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棉花糖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棉花糖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有些事你不敢相信,有些事你不能不信。

    当神捧着真相走到你面前,你根本就不会去质疑,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红包扯了扯应小川的袖子,有话要说。应小川蹲下来,耳朵凑到她小嘴边上,脸色逐渐微妙起来。

    当然,这一系列的互动,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众人都有些好奇小孩跟应小川究竟说了什么。

    应小川站起来,对柏教授道:“教授,我本来有无数的方法可以卖药,病人治疗心切,这药卖到天价是必然。可我想给那些病人一个安全靠谱的保障,所以才选择跟有权威您合作。但是抱歉,我提供的药,的确无法被您的这些仪器检测出成分,要是因此而无法达成合作,我虽遗憾却毫无办法。”

    态度,应小川是摆在那里了。至于要不要合作,就看他们怎么表态了。反正有红包在手,这事他不愁办不成。

    应小川说完,带着红包转身就走。

    “且慢。”柏教授果然无法按捺,“谁说不合作了,谁说就没办法实验了?说这句话的人,怕是不知道我盼着跟应先生合作的机会盼了多久吧。”

    应小川驻足倾听。

    柏教授情绪激动,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李威脸色一变,上前扶住柏教授,关切的说道:“老师,您请冷静下来,身体为重。”

    “呵。”柏教授冷冷一声嗤笑,推开李威的手,单手撑在会议桌上,“注意身体?我都是将死的人了,还注意什么身体!”

    “什么?什么叫将死之人了?”

    “老师,你说什么胡话呢!”

    一些人脸色都纷纷起了变化,唯独李威、应小川跟红包,神色分毫未变。

    柏教授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我也就不瞒着大家了,半年前,我检查出了胃癌,一直在药物治疗。”

    “老师,这件事情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跟我们说过?”周乾痛心的问道。继而,他见李威神色正常,于是联想到,大声质问:“李威,这件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李威承认:“老师的检查就是我做的。”

    “你为什么不说啊?瞒着我们所有人!”

    “行了,是我不让李威说的。”柏教授出声喝断了周乾,然后道:“既然你们都不相信小川带来的药,那好,就让我来当这个小白鼠。”

    “老师!”

    “我主意已定,谁也不用再劝了。”柏教授说完,就诚挚的看向应小川,“小川,你愿意救我一命吗?”

    应小川一愣,着实没想到柏教授会这么说。不是‘拿我试试你的药’而是“请你救我一命”显然可见,他是真的相信他。

    “既可以治您的病,又可以打消诸位的疑虑,我当然愿意。”应小川颔首道。

    柏教授松了口气,“那你有带药过来吗?”

    “有。”

    应小川冲红包眨眨眼,红包小手伸入背带裤的口袋里,摸了摸,从里边拿出来一串——葡萄!

    比市面上的葡萄要小上许多,紫红色的小果珠,紧实的一串,不多不少,正好三十粒。

    这串葡萄,是应小川种植的十棵果树中结出的一种果实,看起来像葡萄,但并不是。

    其实根据红包的说法,这十棵果树结出的果子,虽然形状口味都不一样,但是效用是一样的,都是近乎包治人间百病的神药。

    “这是灵果,每日一粒,随餐服用。灵果能抑制住癌细胞扩散,改善你现在的情况,但是切记,这药一旦开始吃,就不能停下来,否则前面就白吃了。”

    “我知道了。”柏教授诚惶诚恐的接过。

    应小川心道:在生老病死面前,无论是什么身份的人,都被一视同仁。这是生而为人,难得的公平。

    这里已经没有他什么事了,应小川准备走,忽地又想起什么,于是道:“柏教授,您别太担心,我家小孩刚跟我说了,您这病啊,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也许吃着吃着,人就健康了。”

    他说完,笑了笑,也不等其他人有任何反应,就摁下自动开门键,带着红包走了。

    ……

    走出研究所的门口,不远处有个老人在做棉花糖拉丝,白色绵软的一团,一圈一圈滚动起来,变得越来越大。

    然后红包的脚步就挪不动了。

    应小川拽了拽她的手,她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巴巴的盯着棉花糖的方向。应小川奇怪的看向她,她回头,用眼神说道:“我想吃。”

    “那就是一团糖。”

    “小孩就是喜欢吃糖的。”

    “吃糖对牙不好。”其实应小川是因为这儿不好打车,前面又正好停了一辆空着的出租车,他不想浪费时间。

    红包皱皱眉:“我今天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你作为家长难道不该奖励我一下吗?”

    讲道理是这样的没错……可是出租车是空的这件事已经被好几个人发现了。

    应小川看到四面八方都有人朝那辆车走过去,就像恶狼盯上了柔弱的小绵羊。

    “我带你回去吃肯德基。”应小川道。

    “我不,我就要吃糖。”红包跺跺脚,非常不听话。

    应小川磨磨牙齿,妥协:“好,吃,给你买。”

    走到摊位前。

    “你好,棉花糖多少钱一根?”

    “白色的五块钱,彩色的八块钱。”

    应小川挑眉看向红包,“你要哪个?”

    “都要。”红包说:“做大一点,越大越好。”

    十五分钟后,红包左右手各拿了一根比她脑袋还要大一圈的棉花糖,在路边等车。

    冷风鼓鼓的吹,鬓发往前飘,棉花糖也往前飘,不一会儿就黏在一起了。

    红包腾不出手,只得把两根糖全都攥在一起,闲出来的那只手才能去拨脸颊旁边的头发。

    发现根本拨不开,黏在一起的只会更多,她恼了,瞪眼道:“都怪阿爹,不会梳头发。你看,都黏住了,怎么办呀。”

    应小川看着她狼狈又委屈的模样,憋住笑:“那怎么办呀,我不会。”

    “那你就交个女朋友回来。”

    “哈?”

    “我看前面那个小姐姐就不错。漂亮,大方,气质出尘,肯定会扎漂亮的小辫子。你的颜值虽然不如她,但你是我阿爹,无形就加了几分,所以可以一搭。”红包人小鬼大的说道。

    “什么无形加分,我这么年轻带着个拖油瓶,难道不是该减分吗?”话是这么说,应小川的目光还是跟着红包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家品牌服装店的门口,冷倾寒长发飘飘站在一辆私家车前,正在和一个四十好几的中年男人说话。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