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蝉蛹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蝉蛹
    中午,应小川顾不上午饭,灌了满满一壶的仙水就下山入城了。之后,他找了家网上评论隔音效果最好的酒店,订了一间二室的大套房,给几个哥们留言把地址发了过去。

    做完这些,应小川就坐在客厅里,一边刚订来的午饭一边打发时间。没过多久,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有规律的三下三停。

    应小川起身去开门,屋外站了个人,戴着黑色鸭舌帽,黑色防晒口罩,声音低沉的开口:“先生,刚才房间里有没有进去一个女人?”

    “没有,倒是来了个戏精男人。”应小川吐槽完,回到沙发上,坐下继续吃饭,王策关上门进屋,跟过来道:“我还指望能吓你一跳呢,你不觉得刚才我模仿的特工特别酷吗?”

    “我看着挺像犯罪分子的。”

    “好吧,那我伪装失败了,下次继续努力。”王策拿起一罐茶几上的啤酒,边喝边道:“小川哥,你怎么在这里开了间套房,晚上要组yin乱party吗?”

    “滚!”

    应小川刚要说话,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应小川再度起身去开门,这回马亮陆弋阳跟李冕一块儿全在门口了。

    “你们怎么一起来了。”应小川问道。

    陆弋阳道:“在楼下遇到的,就一起上来了。”

    马亮开玩笑道:“我就说应子不想见到你吧,你现在走还不丢人。”

    李冕压根不搭理他,大摇大摆的进屋,在沙发上一趟,顺带开了罐啤酒,美滋滋的瞥了马亮一眼。

    马亮马上冲过去跟他抢沙发跟啤酒了。

    陆弋阳含笑道:“老应,你把我们一块儿集齐在这儿,是要开狂欢派对啊?”

    应小川眨眨眼:“是吧,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派对。”

    这话一出来,几个人都停止打闹奇怪的看着他。要知道,应小川在正事上从不开玩笑,他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有他这么说的道理。

    “你也去坐会儿。”

    应小川在电冰箱里取出一瓶水跟四个杯子,拿过去放在了茶几上。四人坐在一排,全都安静的观察他的举动。

    应小川把一瓶水一分为四,小心的倒在了四个杯子里。马亮拿起面前的一杯,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干嘛,要分享我们你珍藏多年的老白干啊?”说完就抿嘴喝了一口,砸吧了下嘴,奇怪道:“这不就是纯净水吗?”

    “喝了,一滴都不许给我浪费。”应小川将余下的三杯推给其他人,“你们也都喝了。”

    众人没有犹豫,仰头就一口喝干了。还真如应小川所说,一滴都没有浪费。

    喝完之后,李冕才问:“大哥,你让我们喝水干什么?”

    应小川微微笑起来,“这不是普通的水。”

    “哈哈,这就是水的味道啊,难不成你让我们喝的毒药不成?”马亮满脸玩笑,然而余音都没有落下,脸上倏然一变,变得惨白惨白:“老应,你到底给我喝了什么……”

    紧接着,惨叫哀嚎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四个人纷纷倒在沙发上,满脸的痛苦。

    应小川是经历过伐毛洗髓的,深深明白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所以,在几人身上的恶臭没有散发出来之前,应小川一个个把他们扛起来,塞进了其中一个房间里。

    几人横七竖八的倒在床上跟地上,打着滚,惨叫连连。应小川毫无同情的摇了摇头,说道:“兄弟们,现在先疼一阵,将来有你们爽的时候。想来目前虽然疼些,但有肝胆相照的兄弟相互作伴也不寂寞,不打扰不打扰诸位,几个小时后再见。”

    说完,他就在几个人想杀人似得仇恨目光中,微笑着关上了门。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

    五个小时过去后。

    房间里已经没有一点动静了,应小川走到门口,轻轻地推开了房门。房间内,已经能够用泥泞不堪来形容了。洁白的床单、被褥、以及地摊上,全都是黑色的污浊之物,那些东西不用说也知道,定是四人体内排出来的污浊之物。

    至于四人,跟他当初一样被污泥结成了一个大蝉蛹,紧紧的包裹在了里面,两个在地上,两个在床上。

    当初他结蝉蛹后很快就醒了自个儿破壳而出的,但这四人,却没有一点要苏醒的迹象。应小川也不敢贸然帮他们破开,所以又走了出去,决定静观其变。

    李冕是在一股恶臭中醒过来的,他睁开眼,下意识伸了下懒腰,耳边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有硕大的泥块掉在了他的脸上,刚想骂娘,忽然间,鼻子里涌进来一股恶臭。

    他楞了一下,当真是奇臭无比。起码得十几桶大粪同时挑到他面前让他闻才有的威力,此刻就在面前,挥之不去。

    “靠……什么情况。”李冕坐起来,就看到面前躺着一大块的黑泥巴,跟蝉蛹似得,吓了一跳,猛地抬脚往前踹了一下。

    这一脚踹下去,只听咔嚓一声。蝉蛹碎了,一个泥人从里边滚了出来,身上也是一块块的,在黑乎乎的地摊上滚了圈后,哼唧一声醒过来。

    摸了摸头,一脸茫然地闻到了满室的臭味,仿佛这个世界带给他的满满恶意。这人……李冕仔细地认了认,是陆弋阳。

    黑的一时半会儿认不出来。

    屋子里的臭味实在太令人绝望了,李冕准备逃离这儿。刚站起来,就看到床上还横着两个蝉蛹。

    一个长点一个短点。

    我操,这两个不会是马亮跟王策吧?

    李冕过去一人一圈打碎了蝉蛹,感觉像是从一滩泥堆里捞出来两个人。王策睁开的第一眼,猛地看见一个黑布隆冬的泥人皱着眉看着他,惊的一声惨叫,一脚就把人踹在了地上。

    李冕闷哼一声摔在地上,感受着肚子上的这波疼痛,恨不能把那死小子再塞回泥潭里!另一侧的马亮反应更给面子,大概是被彼此萦绕的这股臭味给熏迷糊了,抱着枕头当马桶直接吐了起来。

    屋子里气味就更耐人寻味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王策迷迷糊糊的说道。

    “谁在我们身上涂泥巴了……哎呦我去,刚才可疼死老子了。”陆弋阳抱怨到一半,猛地想起来:“对了,刚才老应到底给我们喝什么了?”

    几人纷纷回忆起晕倒前面的事情,面面相觑。唯有李冕,脸色有些变幻莫测。

    “呦,兄弟们都醒过来了。”刚从浴室里出来,肩膀披着块浴巾的应小川出现在门口,笑眯眯的看向四个泥人儿:“味儿还是有点大啊,你们去浴室里洗洗,沐浴乳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老应,你到底给我们喝什么了?这到底……到底怎么回事啊!”

    应小川抱着手臂倚在门边,微微一笑:“伐毛洗髓了解一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