,我则属于永远寂静的聆听者。

    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在我和姜微之间,一次休息的间隙,姜微貌似有意无意地坐到我旁边,想和我聊聊天,我那天不知道是被太阳紫外线晒坏了神经还是喝凉水的时候上了脑,那天我突然就对着坐我旁边的姜微就来了一句:“姜微,其实我有一点喜欢你”我看到姜微的脸迅速的变红,甚至裸露的皮肤都开始泛红了。

    “哪一点?”

    “离我远一点。”我轻轻地说道。事情的后果则是我被姜微狠狠地踢了两脚。

    军训的最后一天,我鼓足勇气地走上前台唱了一首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我承认那天我有些超长发挥,可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姜微直接从他们队列里跑过来,拿了一瓶矿泉水给我。我在众人诡异的目光里,瞬间变得面红耳赤,姜微终于还是报了一箭之仇。两个方阵的教官则带头起哄。城市女孩的心思也许是我永远也猜不透的,姜微就是这样性格的女孩子,当然这是我第一次见识。

    我和姜微共同的辅导员也是一个城市女孩,她名字叫丁晓,大学之于高中除了校园面积变大之外,还是有一些变化的,比方说我大学的班主任四年的时间我见过他的时间屈指可数,但是大学还有一个辅导员的角色,我的辅导员就是丁晓,她也是姜微班级的辅导员,因为我们第一次同学见面会,也就是班会是在一起开的。我第一次见到丁晓,最大的感受是你不是应该在T台,为什么是在讲台,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原来学校的辅导员也是学生。

    大学第一次班会的内容我早忘记了,我只记得丁晓是大学第一个给我鼓励的人,因为我自我介绍时,在黑板上留下名字的时候,她说这个男同学写的字很好啊,改天可以教教我写字。我羞涩地连头也没敢回。姜微那天也上去写下了她的名字,不知是有意无意的,她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几乎就排列在一起。对了,忘了和大家说,我叫江海,很多人问我是不是有个哥哥叫江湖,可惜没有。

    我真正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我和姜微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就相互地遇到,有时是在院系公共的基础课堂上,有时是在餐厅里,有时在图书馆。我心里对于姜微总是有些期待,却又害怕和她碰到,不过有好几回姜微都大方地坐到我旁边的座位上去,但是却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不过我们交流的次数也寥寥无几。姜微其实挺优秀的,在入学不久之后就被推举为他们班级的团支书,而且参加了学生会。我则还是平静安稳地混日子,同班级的同学认识我的都不是很多。

    2003年的元旦是我迄今为止印象最深的一次,每个班级在那一天都举行文艺联谊晚会,我们班级和丁晓的班级,还有姜微的班级占下了学校D区的一个大教室,提前一下午把教室打扮得花枝招展,丁晓班级的男生还不知道从哪里鼓捣来了一套KTV的设备,两个高高的立式音响竖在那里,我原本不想参与这种活动的,但是我知道了姜微是这个晚会的主持人,到时候还会有一个古典孔雀舞表演。我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是心里却万分的期待姜微的演出。

    我们年轻的时候对爱情的表现形式不尽相同,也许小学时爱挑动你马尾辫的那个男孩,其实是喜欢你的男孩。也许初中时喜欢在你面前摆酷的男生也是故意给你看的,也许高中时为了能同你一起上同一所大学而发奋努力的人,你却没看出来。可是我知道,我只是在角落里默默地观察姜微。

    晚会开始的时候,姜微就盛装地站在舞台上,大大方方地主持,从她老练的风格可以看出,她不是第一次占据这样的舞台了。那一晚的灯光就好像只是为她而亮,从头到尾我都没记住其他人表演的什么。晚会的高潮还是来临了,当姜微一身霓裳羽衣出场时,在容下200多人的厅堂里,我竟然能静得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甚至不舍得眨一下眼睛,许多年后我在丽江也看过别人跳同样的孔雀舞,比那晚更华丽的服饰,更专业的动作,更和谐的配乐,却怎么也不上那晚的姜微夺目和璀璨。我不知道姜微有没有看到我,因为我如同往常一样坐在教室的角落里,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原本平凡的我和这样的舞台几乎没有什么关系,我班的班干部在统计表演节目单的到时候甚至压根没问过我。

    我来这个城市几个月了,我也甘于作为这样的角色,尽管我承认我有一颗狂野的心。

    我平静的观察者的身份,随着晚会上一个叫做击鼓传花的互动游戏而戛然而止,因为当舞台上的灯光照射到我的脸上时,我才发现我面前的桌子上不知何时摆着一个黑板擦。这就说明我要走上舞台表演一个节目。射灯的灯光投到我的眼睛里,并没有给我带来希望,反而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就像偷看女孩子洗澡的偷窥狂被抓了现行一样。我看到姜微看到我也是面露惊讶的表情,因为之前,我曾经和她说过今晚我要去上自习的。可是却在墙角看到了我。

    “不好意思,师哥,我想借用一下你的吉他”我不好意思的像那位怀抱装范利器的师哥问道。

    “吉,吉他吗?可以,不过你会弹吗”

    “会”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安静地坐在讲台的中央,调整着吉他音,这时候一个话筒递到了我的嘴边,我顺着白皙的手臂看到了一脸熟悉笑容的姜微。

    模范情书

    ——高晓松

    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棵橡树

    我是你初次流泪时手边的书

    我是你春夜注视的那段蜡烛

    我是你秋天穿上的楚楚衣服

    我要你打开你挂在夏日的窗

    我要你牵我的手在午后徜徉

    我要你注视我注视你的目光

    然后默默告诉我初恋多忧伤

    这城市已摊开他孤独的地图

    我怎么能找到你等我的地方

    我像每个恋爱的孩子一样

    在大街上琴弦上寂寞成长

    那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夜晚,当每一句歌词从我的喉咙唱出,当每一个悦耳的音符都从我指尖发出,我好似回到了那年夏天,哭泣的学琴少年静静地站在烈日下。当我享受台下热烈掌声的时候,我第一次知道了,我原来也有比城市孩子优秀的地方。几乎之后每年的元旦,我都会想起2003年我扮猪吃老虎的那个夜晚。

    那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问我姜微是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则一概否认,我的单方面声明却并不影响姜微对我的热情,宿舍的传呼机,电话,甚者她有时就直接在阳台下叫我名字。

    偶尔的,我也会同姜微去食堂吃饭,去图书馆看书。每当同学碰见我时,就会笑得一脸暧昧,甚至有男生会偷偷地冲我竖起大拇指。我有时也会思考我和姜微的关系,严格地说,我更喜欢文静些的女孩子,最好是古书里那种步不盈寸,行不动尘的,至于形象应该是灌篮高手上赤木晴子那样的女孩子,柔柔弱弱地坐在夕阳里翻看诗集的那种。当然这只是我想疏远姜微的一种借口,真实的是心理障碍。

    我们相处几回之后,我就知道了,我们并不是一路人。我一年的生活费,还抵不过她那脚上几双运动鞋,她所讲得那些肯德基,麦当劳,还有什么圣代,我统统地一无所知。我和她在一起总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感。她拿得是最新款的手机,穿着NIKE,而我没有手机,我脚上倒是永远穿着一双黑色的双星。

    不知不觉,时光如梭中我大学生涯的第一学期已经接近尾声了,而我面临的问题则是我进入大学后的第一次期末考试。尽管这半年我已经努力地尽量每堂课都到了教室点到,可是等我意识到考试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头脑里还是空空如也。更匪夷所思的是,我突然发现,我那些原来吊儿郎当的室友们也迅速地转换形态变为学霸一族,真是不去参演变形金刚都太可惜了。

    姜微经常以上自习的名义来找我,当我愁眉不展地翻看着崭新的《经济史》时,她总会适时地剥给我一颗话梅糖,然后鼓励我说:“不要着急,大学课程其实都是贝多芬的。”此时的我无暇顾及糖块的酸甜,只是口中念念有词:“恩格尔系数是根据……”像极了入定的高僧。

    好在大一的课程并不是很多,我在考试前几天突击阅读完了本学期的所有课本,然后惴惴不安地参加了大学第一次的考试。很多年后,我也曾经重新思考过大学到底教会了我什么,或者说课本教会了我什么,我却发现大学什么也没有教会我。大学又什么都教会我了,这个就像我和姜微那段时间的爱情一样吧。

    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我和姜微的关系更多的像是哥们,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其他人,我也习惯了这种有人陪伴的日子。我们像情侣一样形影不离,却从没有做过情侣该干的事情。

    期末考试考完的时候,我俩考得都不错,心情也不错,因此坐在一起吃饭。姜微吃饭的时候突然说:“江海,我不准备回家过年了,我去你家吧?”我当时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噎死。我不知道姜微看到我家破败的院子时,会是什么反应。半年的相处,我也陆陆续续地知道了姜微的一些情况。她父母都是公务员,貌似职位不低的那种。而我的爸妈,都是农民,老实巴交的那种。农闲时爸爸会到城里干装卸工,我记得上大学临走的那个夜晚,我妈曾经一再叮嘱我一定要好好上学,珍惜机会,爸爸妈妈没本事,干的都是拿着人肉换猪肉的活,你不能辜负了我们的期望。

    其实我和姜微的爱情只是隔着一层纸了,还是薄薄的那种,可是想来想去,我还是没什么勇气接受这份爱情,那时的我认为太过于奢侈。

    大一学年的寒假过得极是无趣,没有姜微的陪伴,生活老是缺少点味道。我渐渐地有点怀念起姜微的聒噪。可现实是,我贫穷的家里甚至连个电话都安不起。只是过年除夕的时候,我厚着脸皮借邻居的话机给她打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姜微兴奋地在那头又笑又哭地骂我良心让狗吃了,现在才打电话。我憨厚地在挂断电话时,分明听到了她说了一句:“江海,我想你了”我心里默默地说:“姜微,我也想你了。”

    一过完年,我就在老母“养儿不如养狗”的骂声里踏上了回校之路,我和姜微的第一次争吵也在放假后第一次见面迸发了,事情的起因却是,姜微说要送我一件礼物,我看着好久不见的姜微心情激动地拆开了那个精美的盒子,看到那部崭新的诺基亚的时候。我并没有姜微想象中的喜悦,我选择了拒绝,因为我那脆弱的自尊心就像一块透明的玻璃,容不得半点打击。可是当我转身的一瞬,我却听到了背后传来姜微的哭泣,就如同半年前在车站偶遇时一样,我的心软了下来,我回身第一次拥抱了姜微。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