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低头需要勇气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正文 第五章 低头需要勇气
(租小说http://www.zuxiaoshuo.com)    大二一开学,我就加入了学生会,哲人说:“没有参加过学生会的大学生活是残缺的”你要问我是哪个哲人说的,我会和你说是再抠脚丫的小光。因为他的足迹遍布学生会和各大社团。当然姜微在大一的时候就进入了学生会。我幸运的入会申请被通过,一下子进入了学校的秘书处工作。其实也没有那么幸运的,因为是我的辅导员丁晓介绍的。以前闲惯了了的我,突然感觉生活一下变得忙碌起来,因为我需要帮领导写演讲稿和整理资料,还要梳理各个班级的活动安排。但是实事求是讲这些活动的参与,让我更加自信了起来。闲下来的时间,我和姜微几乎每天都腻在了一起,一起自习,一起看书。那时候的时光总是平淡的,确实弥足珍贵得,大二是我最逍遥的时刻,因为少年不知愁滋味。我那时候过的还是很困难,好在我在校外还兼职了一份不错的家教工作,就是在一家琴行教民谣吉他。很多人会奇怪我这样一个穷娃子,为什么会弹吉他,包括姜微。最开始的时候,我都会和她玩笑说,我天赋异禀,看了一眼就学会了。

    姜微会迟迟地笑着走到我身边,熟练地扭住我的耳朵,然后说:“天赋异禀是吧?天赋一饼是吧?”在我的耳朵做了高难度的转体360之后,我只好说:“我错了,我不是天赋异禀,是天资聪颖。”当然那都是玩笑话。我学吉他是有启蒙老师的。那就是我邻居家的儿子,一个大我几岁,和我一样走出农门的大学生,那时候每个暑假的时候他都会背着把吉他回家。我和其他小孩一样都会好奇地去看那个能发声的破盒子。他对我们还是很宽容的,有时甚至会允许我们用手拨弄那钢丝琴弦。我那时候特别享受手指轻抚琴弦发出的脆生生的声音。他会在旁边看着我们傻笑。有一次黄昏的时候,他带着吉他和我们一起去河边。我们都跳到河里去游泳,他则在树下弹了一曲老狼的《恋恋风尘》,落日透过空气照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然后他整个就像镶了一层金边,清脆的琴音和质朴的声音,让我听的如痴如醉。我上岸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拜他为师。他则让我去给他偷偷地买一盒将军烟。我想了半天说,我没钱,我爸的烟叶怎么样。他嘴角露出调皮的笑说,不行,我就喜欢抽将军。

    事情的最后其实是他没有要我的烟,但是还是决定收我为徒,应该是我们。我们每天都牵着羊来到河边,然后他会给我们讲解哪个音符是1,哪个音符是2,还有那个是D和铉,哪个是C和铉。其实还没有等他讲到F和铉的按法,学琴的已经只剩下我一根独苗了。我也成了他的关门弟子。那个夏天等他要开学的时候,我对他恋恋不舍,应该是对他的琴恋恋不舍。可是他还是带着他的宝贝去上大学了。我只有努力的在头脑里想象和复习他教我的。其实那时候我已经能够简单地弹奏《小星星》之类的歌曲了。剩下的日子里,我期盼着他冬天会回来带着他的吉他。没琴练习的时候,我甚至抱着一把笤帚,在那里练习扫弦。终于冬天来临了,他回来了,但是却嫌麻烦,并没有带回吉他。我当时眼泪就流了出来。而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夏天曾经陪我练过吉他。我那时候每次看到电视上他们的吉他时,眼睛都会瞪得很大。

    过完年后的夏天,我顺利地考上了县城里的高中,每次坐车回家的时候都会路过一个琴行,我会眼巴巴地盯着大玻璃窗里面的吉他,一直到脖子扭得生疼才会转回头来。曾经也在周末偷偷地进去过一次,可是等老板热情的过来招待的时候,我却吓得跟见到猎人的兔子一样跑远了。

    我最后用了一年的早饭钱终于凑够了一把吉他钱,我的第一把吉他是把黑色的39寸民谣,我亲切地称之为小黑。高二那年的夏天我几乎所有的时间沉浸在里面,手指头上磨出了厚厚的茧子。我的琴艺也突飞猛进,到了高三的时候,已经熟练的可以SOLO和滑品了。而对于我买吉他这件事,家里始终是不知道的。直到我的班主任查宿舍时,在我床底搜了出来,要替我保管。我则执拗地选择不,我记得小黑破灭得那天的色彩,是父亲阴沉的脸,我被耳光扇得通红肿痛的脸,班主任茫然失措的脸,当然还有办公室满地的黑色碎片。我的班主任和我爸爸联手扼杀了我的吉他梦想。用他们认为对的方式,让我“迷途返航”直面人生的高考。

    当然多年之后,我还曾经在家乡碰到当初教我吉他的邻居,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文艺范,我都怀疑现在大腹便便的他能不能手拿吉他。当然对于教过我吉他这件事,他也从来没有再提。

    我现在很怀念那个偷偷学琴的少年,在别人都睡觉了的深夜,还会背吉他到操场上,欢快的拨动一下琴弦。那时候的自己是如此的怅然。

    我那时在学校的操场上静静的给姜微讲了这个故事,等我讲完时,她却情不自禁的伏在我肩头大声的哭泣。我也想起我失去小黑的那个夜晚,趴在被窝里,哭得一塌糊涂。姜微也和我讲述过她的童年,她生活在无数的舞蹈培训,书法培训,钢琴培训里,每个周末的时光都会被父母安排得满满的,每回都会委屈的想哭。这就是环境的不同,我在踏进城市的那一步就攥紧了拳头跟自己说,一定要在城市立足,一定要将来让我的孩子享受最好的培养和教育。这可能也是后来为什么我如此执着于去北京的原因吧。

    话说回来,我能找到在校外琴行当老师的工作,非常的偶然,我和姜微正好出去的时候碰到了学校附近的琴行贴了个招聘简章。我还在犹豫要不要试试的时候,姜微就拖着我进去了。琴行的老板是一个留着马尾辫的年轻人,简单地聊了几句,然后拿出来一把琴,让我随便试试弹一曲。我记得我当时是弹得难度并不是很大的罗大佑的《你的样子》,当然还示范了几次和铉地变换。在我面试的时候,姜微则耐心的在店里那些吉他间来回地巡视,感觉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主人一样。我感觉自己弹得还可以,而且时间上也真好能满足。但是临离开时,店老板并没有说让我直接过来,而是留下了我的电话号码,让我回去等通知。我问姜微:“是不是我表现得不好啊?”姜微拉着我的手说:“很好啊,放心吧,我们应该再耐心地等等啊。”

    很快我回到了平凡的大学生活,可是我一直没有收到那家琴行的老板电话,直到两周后的周末,琴行给我打来电话,说是让我去试讲一下。我没有和姜微说,我怕失败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试讲经历其实很简单,正好有一群报名的学生,然后我给他们讲解一下吉他的功能和指法。当我看到教室里坐着得那十几个小孩时,头皮有些发麻,但是很快的我放佛从他们眼睛里看到了那个当年站在水里渴望的我。因为来之前,我以前做了很充足的准备,所以讲得侃侃而来。当时正好有学生家长问道,练习吉他有什么好处。我则说道,弹吉他不仅可以提高音乐素养,其实还可以锻炼身体,因为吉他的演奏需要左右手协调好,所以可以锻炼手指的协调能力和左右脑的平衡能力,同时增加手指的协调性。再说小孩想有一技之长,如果学钢琴的话,学费高,周期长。学吉他则简单易学,将来还便于发挥。我看到琴行老板和学生家长都忍不住的点头,我看到那群比吉他高不了多少的小孩,于是便童心大发的给他们弹了一曲小叮当主题曲和红白机《魂斗罗》的旋律,他们看到我手指熟练的在琴弦上滑动,我想肯定是感觉炫酷了。

    就这样我人生里的第一次面试顺利通过。我幸运的在周末的时候成为了一名吉他老师。每个周末我都会到琴行里轮流的时间段教学生吉他。可能因为做着我喜爱的工作的缘故。每个周末,我都感受很充实,而我每回都会给那些学生布置下踏实的练习任务,逐渐的他们就和我成了好朋友。姜微周末有空的时候,也会来看看我。而不论什么时候来,那群学琴的小王八蛋都会调皮的停下练习的时间,然后齐声说:“师娘好,欢迎师娘!”刚开始,我还一脸的不好意思,我看到姜微却是一脸的幸福模样。

    姜微偶尔地也会在琴行里弹一下电子琴,有几回弹得教琴的专业老师都赞不绝口。他们不知道姜微在文化宫练习了整整五年的钢琴,家里二楼摆着一台大大的钢琴。当然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我过生日的那天,宿舍的兄弟们要求我请客吃饭,其实我知道他们是开玩笑的,我们都是AA制的,尽管我当时手头紧张,但是我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午的时候,我给姜微发了条短信说晚上宿舍的要和我吃饭,你来不?姜微回了一条,晚上我有事,我不去了。我心里一阵凄凉,尽管有心理准备有可能姜微会忘记掉我的生日,但是真是记不起来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种压抑不住的失落感。于是我回了一条好吧。

    晚上的时候,我和宿舍的他们三个来到了东北快餐,还是老流程,点菜,上酒。因为姜微的缘故,我其实有些闷闷不乐。偏偏裴然文宇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怎么不高兴啊,大寿星,你家姜微呢?你俩不是号称狗皮膏药二人组吗?哈哈”我无奈的摇摇头,“她说晚上有事,今天不来了。”小光这时起身接了一个电话,我听到在那边一遍遍的答应:“行,行,行,您放心,没事的。”挂断电话一脸欠扁的表情说:“兄弟,有点事,紧急处理,十万火急,你们把鲶鱼锅里的饼子吃了,把鲶鱼给我留着啊,我速去速回。”说完,捡起盘子里的一颗花生米扔嘴里就骑上他的宝马自行车飞驰而去。对了,忘了说了,小光是我们宿舍第一个有车族,尽管是两个轮的,但是也是宝马配色的。那段时间他代理了一款打电话超便宜的电话卡,就是回拨通,便宜就有便宜的好处,便宜也有便宜的坏处,就是老没信号,没信号之后需要重新绑定,于是他本着为人民服务到死的经营理念,为了给客户全方位地排忧解难,便斥巨资50块钱从一大四毕业生手里买来的这个除了铃铛不响哪都响的宝马。

    他离开后,场面有些尴尬,因为我和裴然几乎从来不主动说话,文宇只好一遍遍得催我们喝酒。也许当时我的想法就是我的20岁生日就是在无聊和郁闷中度过了,当然比以前在家里老妈的一碗荷包蛋面奢侈很多。可是最喜欢的人竟然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天大的讽刺,我拿起酒杯将杯子里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这时候小光却用他那破宝马托着姜微姗姗来迟。人生总会有一些意外惊喜的,姜微一下车就对我说:“生日快乐,江海,送给你的。”我看到她肩上背着一把吉他包,我欣喜地打开,是一把41寸的缺角民谣,原木色的琴身,还有玫瑰色的护板,我看到是我喜欢的老牌子“红棉”!要不是他们这群人在这里围着,我真想上去狠狠的地亲她一下。文宇这时候则开始调侃小光:“就你这破骑车技术和破车,你敢让姜微坐你车来啊,姜微还真是有胆。”小光则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说:“还破车,我这是和贝克汉姆宝马X5一个配色的越野车,你还贫,你有吗?”哈哈,我们被他逗坏了。却看见裴然走进饭店里,不一会拎出个蛋糕来,文宇说:“兄弟们一点心意,主要是姜微的主谋。江海,真羡慕你有这么个女友,将来你们有了孩子我可是坚持当第一干爹的。”他还没说完,姜微已经欺身上前施展开九阴白骨爪。我们都哈哈大笑。

    那是我二十岁的生日,有一群最佳损友,有一个体贴女友,有蜡烛,有蛋糕,还有歌声和笑声。等我们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又是敬酒,我看到裴然再次端起酒杯再次朝向姜微的方向,我竟然有种莫名的紧张。但是最终裴然只是端起酒杯向我说了句:“生日快乐”喝酒的瞬间,我却看到裴然望向姜微的目光,第一次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很快被酒精下肚的烫心冲击走了。

    貌似自我生日之后,我和裴然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而小光则继续着他的通信事业,天天骑着破宝马跑宿舍搞推销。文宇则最近搞得神神秘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闲暇的时候,我经常拿着我的吉他,也就是小黄,到操场上给姜薇弹唱歌曲听。姜薇则不顾我的强烈反对,坚持把我们俩的大头贴照片贴在了小黄的面板上,我好气又好笑的和叶灵解释这样会影响琴箱的发声效果的。叶灵则一俩无所谓的欣赏她的杰作。我抗议多次无效后,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小黄变成了小花。

    这一学期,因为自己进入了学生会,和班级的辅导员丁晓接触的反而多了,如果说姜薇在我心目中是完美情人的话,丁晓在我心里就是完美女神。当然女神的话,就会有女神范,比如,我原本晚上要去图书馆的计划,就被她一个短信征召到了她上自习的教室。我大学以后的自习时光几乎都在这个编号D305的教室里消磨掉了。

    我进去的时候,她正孤零零的在那里看书,方圆3米之内,连个异性的毛都没有,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气场。我看到她向我摆摆手,我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丁师姐,你找我啊”

    “是啊,今晚有事吗?姜薇呢?”

    “姜薇,开会去了”

    “我找你是你们班级的贫困生报名的事情啊,你应该听说了新学期的贫困生每个班级有两个名额。”丁晓看了我一眼,貌似是等待我地表态。

    其实这个事情,我很早就知道了,学校每学期每个班级有两个贫困生助学贷款名额,其实我知道以我的实际情况,是有申请的条件的。可是我内心却又很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写上,不光是男人的自尊还怕别人的议论,但是事实是这学期的学费我确实还没有交齐。虽然我努力的赚钱,可是我还是没能攒够足够的钱。我想到这些,眼圈有些通红,把脑袋低下来了。

    我也知道丁晓其实是好意,但是可怕的男人自尊我还是不想放弃。我后面的时光里头脑一片空白。只记得丁晓给我留在了桌面上有一张贫困生申请表。丁晓,是初入学时少数知道我困难程度的人。等姜薇电话打来问我在哪里时,我才慌乱的将那个纸张叠好,塞进了书包的深处。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犹豫和徘徊,其实应该是丁晓照顾我,提前告知了我和帮我申请了表格。因为大部分同学都是几天之后在班会上才知道的。对于这个,很多同学都嗤之以鼻,可能和我现在的态度一样,但是也有很多同学申请了表格。我这时候突然想起了我喜欢的作家路遥《在苦难的日子里》的一段描写,说是主人公家庭困难,学校老师照顾他,让他帮忙去杀猪,然后煮熟的猪肉可以放开吃。但是主人公却受不了别人的议论纷纷,选择了清高的一口未尝的逃离。这就是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里子和面子的问题。

    终于,我在想了很久之后,拿起笔在那张表格上填写上:“尊敬的老师您好,本人因父亲患有股骨头坏死和肺炎不能劳作。。。。。。”当我写完交给班干部的时候,我就是感觉自己被众人剥光了在拿着放大镜底下观察。

    令我羞耻的还有就是我提交不久,丁晓就给我发来短信,说是会给我争取一个名额,我隐隐的感觉自己有一些暗箱操作的成分。但我也从没想到,就是这样一次简单的申请的后果,会给我的大学生涯档案里添加一条记大过的处分。

    我清晰地记得,当我当选贫困生的通知发出来的那个下午,裴然一脸怒容的走进了宿舍,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了一句:“吃软饭的垃圾”其实尽管我知道,我已经当选,可是我也带着一股莫名的愤怒。我愤怒自己为什么需要提交这个申请,我愤怒为什么我的家庭全部需要一个家庭妇女来供养,我愤怒为什么我努力得赚钱,也赚不够学费。当我的情绪像喷薄的火山一样,需要找一个发泄点时,裴然的这句话,成为了催化剂。

    “你说谁呢?裴然”我从床上坐了起来,质问道。

    “我说谁,你还不清楚啊,你看看你脚上的NIKE,你还贫困生。”我有些郁闷地看了一眼姜薇前几天才给我买的新鞋,有些理屈词穷,其实我的那双双星鞋子实在是没法穿了。

    我只好苍白的辩解道:“这又不是我买的。”而正是这一句话仿佛更让裴然抓住了话柄。他眼含鄙视地说道:“知道你也买不起,吃软饭的软脚虾米。”正是他这一句话让我出离了愤怒,我快速上前想掐住他的脖子,可是裴然也像早就已经怒火蓬勃一样,我两个厮打在一起,小光和文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的人涌进来看热闹。我的怒火以身体为介质却像是蔓延在灌满氧气的空间里。我不明白为什么裴然喜欢和我处处作对,我穷怎么了,你有钱又怎么了,凭什么对我冷嘲热讽。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在挣脱苏杭怀抱得一瞬,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拿起了桌子底下的木凳扔了过去,然后我就看见裴然的脑袋上绽开了血花。

    我曾经无数次的在以后的暗夜里后悔我这一凳子,砸去了我大学生活里的一位挚友,也让我在以后几年里持续的钉在耻辱柱上,当然这还不包括,我档案里那个醒目的记大过的处分。而裴然脑门上的疤痕却注定要陪伴他一辈子。那是我的荷尔蒙爆裂的青春作品,也是他的怨念释放的最好总结。总之稀里糊涂中,我的大二上半学期就这样结束了。

    记得那年地过年,当我重新脱离了城市的校园生活,回到那个贫穷闭塞的小山村,回到那个一贫如洗的家里时,我第一次想到了逃离这两个词。每当宁静的夜里,听到父亲因为股骨头坏死而痛苦呻吟,然后一瘸一拐地起来开灯吃止痛片的时候,我就会痛苦得整夜睡不着觉,我期待着我能早一点成熟,早一点担起生活的担子,而不能让父亲不舍得吃专业药品,而只是大把地吃几分钱一片的止痛片。我在寒夜里蜷缩在破旧的铺盖里冻醒得时候,我会想起学校宿舍温暖的被窝和暖气。当然,我也会经常想起姜微,我俩经常地发短信,之前不舍得打电话,姜微偷偷地给我充了100块的话费,可是我还是宁肯给她每天发长长的短信。我也不喜欢在村里其他人面前摆弄手机,我知道,因为我上学的缘故,家里几乎借遍了村里所有人的钱。我不想在沉重的生活之外,给父母额外的压力,哪怕是一丁点。

    家里的情况,我从来没有对姜微说过,可能我还是想保存那点可怜的自尊吧。在这个闭塞的大山里,我唯一的娱乐就是等待着下雪和在外地打工回来的小伙伴们去捉野兔和山鸡。还有就是围坐在柴火炉旁看书,一遍一遍的看以前的书本,我在看我高三的语文课本时,发现了我在封皮底下写下的食指的《相信未来》。可是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真正的相信未来。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