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一场想走就走的旅行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正文 第九章 一场想走就走的旅行
(租小说http://www.zuxiaoshuo.com)    丁晓的事件无疑对我的心灵造成了无以弥补的重创。这个暑假,我并没有回家,我也没有再次到啤酒肚那里去打工。在姜微的提议下,我和姜微选择了一次旅行,决定一起去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去。决定在有生之年为自己将来的奋斗确立一个人生的新坐标。

    旅行的费用,姜微想她来负责,却被我婉言拒绝了。因为这一学年我陪着小光倒腾电话卡和桶装水赚了一部分的钱。正是这样的原因,我和姜微决定来一场想走就走的奢侈旅行。

    说到旅行,我们其实并没有什么计划性,只是看了一下地图,就选择先到济南,毕竟离我们最近的省会了,姜微号称无数次的去过,但是我却是一次没去过。我们费尽周折的买上了火车票,因为还是暑假,放假的学生占据了车厢的大部分空间。等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了。火车已经哐当哐当的开始跑了。我和姜微谁也没有说话,望着窗外的风景,车子往前开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从来没有白天坐过火车,除了开学的那次。渐渐地看到火车刚开始行驶的地方有小小的山,但是都很矮,逐渐的往西走,一下就进入了望不到边的农田,我知道这是地理概念上的平原。因为我们坐的车是最便宜的绿皮车,所以车速很慢,车子的窗户被打开,和暖的风吹进了车厢加上外面单一的绿色景致,让刚上车的我就有一种昏昏欲睡得感觉。而姜微则把脑袋靠在车窗上,望着外面的景色出神。风不断吹起她的长发,就如同一幅画一样。我在闭上眼之前,并没有看懂姜微眼里的神情,包括这次旅行我也是看到姜微心事重重的。

    我一觉醒来时,离目的地济南已经不远了。可我并没有看到姜微,于是去车厢找了一下她,却看到她在车厢连接的地方打电话。

    等我走近,我才听到姜微和电话的那一头在争吵,姜微的情绪看起来很激动。当我走近的时候,我只是听到姜微说了一句:“我是不会去的。”就挂断了电话。我在她背后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转过头来看到我,我看到眼泪在她眼里打滚,却始终没有流下来。

    “怎么了,你爸妈又让你和我分手吗?姜微”我问道,姜微拿过我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并没有说话就回到了座位。

    我们两个的爱情就像是不被祝福的一对鱼儿一样,只不过我是小溪流里小草鱼,而她是住在华丽龙宫里的龙鱼。尽管我有时候想退缩,可是我还是相信即使是小草鱼只要肯努力,也会有跳龙门的那一天。可是前期的风浪让我们年轻的心都有些憔悴。

    等我回到座位上时,姜微正趴在那个小桌上。我看到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江海,你说我们有天会不会最终分开?”这个问题其实姜微已经无数次的问过我了,我每次都会坚定的回答:“不会,我会和姜微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这一次我也毫不例外的这样说道

    “江海,如果有一天,我悄悄地离开了你,你会不会恨我。”

    “江海,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会不会想起我。”

    我不清楚,姜微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语,但是我知道我看到姜微哭泣的时候,我很难过。我的喉咙有种被东西塞满的感觉。但是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们沉默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一直到终点站,幸亏下车的时候,姜微信任地拉住了我的手,没有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的男主和女主朝左走和朝右走。

    我曾经在课本上读过老舍先生的《济南的冬天》,里面用了“温晴”来形容济南,但是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如果站在济南火车站广场上,他也只能用“酷热”来形容济南的夏天了。到济南的第一天我们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了下来。我先让姜微去洗澡了,我也累的躺在了床上。额头上一滴汗生生的滑进了眼睛里,苦涩得疼痛在我心里蔓延,我的眼睛里流出了很多不一样的汗水。等姜微浴室里的哗啦水声停止得时候,我却赶紧将泪水擦干。

    我看到洗过澡后的姜微一脸笑容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脸上也绽放开笑容。我不明白爱情是什么东西,我却知道爱人是那个能感染你哭,感染你笑的精灵。我心里的阴霾被姜微的快乐吹走了。

    下午的时候,我们去了趵突泉公园,我们看到了天下第一泉,我们还去了李清照纪念堂,姜微还一路感叹李清照和赵明诚的爱情故事。我和姜微照了很多的照片,我问姜微咱们没事照这么多的照片干什么。姜微则说:“相见不如留念。”我听到这句话心里再次涟漪不断。

    我和姜微还来到大明湖公园,当我们走累了坐在木条椅子上时,姜微转头调皮的对我笑笑说:“江海,许多年后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姜微吗?”我那时候玩得兴起,“不记得了,谁那时候还搭理你这个黄脸婆啊。”姜微再次施展绝活一下揪住我的耳朵给它做了一遍健康操。

    也许几百年前的皇帝和紫微也是坐在这条长凳上相互的含情脉脉,柔情似水。但是我确信紫微肯定不敢和今天的姜微一般用出白骨爪。我不知道,假使她那样做的话,皇帝会不会龙颜大怒,但是我确定我是丝毫不敢发作。

    晚上吃饭前,姜微又接到了她妈妈打来的电话,我木在她的旁边,走开也不是,呆在那里也不好,好不容易等她们通完了电话。我赶紧说一句:“晚上我们吃什么?”来显示我的存在感。其实我想问的是:“你妈和你说什么啊?”

    “江海,我妈让我过几天回家,不让我到处乱跑了。”姜微说道

    “我知道,其实父母都挺不容易的,不行,咱们就在济南玩几天然后回去吧。”我说道

    “不行,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毅力啊。你看看我们计划的地方,都还没有去呢?”

    我看到姜微在床上摊开我们出发的时候带的中国地图,那上面被我们煞有介事的在地图上花了不同的星星点点和圆圈。我看到所有的城市都几乎被囊括其中,仔细看的话,我看到姜微在圈圈的旁边还用黑色的中性笔写着备注,比如杭州的圆圈旁边就被标注着“西湖断桥,西湖醋鱼”我还看到北京的圆圈旁边被他用记号笔写着:“天安门 升国旗 地铁”

    我想起了我曾经和姜微说过,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到毛主席居住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去看升国旗,我还曾经和姜微说过,我现在最好奇的是北京的地铁是什么样子的,火车在地底下跑,人们会不会晕车啊。

    房间冷气十足,我却心里暖气融融。

    姜微最终也没有听她妈妈的话,回家,我们那一晚就在济南的回民街上吃的烧烤,我不喜欢济南这个城市的白天,因为每个行色匆匆的人都带着令人难懂的画皮。我喜欢济南的夜晚,城市的大街小巷里辛劳一天的人们,一人拿个马扎蹲在街角吃烧烤,喝扎啤。喝着喝着就大了,喝着喝着就迷幻了。

    我们旁边的一个老爷们光着个膀子,扯这个嗓子对旁边的人说:“你说我们经理啊,全公司他最怕我了,我上次的计划提上去一次性通过,其他人的都改了十遍八遍了,这就是本事。”旁边的人忙不迭的应和

    另一桌瘦的黑不垃圾的一个人拿起个同桌的手机:“兄弟,哪个孙子把你车弄进交警大队了,谁?操,你没和他说你是我兄弟啊。你忘了你哥哥我是拳打历下区,脚踏济南府啊”

    我那时候和姜微都还没有真正的踏入社会,也不知道人心是什么,我们当时只知道,这两个哥们,肯定是喝尿黄尿黄的趵突泉扎啤喝多了。因为那个扯嗓子喊的那个,没喝醉前,刚抱怨了他的计划书经理让他改了不下十遍,他也差点被经理骂的内分泌失调了。

    而那个号称“拳打历下区,脚踏济南府”的黑瘦子,我和姜微坐他的电动三轮车来的,只要了3块钱。

    这这就是酒精的魅力,能够让你成为想象中的人,能够为你圆梦,可是我和姜微在一起的梦谁要能够给我们圆了。

    燥热的空气里,一股羊膻味随风扩散。

    “江海,来干一个”我看到姜微举起了她的那杯扎啤却目光游离

    “姜微,碰一个”我想说点豪言壮语

    尽管我不喜欢姜微用“尿黄尿黄”这个形容词,但是我们还是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我那晚忘记了有没有喝醉,但是我只记得姜微在路上一个劲地靠在我身上,然后大声地喊:“江海,我们做爱去吧。”

    那夜,窗外黄灯依旧,我们缠绵不休。

    我从来不信佛,因此当姜微从腰包里把我的信仰拿出来交到她的信仰手中,然后投入那个已经让我眼睛发红,手指紧握的功德箱里时,我在心里喊了十句:“喃无阿弥陀佛”。当姜微从大师手里接过轻烟袅袅的香把时,我看到大师诡异的面部笑了一下,其实我也没看清,因为我再想确认的时候姜微已经按着我磕头了。

    姜微还从一个满脸慈祥的老太太手里买了一根红丝带,然后,老太太手脚麻利的在我俩手腕上用它打了一个结。并嘀咕了很多我听不懂的话语,然后就又把我们刚结在一起情节揭开,让我们一起栓到外面的月老树上去。我出门看到那颗已经看不出本色的树,红丝带飘零了一树。让我有些头皮发麻的想到了聂小倩,我又被姜微叫着在这棵树前磕头,我原本不想磕的,在我低身抗议的时候我却听见姜微闭眼虔诚地说道:“月老,请保佑我和江海一生永远在一起,能够将爱情继续到底。”

    我磕完头和姜微要走的时候,我还扭头看了好几次,并细声地问了姜微一句:“你到底系紧了没有啊。”

    我不是没有信仰,而是我的爱情信仰就寄托在这根纤细的红丝带上我不放心。

    我相信爱情是世界上最可耻的粘合剂,可以可耻到将男男女女以一种奇妙的姿势结合在一起。就如同现在的我和姜微一样,这是我和姜微在济南的最后一天,昨天我们去了泉城广场,去了黑虎泉和护城河。我和姜微的火车票是下午1点的,我们现在则是在等待着,等待得过程无疑是艰苦的,这可以从我俩一丝不挂的穿着看出。

    “江海,你信不信缘分啊?”姜微枕着我的胳膊问道

    “不信吧”我盯着旅馆的天花板说

    “江海,你说将来咱们如果有了孩子,长得会像你一些,还是更像我啊?”

    “男孩子像我,女孩子像你”我也对我们将来的宝宝很期待

    “将来我们一定要生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我会把男孩培养成王子,女孩培养成公主。”姜微说道,她柔顺的头发让我有些痒

    “对了,江海你在响泉那里许得什么愿望啊?”响泉是大明湖公园的一个泉眼,游人如果拿硬币打中圈中的铃铛,水就会从泉眼里喷流出来,然后人们就可以许愿了。我和姜微总共换了10枚硬币,我在姜微期待的目光下连丢六枚,竟然无一命中。我才明白投篮准不一定投硬币准,骑白马的不一定全是王子,也有可能是唐僧。

    姜微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从我手里接过剩下的四枚硬币,结果没有浪费一颗子弹,水流如注的时候,姜微赶紧拉着我,闭上眼许愿。

    我却抬眼看天的想老天爷怎么不长眼。

    当听到广播里说道:“亲爱的旅客你们好,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即将到站,下车旅客请准备。”我和姜微赶忙慌作一团得开始收拾,等我们七七八八地收拾的差不多,却发现其他的旅客都淡定从容,原来火车才刚过廊坊。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是我和姜微旅行的第二站。

    当我们跟随人流走出北京火车站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钟楼,坚持要让姜微给我照张相,姜微问我为什么,我说,我回去给我妈妈看,让她知道我到了真正的北京了。等姜微给我照完相,姜微手指北京站的三个大字说:“这是谁写的字啊,这么丑。”我按动快门,瞬息记录下来这张仙人指路的照片。之后的日子里,每当我坐火车回到北京时,我总会想起那年刚到北京时,指点江山的姜微。当然,当时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字迹。

    每个人有每个人独有的气质,每座城有每座城的故事。而作为六朝古都的北京以博大得胸怀包容了2000多万的常驻人口,当然还有我和姜微这样的匆匆过客。

    我和姜微随便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住下,就开始直奔我们想去的第一站,天安门广场。当我站在天安门广场上时,我看着不远处的金水桥,却感到了熟悉又陌生,原来天天在电视上看到的天安门城楼如此的低矮。原来毛主席的头像和小时候家里墙上挂的也没什么区别。

    但是,当我站在广场上时,我特别想有一种张开双臂政府全世界的欲望。及至后来,曾经无数的人问我:“为什么来北京?”我也迷茫的想到:“北京,我为什么来?”

    “妈妈,我和江海在北京天安门了。”我看到姜微拿出手机给她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笑容洋溢在她的脸上,这个电话仿佛不是通话,而是宣言。我看着飘扬的红旗,缓缓抬起手,朝姜微敬了一个不是很标准的敬礼。

    北京的第一天,我们不光游历了天安门,还终于坐了一次电视上看过无数次的地铁。当我们随着人流进入地下通道,跟着买票,直到等到地铁来临时,我们进入地铁得一瞬,我的世界并没有和预想的一样,发生眩晕,而是跟随飞奔的地铁跃动起来,我看到了地铁里芸芸众生,里面就有我想象中穿着白衬衣,打着领带的白领,只是他们的脸色比我想象中的要疲惫很多。我没有想象到一年之后,我也会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我那时还没意识到,我其实比他们更加的疲惫。

    晚上我们还打车到了“全聚德”准备奢侈地吃一次烤鸭,可是等看到等候的人流时,我们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肯德基。可是我还没有回到住的地方,肚子就开始饿了,我们在离住的地方不远的地方又每人买了个肉夹馍。

    这也许就是北京的魅力,既有阳春白雪,又有下里巴人,这就是传说中的城市的包容性。

    吃饱喝足后的我,对姜微说:“姜微,毕业后,我们来北京工作吧,我喜欢天安门,我喜欢北京夜色中匆匆而过的人群和霓虹。”

    姜微则在我的脸上轻轻的啄了一下,然后说:“北京,我也喜欢,我也要来北京,在北京定居,让我的孩子每天都能来到天安门,能坐地铁。”

    我们说这些豪言壮语时,我确信我没有喝任何一滴酒,姜微也没有。这个世界在我们心中都是美好的,只有我们不知道我们看到的是表面的扭曲。

    我那一夜望着窗外的霓虹,久久的不能入睡。以至于当早上姜微扭住我的鼻子将我唤醒时,我有些怅然的问道:“起,这么早,干什么去啊?”

    “去天安门啊”姜微答道

    “昨天不是去过了啊?”我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你自己看看吧。”姜微将我们的旅行地图扔了过来,我看到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

    “去天安门看升旗。”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早上为什么会蒸腾起一层薄雾,我和姜微只穿着薄薄的衬衫,站在广场上,看着小学课本里就描述的情节:“鲜艳的五星红旗伴随着高昂的国歌声升了起来。”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像昨天一样敬礼,还有如果我敬礼的话,是敬什么样的礼。

    我只知道,旗子爬到杆顶的一瞬,阳光穿过层层薄雾,射了出来。这就如同那天下午当我爬上长城时,我都忘了,我是来当好汉的,还是当好汗的。也许我们得到的不容易。失去的却太容易。(

    离开北京之后,我们并没有按原计划好得去西藏,也没有按姜微爸妈的计划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而是我听从了姜微的话语,我们坐上了通往上海的火车。我在火车上,看着渐行渐远的北京,竟然心生了一丝留恋。我知道,如果设定是我喜欢上了这个城市话,不如说是这个城市尚存的神秘,让我有一些好奇。

    火车逐渐得朝南行进,窗外的景色不断变换,等山上的植被也有稀稀疏疏的高树荒草变成了浓绿的化不开的灌木时,我们终于到了上海。等我们下车的时候,姜微才想起来,说好了我俩要在火车经过九江长江大桥时,看长江的,可是凌晨三点值班的瞌睡虫将我们赶入了梦境。姜微因为这个而懊恼不已,我则劝慰她说,我们没有看到长江,可以去看黄浦江去。可以去看东方明珠的。

    哲人说:“计划不如变化快”,这句至理名言,即使不是公理,也应该是定理。因为一件事情得发生,我们和上海的黄浦江擦肩而过,也别了东方明珠。同时,上海也成为我最讨厌的城市,没有之一。

    当我们从火车道的出站口走出时,我和姜微感觉一下子被扔进了蒸锅里,一种湿热的空气扑面而来。我从包里想寻找有没有侥幸留下的矿泉水,可是怎么也没有找到。我看到姜微汗流浃背得样子有些心疼。其实姜微和我走出来的这几天已经黑瘦了很多,我也曾想放弃,姜微则说,这就是想要得成长的东西。

    可是在这个七月的上海,我终于在我们的成长道路上最不能缺少的还是水。我背着包走向最近的报刊亭,我只需将口袋里那几枚老是调皮的叮当作响的硬币掏出,就能让我和姜微继续成长。等我将手里的一瓶矿泉水丢给姜微时,她正手搭凉棚的看着出站口对面拔地而起的那些高楼大厦。

    我拧开矿泉水仰脖狂灌,那些滞留在我脸上的汗珠,依依不舍的寻找着各自的轨迹向下汇集,我上下颤动的喉结让他们更快的浸入我的衬衫,此时胸前早已汗满襟。等我喝完,我只想说:“爽”然后看看瓶盖上有没有再来一瓶的字样,可是令人失望的是,瓶盖上白白净净的。我只好又不情愿的掏钱买了一瓶。这时候,姜微也已经战斗力超强的喝完了那瓶水。

    “你好,我想问一下虹口机场地铁怎么走啊?”我随口问道,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这样平淡的一句问话能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尽管我知道北太平洋一只蝴蝶扇动的翅膀能引起南太平洋的一阵台风与海啸。

    “虹口机场,没听说过。”我看到穿着红马甲的卖报阿姨回答道,但是她说这句话时,脸上却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表情,如果用个形容词表达的话就是:“鄙视”

    我和姜微看到她那冷漠的表情,准备转身离开时,却听到她向着她旁边的买矿泉水的红马甲说了一句:“乡巴佬,还虹口机场,看霍元甲看多了吧。”我们在不远的距离,骄阳下听到了别人对我们赤裸裸得嘲讽。

    我选择了转回头去怒目而视,可是我看到卖报老太太却笑得更加放肆。也许外乡人在她们眼中都是乡巴佬,可是他们这样赤裸裸得表现还是让我生气。可我更生气的还在后面。原本姜微怕我闹事手臂是拽着我胳膊的,可是听到那句上海方言后,却先与我冲了上去。因为那句话是:“小册佬,侬脑子瓦特啦,虹桥和虹口分不开,乡巴佬,十三点。”原本我们可以选择听不清或者听不懂,慢慢的走开的,可是偏偏姜微的宿舍里有一个浙江的女孩,经常教她上海话。

    我看到姜微一下将矿泉水瓶扔了出去,那卖报的红马甲一下躲了过去,这一下更是激怒了姜微,我看到姜微一脚就把她的报摊踢翻了,然后就想上去给那女的一耳光,我赶紧上前拉住了她。可是那个卖报的,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停下嘴里地咒骂。这时候,我只能说,我原先喝下的矿泉水也早就已经在我的胸腔里被怒火煮沸。我上前将报亭里的杂志还有饮料统统扔了出来,我不明白,我们本来与人向善的只是问声路,为什么会遭到鄙视和咒骂。她们其实也是这座城市的弱者,要不也不会做着这样的一份工作。这样的想法让我更加感到愤慨,在我掀翻报亭的时候,围上来了太多的人,可是没有一个人阻止我,我不知道这算是我的幸运还是社会的不幸,直到灯光闪烁的警车停在我们面前。

    这就是当年我们在上海经历的一次真实事件,让我对这个城市失望透顶,和我意见一致的还有姜微。在铁路警察局,我再次见识了姜微的倔强,她坚决得不认错,一直到最后。我们甚至在公安局里吃了一顿午饭,这一餐饭,我只能恬不知耻地说比起我们在火车上吃的那些饭好吃多了。

    最后我们直接被警车送到了虹口火车站,然后坐上了去南京的火车。当我们随着车轮的摆动,离开这座我们只是看了几眼的城市时,我们哈哈大笑起来,为了心里得畅快和所谓得公平。

    我和姜微在南京只带了几天,我们去了中山陵,也去了长江大桥,我们终于看到了大江东去浪淘尽的长江。那天我给姜微照了很多相片才离开。

    在我们旅行的过程中,姜微的爸妈无数次的打来电话,催促我们回去,可是姜微最后还是顶住压力,我们一起去了杭州西湖,这个姜微无数次想来的地方。美丽的西子湖畔同样留下了我和姜微年轻的身影,断桥桥头姜微还调皮的换上了借来的道具服装过了一次白娘子的瘾,当我们站在桥上时,姜微拉过我的手环在她的腰上,然后说道:“杰克,说点什么?”我愣了一下之后说:“You junp I jump”

    许巍有句歌词:“这一切就像是电影,却比电影还要精彩!”我环住姜微纤细的腰腹的时候,剧本是空白的,等着我俩来填写和演绎,可是我们看了过去,镌刻现在,却无力掌握未来,当然这也是我们后来才明白的。电影都是生活别有用心的强奸之后生出来的。

    我和姜微旅行的最后一站是五岳独尊的泰山,当我们下车时,凌晨的泰山轮廓壮丽雄伟,像一头似睡半醒的狮子。令我和姜微兴奋的还有就是我们似乎都嗅到了家乡的气息。尽管山脚下的旅店是如此地简陋和嘈杂。

    我们旅行的这一路,姜微作为总指挥,我作为参谋官,其实成功完成了多次的攻坚战役,但是在爬泰山得过程中,我们却出现了数次战略性的失误。首先第一条,我们选择逞强的从山脚开始攀爬中途还拒绝了缆车。这样的直接后果是体力消耗严重,再次我俩性格倔强得没有在半山腰租上一个破旧的军大衣,等到了山顶时却发现军大衣在短短几百米的海拔落差下竟升职了好几倍,我们无奈的只好两个人租了一个大衣,姜微就被我裹在怀抱里。

    当然这所有的失误还是没有改变最后的结局,我们两个在泰山的山顶,看了无数颗眨眼睛的小星星,最后我们还在别人适时得欢呼声里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在泰山上看到了日出。姜微看到太阳升起的一瞬,忘记了她还是在我怀里的实情,一下撞到我的下巴上,让准备欢呼的我差点意外得死于咬舌自尽。

    最后尽管我俩都顺利地走下了山,可是,酸软的腿部肌肉还是阻止了我们离开的步伐,我俩在山下旅馆整整地睡了一整天。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最后,我断然拒绝了姜微的热情邀请。我和姜微瓜分了这次游行的战利品后,分别买了归家的火车票,我俩分开时,相互发誓,谁也不能回头看对方,谁看谁是猪头,可是现实是我俩都没坚持过10步,最后还是我先把姜微送上了回家的火车,虽然姜微头一天晚上提过建议说是顺便去我家看看,可是我断然否决了这一条提议,因为,我还是没相信姜微能够不在乎我家那简陋的环境。

    这一次的送别,我们都没有哭,因为在我心底,分开的只不过是躯壳,我们的心灵在这次漫漫旅程里更加的紧密了。我不知道,姜微的父母回家后看到黑瘦的她时候是什么感想,我知道,我妈妈在我回家的第二天忍痛将家里养的公鸡杀了给我吃了。

    10天后,我回到了学校,我的大三学年就这样结束了,我的大学最后的一道大题摆在了我面前,大四考研还是大四工作,我不知道,因为我在等着姜微的决定。

    You jump I jump!
未完待续,继续阅读下载:腾文APP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过就是一生一世 陪我走南闯北的女友嫁人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