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泛黑的伤口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泛黑的伤口
    平安医院,晚上十二点十五分。

    医院急诊室的门口,来来往往不断进出着家属跟病患,人流量丝毫没有打算为深夜而减少。

    应小川跨进急诊室的大门,身后就传来柳星彤气喘吁吁的声音,“小川,应小川!”

    应小川回过头,柳星彤竟然站在他的身后,一路小跑过来,一幅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你来医院做什么?”

    “你怎么来了?”

    “这话我还想问你呢,大晚上的冷不丁跑出来,还来医院,你想干嘛啊。”柳星彤道。

    应小川不知道,柳星彤睡觉浅眠,还会认床,所以刚才根本就没有睡着。应小川的动静她清清楚楚,听到他爬起来开门走了,她憋不住,就跟过来了。

    “我来医院看朋友。”应小川道。他压根没想过柳星彤会跟过来,也没有留意身后是不是有人跟着。

    “噢,那我也一起去呗。”

    “我那朋友你不熟……”

    “人生地不熟的你把我一个人丢在那儿你放心吗?”柳星彤一通抢白,总之就是不愿落单,“所以,还是让我跟着你一起去看你朋友好了。”

    “……”

    “大哥,你是来看我的吗?”

    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真耳熟,反复在耳边叨叨了无数遍的熟悉。

    应小川这回是真愣了一下,柳星彤跟着一愣,二人同时转头,只见李冕站在护士台前,身上沾着零星的血迹,正向他们走过来。

    李冕脸色茫然,“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啊。不是,你怎么来……”

    话还没有说完,应小川迅速张开手臂用力地抱住了他,拍了拍肩膀,“是啊,我就是专程来看你的。你小子好端端的,怎么进医院了?”

    李冕是个人精儿,应小川稍一点拨,他就反应过来了,于是道:“那不是,我倒霉呗,在街上遇到个疯子,差点没被咬死。对了大哥,你身侧这位我是不是见过啊?”

    在李冕打量柳星彤的同时,柳星彤也在打量他。

    柳星彤记性不错,李冕那头红毛也足够惹眼,所以第一眼柳星彤就把这人从记忆里翻出来了。

    公司开业那天,就是这位送过来一车子花篮,从街头摆放到了街尾,印象深刻。

    不过柳星彤跟他仅仅只有吃过一顿饭的交情,远不到熟悉的地步。刚预备打个招呼。

    习惯性脸盲且忘性晚期患者李冕已经冲她露出一口大白牙,笑道:“这位就是大嫂吧?嫂子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川哥的小弟,我叫李冕。”

    应小川:“……”

    这小子是哪位?

    我不认识他!

    柳星彤脸顿时爆红,忙道:“我不是你嫂子。”

    李冕没听出言下之音,奇怪道:“大哥,嫂子怎么还害羞了。”

    “她不是你嫂子,她是我们公司的老板。”应小川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计较,“你被咬了?”

    “我没有被咬。”

    “那你这一身血怎么回事。”

    “被咬的人是耿春辉,我身上的血是别人的。”

    应小川听出不对劲,皱眉道:“到底怎么回事?”

    李冕道:“这几天我妈生日快到了,我跟耿春晖下午就在日丽百货给她买礼物,结果就遇到一个疯子,见人就咬,咬了几个人后就冲着我们俩扑过来了。耿春晖让他给咬了两口,我身上的血就他身上沾的。”

    “那疯子呢?”

    “被保安电晕后带到医院来了,听说是狂犬病发作了。被咬的人都进医院打了疫苗跟球蛋白,有些伤口深的就还要继续留院观察。”

    应小川道:“耿春晖被咬的严重吗?”

    李冕想起下午的事脸色有些阴郁,“手臂上被弄了两个血口子,那疯子下嘴够狠,差点咬掉耿小子一块皮肉。”

    “疯子现在哪儿?”

    “被拉进隔离室了吧……等等大哥你怎么尽关心疯子去了,你不是来看我的吗?”李冕一脸埋怨。

    老实说要不是为了调查疯子的事我还不知道你在这儿呢,应小川咽下腹诽,笑道:“嗯,去看下真正的伤员吧。”

    “我刚给他缴完费,耿小子就在急诊室里。”

    应小川跟柳星彤跟在李冕身后走进急诊室。

    晚上来急诊室的病人比较多,偌大的一个厅坐了将近一半的位置,绝大多数都是输液的患者。

    耿春晖坐在最后几排, 身后还坐着几个人,三三两两成对坐在一块。

    李冕道:“耿小子身后的几个人,就是跟他一块进来的,全是被咬的倒霉蛋。”

    应小川点点头。

    耿春晖看见李冕跟应小川走过来就站了起来,“冕哥。诶,川哥你怎么也来了,大老远的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我来看看你。”应小川淡笑,垂眸打量伤处。耿春晖被咬的左手垂在身侧,手腕挽起袖子,腕口的伤口用白纱布裹着。

    “怎么样?”

    “没事啊,都不疼了。”耿春晖笑容很纯粹。

    “心挺大啊。”应小川坐到耿春晖身侧的位置,看着他的手腕道:“你能给我看一下伤口吗?”

    耿春晖愣了下,下意识看向李冕。李冕道:“我大哥想看你就给他看,大不了待会儿再去包扎一下。”

    “噢。”

    耿春晖掀开纱布,一层一层打开,逐渐露出渗出来的血跟黄色的药膏。

    柳星彤微蹙秀眉,眼睛好奇的盯着。耿春晖揭开纱布的最后一层时,应小川的眸色顿时暗沉几分。

    果然如此。

    衰神说过,被中了瘟月的人咬过,伤口就会泛黑。耿春晖伤口的边缘一圈,就是黑色的。

    柳星彤道:“你的伤口怎么是黑色的?这是中毒了吗?”

    “没毒的。”耿春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问了医生,医生也不知道情况。我问了后面那几个大哥,他们的情况跟我差不多,被咬的地方也是黑了一圈。”

    应小川摸了摸身侧的囊袋,正准备把解药拿出来,就在这时,他看到急诊室的门口急匆匆的走进来一个人。那个人很眼熟,就是俞白原。

    应小川动作一顿,没有继续往外拿解药,而是把手垂到了一边。

    “冕儿,冕儿。”俞白原急切呼唤。

    李冕听见了,回头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没事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