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十五章 为何而死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二百十五章 为何而死
    用拐杖支撑着身体站起来,又叹了口气,关门进了里屋。

    蒋正国一离开,应小川马上走到棺材前,掌心扣住棺材板,往前一推,厚重的棺材板在他手中,轻轻松松就被推开了三分之一。

    应小川垂眸看向棺内,恰好与棺中的蒋溪对上视线。

    一人一鬼静静地对视了一会儿。

    应小川平心静气的说道:“蒋溪,你出来一下,我们想跟你谈谈。”

    ……

    应小川把蒋溪带回了宾馆。

    房间内。

    遮光布将窗户遮的严严实实,半点光亮都透不进来。

    敖翎把石头放在桌子上,然后动手解开了上面的封锁,蒋溪魂魄的影子由浅及深,慢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他抱着猫脚跟离地站在那儿,低头不说话,应小川看到他魂魄之中逐渐浑浊的颜色,忍不住皱起眉头。

    “蒋溪,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嗯。”

    “想起什么了?”

    蒋溪抬起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应小川,开口:“冯虎。”

    “冯虎?”应小川的脑海里蓦然窜进早上那个高马大的男人,音量终于有些起伏,“他跟你的死有关系吗?”

    蒋溪低声道:“那天,他抓走了小正,发视频给我。”

    “什么视频?”

    “虐猫。他杀了小正,剖开它的肚子,五脏六腑都被他扯出来了。”蒋溪有些痛苦的回忆着。

    应小川眉心一跳,敖翎也忍不住蹙眉,“这个冯虎也太不是东西了。”

    “你以前得罪过他?”应小川继续问。

    “没有。”蒋溪道,“他勒索我一千块钱,我拿不出这笔钱,他就逼我。”

    应小川深吸口气,“那你是怎么死的?”

    “被车撞死的。”

    “跟冯虎无关?”

    沉默了一会儿,蒋溪缓慢摇头,他像是有些记不清楚了,言语模糊道:“……我去追他,追到了马路上。”

    “你的意思是,冯虎虽然不是直接杀死你的凶手,可你却是因他而死的?”

    蒋溪摇头,“我不记得了。”

    应小川与敖翎对视一眼,敖翎道:“基于目前所有的情况,我们把事情来理一理,整个事情的真相有可能就是:冯虎勒索你一千块钱,你不肯,冯虎就抓了你的猫,并且录了虐猫的视屏给你。接着,你去追冯虎,在追逐过程中,你被车给撞死了。冯虎想逃避责任,就从锦城回了周镇?”

    蒋溪猛地攥紧拳头,魂魄里的颜色不断地变化。

    “这就是真相吗?”应小川追问。

    蒋溪沉默。

    应小川上前一步,“蒋溪,我问你,冯虎祭拜的时候,为什么会出现一只死老鼠?”

    蒋溪脸色倏然一寒,他戒备的看过来,“这你该去问他。总之,我不会原谅他的。”

    他说完,身影就消失在了房间里。

    “蒋溪!”

    敖翎疾步走过去拉开窗帘,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蒋溪走了。”她回头一脸担忧的说道:“小川哥哥,蒋溪是不是去找冯虎了?”

    应小川明白敖翎是在担心什么,鬼魂一旦手里沾上血,就没有投胎的资格了。

    “他肯定是去找冯虎了。”

    事不宜迟,应小川拿起外套披上,快速下楼,走到马路边上,然而附近早已没有蒋溪的身影了。

    “蒋溪的气息完全不见了,我们还能去哪儿找他?”跟下来的敖翎问道。

    “别急。”应小川原先打算用千里追踪器,忽然看到身后跟下来的天霸,于是道:“天霸,你能追踪到蒋溪的气息吗?”

    天霸在地上闻来闻去,忽然间,就认准了一个方向,汪汪大叫几声,小短腿冲了出去。

    应小川跟敖翎紧跟而上,很快的,二人就来到了一家平房前。

    ……

    小镇子里的人歇的早,周围早就没有人走动了,夜色漆黑,附近隐隐的传来狗吠声,蒋溪家的平房在路灯半遮半掩的笼罩下,静静地伫立着。

    他们又回到了蒋溪家,这意味着蒋溪没有去找冯虎,而是回了自己的家。

    “这不是蒋溪的家吗?”敖翎也看出了端倪。

    应小川抬脚迈入院中,正打算敲门,这时,屋内却传来一阵难掩痛苦的闷哼声!

    应小川脸色倏然一变,大步走过去,敲了敲大门,“蒋叔,你在里面吗?”

    咚!

    屋内传出重物落地的声音,还伴随着喉咙里发出来的急促的嘶鸣声。

    应小川马上反应过来,蒋叔一个人在家里,出事了!

    “蒋叔,你别急。”

    说完随即他往后退了两步,猛地顿住,一个箭步往前冲,抬腿往门上踹去。

    砰!

    一声巨响。

    这一脚他用了全身的力气,木门嘎吱嘎吱摇摇欲坠,轰然倒地。

    应小川疾步冲进屋,穿过灵堂进入里屋,一眼就看到蒋正国倒在床边,身边是被扯落的被褥,而他整个人则佝偻着身体躺在上面,已经不省人事了。

    “蒋叔!”应小川声音一变,走到蒋正国身边将他半抱起来,下意识想摸到囊袋里的仙果,岂料摸了个空。这才想起回宾馆后他换了身衣服,那囊袋就系在那件衣服上。

    赶凑巧了。

    站在门口的敖翎打开窥天镜叫救护车。

    应小川把蒋正国抱到床上时,他已经双目泛白,面呈乌青色,应小川道:“不行,救护车来的太慢了。敖翎,你去把瞎子叫过来,旧时通晓玄学周易的人多少懂得些医理。”

    敖翎急道:“可我不知道他住在哪儿。”

    “他一定就住在这附近,你去找人问问。”

    “好。”敖翎二话不说转身跑了出去。

    果然没一会儿,院子里就响起几道急促的脚步声,敖翎带着瞎子大步走进来,瞎子看到门口倒塌的大门以及床上奄奄一息的蒋正国时,脸色蓦然一凛。

    “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一进来就看到蒋叔躺在地上了。”

    应小川说着起身,把位置让给瞎子。

    瞎子弯起双指贴在蒋正国的大动脉处,又翻开他的眼皮一扫,眉头皱了起来。

    应小川道:“瞎子大叔,蒋叔怎么样了?”

    瞎子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回答,指着前面的厨房,“你去端一碗水给我。”

    应小川心中奇怪了下,但是什么也没问,走去厨房倒水。等他再走回来,就看到瞎子已经把蒋正国扶坐起来,手掌对他的背脊,就这么重重地捶打了好几下。

    没一会儿,只听蒋正国忽然‘哇’的一声,从嘴里吐出来一大堆的东西,黑乎乎粘稠的一团,啪嗒掉在地上。

    一股腥臭味顿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而那堆东西,像是过期变质的食物没有经过认真咀嚼就大口吞下去了。

    瞎子面不改色的轻拍了几下蒋正国的背脊,随后在他身后坐定,向应小川招手,“水拿过来。”

    应小川将水递过去,问道:“人好了?”

    瞎子说:“东西是吐出来了,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

    “那怎么办?”

    瞎子喂蒋正国喝完水,随手把碗往旁边一摆,道:“我又不是医生,也没法子了,送医院去吧。”

    应小川皱下眉,没说话。不过从瞎子的神态中他看的出来,蒋叔应该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可人要是醒不过来,这还是一桩棘手的事情。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