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丁晓 一路走好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正文 第八章 丁晓 一路走好
(租小说http://www.zuxiaoshuo.com)    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我辞去了我干了两年的琴行工作,因为大三下半学期的课业负担突然大了起来,我们几乎每天都有课,排得满满的。甚至有一堂课还排在了我们都不愿意起床的周末早晨。这样无休无止的日子枯燥且乏味,我和姜微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得如胶似漆。可是晚上的时候,姜微好像报名了一个什么培训班,几乎每天晚上我都是孤家寡人一个。

    当我看到丁晓的时候,她正坐在自习室里发呆,我对于她出现在自习室很是很惊讶的,因为成绩优秀加上能力出众,当然相貌这一块就不用提了,早就被我们学校保研了。

    “师姐,怎么在这里啊?”我过去打招呼说道

    “上自习啊。”

    “你还用上自习吗?不是早就保研了啊?”

    “在宿舍呆着没事,就出来转转。”

    “不会是等男朋友吧,看你这架势。”我放下书包坐在她的旁边说道

    “我哪里有男朋友啊?”丁晓无奈的白了我一眼

    “师姐,你怎么一直没找男朋友呀?”其实这个问题,我琢磨过很多次了,我们宿舍也集体琢磨过很多次了,我们学院的那群牲口估计也嘀咕多少回了,相信学校只要见过丁晓的男牲口都会琢磨。

    “我啊,不知道,可能缘分未到吧。”丁晓眼神里的落寞我用旁光都感受到了。

    其实我们宿舍总结丁晓最终剩下的原因是“高处不胜寒”,想像一下自己有一个学霸女友,这个学霸还有模特的身材,明星的长相,最关键的还长袖善舞得有高人一等的能力。你还敢不敢开口表白,开口表白前要不要先掂量下自己几斤几两。可能全校所有人掂量完之后,都羞愧难当了。

    “丁晓啊,全校众多男生里面,你就没有一个能看上眼的啊,特别优秀的咱不说,和我差不多的也行啊”我打趣道。

    丁晓盯着我看了两眼,然后手指用力左三圈右三圈,我强忍住即将夺目而出的泪花,把胳膊从她的魔爪下挣脱了出来。

    “行,丁晓,峨眉派丁敏是你亲姐吧,够狠毒的你。不说拉倒”我一边揉搓着胳膊一遍说道

    丁晓却向我摆摆手说:“过来,我告诉你个秘密”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但是我也承认我有一颗探秘的心。

    “你看着前面那个男生怎么样?”丁晓有些羞涩的说道

    “哪个啊?大姐,前面除了男的就是女的。”我一边搜寻目标一边问道

    “那个白衬衫”丁晓低着个头说道

    我看到我们前面最前排确实是坐着一个白衬衫的男生。

    “江海,你别老盯着他看啊,要被发现了啊”丁晓紧张的扯了扯我衣服

    “老姐,我们在后面,你以为他真的背后有眼啊?”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恰巧那个男生向后回了一下头,一个斯文的眼睛男。

    “丁晓,这家伙背后还真有眼”

    “什么眼啊?”丁晓好奇的问道

    “屁眼”两个不文雅的字,最后还是没有出来

    “你眼光不错啊,师姐。进展如何啊?”我看到丁晓羞赧的表情,终于明白了,能力再强的女人也是女人。

    “什么啊,我只是每次在这里上自习,都看到他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每次坐在我前面不远处。”

    “男生穿白衬衫确实很亮眼啊,好的,我以后也天天穿着白衬衫。”我打趣道

    每个人都有情窦初开的瞬间,那时候遇到对的人了,就遇到了爱情。爱情被解释的是如此简单。

    以后的日子里,我经常陪着丁晓在这间教室上自习。而那个白衬衫就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好几次我都鼓动丁晓上前去聊几句。丁晓会说:“我都大四了,还掺乎什么啊。”不过静下来的时候,她还是经常性地望向白衬衫。

    那段时间,我和姜微的关系有些复杂,我老是感觉她心事重重的,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样。不过有一样事情我是确定的,就是她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块。因为有好几次,我坐在姜微旁边的时候,她和家里打电话,她妈都直接说:“微微,你不能和那个小子在一起啊。我和你爸都商量过了。”每当这个时候,姜微就会尴尬地看看在旁边的我,我则假装在专心致志的吃饭,其实心里的怨恨早已经沸腾。

    我那段时间在准备英语六级考试,而姜微则是在大二的时候就已经考过了六级。但是让我奇怪地是她还是经常性的拿着一些英语资料在那看。

    “姜微,你6级早过了,你还在看这些资料干什么啊?”我随手翻弄着她手边的资料,看到很多甚至都不是考试用的读物。

    “我不是怕你孤单寂寞吗?”姜微头也不抬的说道

    那时候我除了感觉奇怪意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包括姜微潮红的眼睛。

    大学时代让我最意外的也许就是考证了,每个专业,都有相应的对应证书,像我们会计专业的会计证,外贸专业的跟单证,报关证。当然所有的这些正都不如英语四六级证来的重要,而我们变态的学校竟然将这个和毕业证相关联的,外贸专业的考不过6级不准毕业,外语系更是必须过专业8级。因此每次总会有人为了能顺利的拿到毕业证而孜孜不倦的学习,当然也会有人千方百计的作弊。

    当我坐到丁晓旁边看到她也在看六级考试资料时,我的世界观瞬间扭曲了。

    “学姐,不会吧,你这学霸不会英语六级没过吧。你让我情何以堪啊,我要不要出去放几挂鞭炮庆祝去啊。”

    “滚蛋,别耽误我复习,我早过了。”丁晓一脸得不耐烦

    我被呛了一口,不自在,只好自己掀开词典重新开始学习。我和姜微曾经说过,如果让我一入学的时候,直接考英语 四级,那是so easy。

    因为刚刚经历完高考的我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可现在,我只能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当然,除了我这样被大学上的痛不欲生的悲观派,也有像文宇那样的乐观派。人生的喜感就是一同去教室考试,他考的是上午的四级,我们考的是下午的六级。

    因为考试我准备的还是比较充分的,因此并没有多久的时间,我就将卷子上的有把握的内容答得差不多了。这也是姜微讲给我的考试方法。剩下的内容则是需要我冥思苦想的往上编造内容了,好在感觉这一次的试题感觉比之前的要轻松许多。正因为如此,我在仔细的写完作文后,并没有拿出准备好的最后大招,那就是掷骰子。我重新的看了一遍,发现是实在没有可以改动的地方了。便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提前走出了考场。

    我在走出考场的同时,还捎带着故意地把那个已经跟随我3年的破拖鞋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当然我也会有间歇的发出庄重的:“嗯,嗯!”已增加有效的可信度,什么可信度,就是让考场里正在被鱼肉的牲口感受到监考老师的压力。我的头脑里出现一幅这样的画面,一个刚偷偷翻开单词本要投机取巧的仁兄,在听到我的这声轻咳之后,会紧张的如同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地赶紧将书本重新收好。当然这是我的好的愿想,不排除有胆子小的牲口,会被我销魂的拖鞋啪嗒声,吓出个大小便失禁。

    等我走出考试区的大门时,我看到了正在等待的姜微,我冲过去兴奋的抱起姜微转了一个圈。转圈的时候,我瞄到了门厅柱后面台阶上坐着的一个人很像丁晓。我刚想过去看一下,却被姜微拉着走远了。我使劲扭着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再看到任何人影。难道是眼花了,可是分明是丁晓的身影啊,怎么可能呢?她又不需要考试了。

    当我和姜微去吃完饭,回到宿舍时,却听见小光正在里面大骂特骂,级别都是问候老母级别的。

    “这是哪路神仙惹到我们小光了,考试没考好啊?”我进门就问道。

    “江海,你还知道回来啊,你赶紧给我评评理,太郁闷了,我和你说,今天考试我之前准备充分,最重要的是我顺利地把词典给带了进去。你说我刚展开要大展身手的时候,结果不知哪里的监考傻缺在门外咳嗽个不停,吓得我把书一下掉地上了,被监考老师没收了。”小光一副怒火万丈的模样,我按正说应该表示一下同情,可是他的熊熊怒火反而让我感到口渴难耐。

    我拿起来一杯水就想一饮而尽,就在这时我听到小光继续说:“卧槽,你说他傻逼就傻逼吧,他还穿了个拖鞋,吧嗒吧嗒的。我要知道是哪个监考老师,我肯定去拔他车的气门芯。”我听到这句话,我嘴里的一口水,一点没剩的全喷了出来。

    “江海,你没事吧。至于吗?”小光离我最近,因此他是案发现场的第一直接受害人。

    “没事,太激动了,我只是想和你说,拔气门芯的时候叫上我,我去给你放风。”我心虚地说完这句话后,赶紧跑向了厕所。

    姜微晚上的时候,还是去校外参加什么活动培训,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活动,但是姜微从来不和我说。也不愿意让我去那里等他和接她。我有些无奈,也许女孩子的心事就是如此的难猜。

    当我如平常一样的进入我上自习的教室时,我一眼看到了正在那里学习的白衬衫。但是丁晓却没有坐在熟悉的位置,我联想到今天下午那个背影,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我的心头。我赶紧拿出手机给丁晓发了一条短信。

    “师姐,怎么没来上自习,我在教室呢?”我发出短信后手机一直紧张的攥在手里。

    过了好久,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江海,我出事了。”我情不自禁地看到短息后“啊”了一声。我看到很多人有些不满我的突然发声,纷纷朝我看了过来,我看到那个白衬衫也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我。

    我飞快地走出教室,然后开始给丁晓打电话,结果却是关机。我再次拨打,还是关机。我给姜微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却也是关机。我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去他们宿舍找她。可是当我刚要跑出自习区的时候,却收到了丁晓的短信。

    “江海,我没事,勿挂念。”我看到后,自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瘫坐在了台阶上,我知道丁晓的能力不会有什么问题能难倒她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关心这个比我大一级的师姐,也许是因为刚进校时,第一次的被鼓励来自于她,也许是她无数次的帮助,让我躲过难关。连姜微也从来没有因为丁晓而和我产生意见,因为他知道我们是友谊,不可能是爱情。

    可是,我还是想错了。我为我的疏忽大意让我失去了一个可爱的亲人。

    几天后,当我在学校的3楼图书馆上自习时,收到了丁晓的最后一条短信:“江海,我要走了,勿挂念。”我以为是丁晓毕业准备回家,我就想回一条:“师姐,一路顺风,注意安全,下学期再聚时。”却听到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然后 是下面人群的骚动,稍后,我听到了尖叫声,“有人跳楼了!”

    等我把脑袋从窗外伸出时,我的脑袋一下被狙爆了。因为我看到丁晓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血慢慢的从她闹后面漫了出来。我怀疑是不是我的眼睛看花了,看错了。我甚至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可是尽管地上人的脸已经涂满了鲜血,不能辨认,可是一楼探出去的遮雨台上残留的那双鞋子,我是如此的熟悉,因为丁晓曾经无数次的用这个细细的鞋跟碾压我的脚背。

    “啊。。。。。。”我一边狂喊着一边往下面冲,我的眼泪毫无遮挡的开始往下流,当然我也并没有准备擦去它们。丁晓就这样谜一样的离开了我们。那个大一第一次开班会模特一样阳光靓丽的鲜活生命从学校的7楼选择了一跃而下。当我眼睛血红的回到宿舍时,我连那身沾满了她鲜血的衬衫都没有脱下来就晕倒在床头。

    当我醒来时,姜微站在我的旁边,还有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身穿制服的警察。我第二次被带到了警察局,只不过这次在审讯室门外焦急等待的有丁晓变成了姜微。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那个警察问道

    “丁晓死了”我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标语。警察从烟盒里掏出根烟,做了一个扔的动作的时候,却收了回去。他想起了我是不会抽烟的。

    他的打火机点烟的一瞬,火光照在他脸上,我竟然放佛看到的是丁晓。

    “说吧,你和死者什么关系?”那警察有线的从嘴里突出一个烟圈,。

    “丁晓是我大一大二的辅导员。”我机械的答道,这个警察突然对丁晓下的这个“死者”的定义,让我有些接受不了。我鼻头一酸,眼泪再次哗哗的流了下来。

    “还有没有其他关系了,比如说男女朋友之类的。”

    “没有”我决绝的说道

    “那为什么死者生前的最后一次短信时发给你的。还有为什么她生前手机上有你很多的未接电话。”那警察问道

    “我和她经常在一起上自习。”我淡然道

    “那你有没有了解过她的感情经历啊?”那个警察接着问道

    “没有”这时的我已经感觉大脑被抽空了一样,但是理性还是告诉我,丁晓和白衬衫那一段始终是不值得一提的

    警察还是在不停的观察着我脸部的表情变化,就想即将捕猎的老虎躲在隐蔽处盯着不远处的猎物一样。

    “那你知道不知道,丁晓替考要被处罚这件事呢?”小平头警察不徐不慢的说道。

    “什么,替考,不知道”我的面部表情开始扭曲起来,我终于知道了丁晓想不开的原因,我终于确认了。那天我走出大厅时,坐在门口哭泣的就是丁晓。

    “你真的不知道吗?”小平头,突然提高了音量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木然地回答,但是我想起了丁晓复习英语词典的情景,我早就应该反应过来,知道才对的,如果她早告诉我,我会制止她的,我想,我为什么当时没有多问一句呢,我恼怒地揪起了自己的头发。

    “你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小平头警察看到我的抓狂状,停下了讯问,我只是无奈地摇摇头,便走出了那个我一辈子,再也不想进去的房间,

    等我一出来,姜微就拉住了我的胳膊,然后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我们拥在一起抱头痛哭,就这样一个鲜活的人就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瞬间飘走了,失去了生命。我回去后的好几个夜晚都会梦见丁晓摔在地上,鲜血从脑后漫出的场景,我也看到了那双她常穿的鞋子,挂在平台上,却又好像哒哒哒的朝我走来,我于是满头大汗得醒来。这样的场景在以后的几年里还数次发生在我梦里,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出事的第三天,我几年没见的班主任找到了我,然后在学校附近的小酒馆,我看着菜上来的时候,我和老板要了一瓶半斤的白酒,我看到我们班主任抬了抬手想阻止,但是最后还是无奈地把手放下了。我接过酒得一瞬就拧开了盖子,然后将酒一气喝了一大半。一种烫心得热辣感让我感到些许得舒服。我看到我们的班主任也要了一瓶白酒,不过他没有像我一样,而是倒在了酒杯里,一饮而尽。而此时,桌子上的菜肴,我们都还没动一下筷子。

    “张老师,你找我有事吗?”我眼睛通红地看着班主任

    “就是关于丁晓的事情,我想和你解释一下,不对,应该是学校让我和你解释一下”这个让我三年见了两次的班主任,和人沟通的时候还是带着一副治学得严谨性格。

    我说:“为什么,你能和我说一下丁晓为什么会跳楼吗?前几天还和我好好上自习的大活人转眼就成了脑浆迸裂冷冰冰的死尸。”我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压抑很久的疑问在这一刻爆发。我看到饭店老板进来看了泪流满面的我一眼就关好了门退了出去。

    “江海,你不要激动嘛,我知道丁晓没有了,你很伤心。我也很伤心,她新学期升入研究生班我就是她的导师的。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我愤愤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将酒瓶里剩下的酒喝了一个底朝天然后说道:“你就赶紧和我说,为什么丁晓会跳楼。”

    “她是因为帮同学考六级被人在考场抓到了。”张老师也深深喝了一口酒,我看到他眉头皱了起来。

    “你应该知道咱们学校替考被抓到的处分规定吧”他夹了一口菜到嘴里,问我道。我没有理他,而是喊道:“老板再来一瓶”

    我那一天不知道怎么回去的,但是我醒来后却头脑清晰的知道了丁晓纵身一跃的原因。因为她经不住舍友的挑唆求情最终选择了替同学替考,尽管混过了监考老师查准考证的眼睛,但是等她早早考完,想逃之夭夭的时候,却被走廊里巡考的学监碰到了。巧合的是,这个已经退休的老教授正好认识丁晓,在他的内心里如此优秀的学生怎么会在即将毕业得时候才来考试。最终丁晓的替考事情败露了。

    我不知道这位巡考在知道丁晓因为这件事情已经香消玉殒得时候会不会感到内疚,或者是为自己的刚正不阿反而自豪。但是学校的规定就是英语四六级考试中替考的会开除学籍处理。我想以丁晓平常的为人学校肯定会网开一面的,而我的班主任也是这样说的,本来的处罚决定是取消丁晓的保研资格缓发学位证。可是偏偏当时学校正接受教育部的升级调研,那些中央大员们就住在我们学校,并且对学校的方方面面虎视眈眈却又吹毛求疵。学校无奈只能做开除处理了。

    “我想应该是丁晓在教务处听到了对她的处罚决定后一时想不开,选择了结束生命。”这是我的那位戴着厚厚酒瓶底的班主任给我的最后解释,我也只是听到这里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在宿舍醒来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得和丁晓换位思考,我会怎样处理。在寒窗苦读12年之后,终于金榜题名的在别人艳羡的目光里来到了象牙塔。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考试和考验后,终于要顺利地毕业了,而且还因为自己的优异被保送研究生。一切都是光明的,而这一切却因为一场考试全部结束了。我会灰头土脸一无所有的回到家乡,面对无数人的冷嘲热讽当然还有父亲愤怒的责骂以及母亲委屈的泪水。我想想我是否也会选择一跃而下的结束呢,我想了太多的次数,是和否中徘徊。最终我心里的天平倾向了否,因为我即使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我还有姜微的爱情,而丁晓却一无所有。

    这件事情过了不久,我在学校门口偶然的看到了一群嚎啕大哭的人群,而丁晓被放大的黑白照片就摆在那里,我甚至看到了曾经打工时跟随的啤酒肚老板,哭得像孩子一样。我的眼泪再次无法控制。

    丁晓就这样在我的人生舞台上退场了,姜微陪我回到了我们曾经一起自习的教室,想找寻一些她留下的印记,却什么也没有。我低头的时候却偶然发现她用胶带粘在桌面上的“占座”两个字生机勃勃。姜微小心地用壁纸刀仔细地将纸片割下,放到了我的口袋里。我其实知道丁晓已经永远的在我心里占了一个座。我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白衬衫还在,我静静的盯了他很久,我甚至想上前,把他拉起来,狠狠地打一拳,然后告诉他,有个美丽的女孩曾经暗恋过他,不过她现在飞走了。可是我没有,我只是头也不回得和姜微走出了那间教室,以后的大学岁月里我再也没踏进这片区域。

    感谢在我人生路上曾经无数次帮助过我的丁晓,永远也不会忘记你力排众议的把助学金给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曾经在派出所外因为担心我,来回踱步,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永远不会忘记你在我需要工作的时候给我介绍打工的单位。可现在你还是先走一步,我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在天堂里能够碰到心仪的白衬衫时,勇敢地说出:“我喜欢你”

    再见,丁晓!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