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将死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将死
    五月中旬,海城迎来第一波高温热浪。滚烫的热风卷过窗帘,碾在铺满碎玻璃的地板上,星光从外面漏了进来。

    室内,三人全部维持着原来的动作。应小川的剑架在俞白原的肩膀上,俞白原的手抓在李冕的胸膛上,唯独李冕仍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呆呆地站在原地,只有面部表情可以自由活动。

    “你什么时候来的?”俞白原身体一僵,但很快恢复镇定,冷冷问道。

    应小川笑笑,从容回道:“不早,也就小冕跟你进屋的时候吧。”

    “这么说,你都听到了?”

    “该知道的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李冕看见应小川出来救他,先是惊喜,然后就开始心虚了,相比他私下干的那些事都没瞒住。

    应小川道:“这个嘛,回去再跟你说。俞师傅,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李冕觉得,眼前的画面看起来违和又怪异。

    说话的青年笑容温和,态度有礼。但手里的动作却毫不客气,甚至咄咄逼人。翎霜剑驾着脖子,渗着寒意,剑锋抵着大动脉的位置,精确无比,即是请教也没有挪动半分的意思。

    俞白原的笑容充满讥意:“我可能不想回答你。”

    “这可就由不得你了,毕竟我也是带着目的来的。”应小川笑道:“俞师傅,瘟月在你那儿吗?”

    刹那间,俞白原的脸色,变了。他脑子里想过很多应小川可能会问的问题,但唯独没想到,是关于这个。

    应小川也在这瞬间,确定了心里的疑惑。原本他并不会那么快就怀疑到俞白原的身上,直到他说:人是这个世界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来源。于是,他终于将俞白原跟瘟月串联在一起。

    病毒是这个世界上常见的危机,每年因为病毒而死的人不计其数,要是因为病毒的原因而造成大面积的死亡,根本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上。他利用病毒的传播杀人,在那些人死前夺走能量,可谓一举两得。

    “瘟月是什么?”

    “就是你手里的病毒,别装蒜了,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你了。”应小川道:“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对你起疑心的吗?”

    俞白原没有说话,面无表情。

    应小川可没有等他回答再接话的意思,缓缓继续:“是你脚上的伤口。”

    俞白原愣住,反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未免也太怜惜自己了,伤口都不肯制造的真实一点。当天跟你进来的那批人中,只有你的伤口是最浅的,可你却是跟疯子纠缠时间最长的那个,这怎么说都不合理。而且我从你中毒的时长上来推算,你当天根本就没有被咬,你只是来骗解药的。”

    “可笑,我既然没有被咬,为什么要来骗解药?”俞白原还在试图挣扎。

    应小川毫不犹豫道:“你养着瘟月,跟病毒在一起呆的时间长了,毒素难免渗入到体内,这一点你起初并没有想到,所以当你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你虽然强行在克制自己的异变,但架不住瘟月源源不断的散播毒素。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当时正好你制造了第一场危机,在医院里,你看到我给那些人送去解药,所以就盯上了我,在深夜引诱两个异变者给我制造了一个大惊喜,目的就是为了确认我手里是不是有解药,是不是?”

    “我继续猜猜,你那天在酒店楼下守了一个晚上,天蒙蒙亮的时候你看到那两个人从酒店里出来,你就彻底确认我有解药了。为了骗取解药,你顺理成章的制造第二场混乱。原本计划一切天衣无缝,可是你万万没有想到,我手里的解药只是初期解药,只能解救中毒四天之内的人,可你中毒早就超过了四天。我说的这些,对不对,俞师父。”

    所有的前因后果一旦被串联在一起,就变得合乎常理了。

    “呵呵,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敢说你没有饲养瘟月吗?”

    一旁,李冕由于不能动弹,急的满头大汗,忽然听出一些蛛丝马迹,便大叫起来,“我知道瘟月在哪里。”

    应小川跟俞白原同时看向他,后者眉心陡然皱起,李冕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毫不犹豫的开口:“瘟月就是小六。”

    俞白原:“胡说八道!”

    应小川:“小六是谁?”

    “小六是他养的一只猴子,那只猴子的状况跟那些异变者几乎一样。刚才我在楼下,听见储物间有动静,就进去了,看到了那只猴子。俞老……俞白原听到动静急忙把我拉出来,怕就是担心我识破他的阴谋吧。”

    应小川恍然大悟的微笑:“哦,原来你给瘟月找了个宿主,真是煞费苦心了。”

    事情到此,俞白原也瞒不住了,说道:“我没有找什么宿主,病毒一出现就自动钻入了小六的身体,这一切都是天意。其实换句话说,要不是我控制着小六,海城早就天下大乱了,我也算是救了绝大部分的。”

    应小川不屑道:“少自命清高了,你这么做是为了救海城吗?你不过为了一己之私,想让海城所有的人成为你修炼的原材料。不然,那些人又是怎么被咬的?”

    这些话钻入耳中,形成画面,一想到俞白原曾经把失控的猴子放出去咬人,李冕便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俞白原冷冷的看着应小川,“是又怎么样?”

    “早些承认不更干脆吗?”

    俞白原嘴角咧开一道笑,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应小川的手上,“难道你要杀了我吗?你的这把剑,还没有沾过活人的血吧。”

    言下之意。

    怕是笃定应小川根本没有杀人的胆量。

    应小川被他气笑,回敬道:“你先别急,杀不杀你决定权不在我这儿。”

    说完,他就看向了李冕。很显然,他把这个决定权交给了李冕。

    李冕倏然沉默下来,今晚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俞白原不是个东西,可他不是不意味着他也不是。

    这么多年的相处,他不能当说没有就没有。

    就这在短暂的间隙,俞白原抬手一掌劈开应小川的翎霜剑,剑声发出‘嗡’地巨响,紧接着往后一避,逃进安全圈内。

    应小川稳住翎霜剑,脸上诧异跟恍然大悟交错呈现,最后凝为嘴角一抹冷笑。

    “到底是修炼了一百多年的人,这次是我小瞧你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