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三个目标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三个目标
    应小川赶到那间充满血腥味的教室。

    学生惨叫着聚成一团,赖素雄机械式的狞笑,插自己的眼珠,他的脚边跪坐着一个高个子黝黑的少年,少年软瘫在地上,身下是一滩黄色的尿。

    他还看到了蒋溪,坐在讲台上微微浅笑着纵观一室慌乱的蒋溪。

    他两只手像弹钢琴似得在虚空中点缀,每动一下,赖素雄就往眼窝里扎一下。脚边的男孩亦是,他跪坐在地上,对着后面的方向,摆出一个虔诚道歉的姿势。但少年脸上的笑容比哭还狰狞。

    应小川一个健步冲过去,握住赖素雄自残的那只手,回头狠狠地瞪向蒋溪,“够了!停下!”

    蒋溪皱起眉,极为不悦被人打断。可是应小川的力气实在太大,即便他成了一只鬼,也远远没有办法跟他抗衡。所以他只得放弃。

    赖素恢复自我的意识,捂住眼睛大哭起来,那只被戳烂的眼珠掉在地上,已经无法挽回了。

    教室里突然之间冲进来数人,有人尖叫,有人报警,但没有一人敢靠近抓狂的赖素雄。

    应小川绑住赖素雄的双手,他就宛若没有骨头的软虫似得在地上蠕动。

    “叫救护车,送他去医院,地上的眼珠子不用捡了,装不回去了。”

    “你是谁?”赶来的教导主任诧异的看着这个发号施令的青年。

    应小川没有回答,他从头到尾目视着蒋溪,一字一顿,语气森寒:“蒋溪,不要再胡闹了,跟我回去。”

    蒋溪冷然,“要是我不呢?”

    “你……”应小川冲上去,手伸进蒋溪的魂魄,却抓了空。蒋溪的魂在空气中淡弱,脸上那抹阴郁的笑容凝化成烟雾,耳边飘来他空灵的声音,“我回不去,我的复仇还没有结束呢。”

    “蒋溪!”应小川盛怒不已,一拳砸在讲台上,整个讲台顿时四分五裂。

    ……

    两个小时后。

    应小川跟敖翎从兴阳中学校长室走出来,情绪看起来都有点丧。

    “小川哥哥……”敖翎轻声道:“你刚才其实不该砸讲台,也不该直接跟蒋溪对话,你把他们都吓坏了。”

    “嗯,我冲动了,这次要不是你出手的话,他们就报警抓我们了。”

    “小川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应小川点点头,目光投到远处,皱了下眉,“不过蒋溪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已经不是一个任务那么简单了。应小川明确的感受到,蒋溪的情况比他以前遇到的任何一个都要难搞,这反倒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蒋溪说他的复仇还没有结束,说明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还会不断发生。你有没有发现,其实蒋溪的复仇一直是循序渐进的。”

    “循序渐进?”

    “你忘了吗?蒋溪逃跑之后,第一个倒霉的人是谁?”

    敖翎猛地抬头,“是李寡妇!”

    应小川道:“蒋溪的第一个目标,是李寡妇。但是李寡妇家里只死了鸡鸭,人没事,说明蒋溪对她的怨恨其实并没有很深。蒋溪的第二个目标是赖素雄,他摘了赖素雄的一只眼球,也没有伤其性命,这只能说明蒋溪对赖素雄的怨恨超过了李寡妇,但也没有到要夺其性命的地步。蒋溪的复仇没有结束,他下一个目标是谁?怨恨到了哪个地步,就会开始夺人性命?冯虎又是他第几个目标?这些,我们全都不知道。”

    “蒋溪下一个目标会是冯虎吗?”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应小川沉吟片刻,“先去找蒋叔吧,蒋叔说不定知道。”

    ……

    蒋正国身体本就没什么事,醒来之后下午就出院了,应小川跟敖翎直接去了他家里。

    到达的时候,蒋叔正在吃饭。

    一碟子腌萝卜配一碗米饭,坐在儿子的棺木旁边吃饭,这幅画面看着让人颇为感觉心酸。

    “蒋叔。”应小川走进屋内,跟蒋正国说起下午在学校的事情。蒋正国听完后筷子掉在了地上,“你,你说,蒋溪摘了赖老师的眼珠子?”

    敖翎道:“是赖素雄自己摘得,但是,是蒋溪控制了他。”

    应小川问道:“蒋叔,蒋溪跟赖素雄之间有恩怨,所以蒋溪才那么恨他对吗?”

    蒋正国叹息:“这孩子跟赖老师有什么恩怨,我确实不太清楚,我之所以让你们去学校,是因为蒋溪临走的时候提过,他说会去找三个人报复,其中一个就是赖老师,但具体原因是什么他没有说。”

    “第一个人是李寡妇?”

    蒋正国点头。

    “蒋溪跟李寡妇之间的恩怨,你总知道吧?”

    蒋正国承认,“是,我知道。”他边说边摇摇头,“其实这就是一桩小事,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孩子心里就落下了病。”

    “五年前,有一顿时间李寡妇家里接二连三的丢鸡,怀疑被人偷了。正巧那段时间,蒋溪摔了腿,我就托人买了鸡给他补身体。李寡妇闻到我家有鸡汤的味,就起了点误会。”

    蒋正国的脸上有过苦日子的痕迹,但眉宇松弛,却是个和善宽容的人。

    “她是女人家,又是一个人,日子过的也不容易。我又老又穷,还是个瘸子,没给蒋溪过过一点好日子,哪有本事买得起鸡?她起误会,我能理解。”

    应小川怔一怔,似是能想象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撒起泼来是一副怎样难堪的画面。

    “后来事情查清楚了吗?”

    蒋正国低声:“没抓着人,但事情闹出来,李寡妇家里的鸡也就没人敢偷了,不管怎么样,蒋溪这次的事情就是做错了。”

    “蒋溪要找的第三个人是谁?”

    蒋正国看着桌子上那碟腌萝卜,陷入迟疑。

    应小川提醒:“蒋叔,蒋溪要是杀了人,就再也没办法投胎转世了。”

    “我不知道,他没来得及说。但是我想,那个人一定是他最恨的人。”

    “蒋溪恨谁?”

    “我真的不知道。”蒋正国痛苦的捂住脸,“我要是知道,我会说的,那是我儿子啊。”

    应小川与敖翎对视一眼,敖翎出声:“蒋叔叔,那我们先走了。”

    蒋正国抬起头,双眼通红,混浊的眼睛里充满没有淌下来的眼泪,声音细弱蚊蝇,寄希望又含绝望,满是矛盾。

    “你们能救他吗?”

    应小川想说‘我会尽力’可对上蒋正国的双眼,不知为何便想起他决定父子同穴时的绝望悲鸣,于是便坚定道:“我能救他。”

    ……

    二人从蒋溪家出来,敖翎问:“你说蒋叔是真的不知道冯虎跟蒋溪之间的恩怨吗?”

    应小川点头:“他肯定不知道,不然没有道理瞒着我们。”

    敖翎在石子路上走了一阵,忽然有些怜悯的叹道:“你说蒋溪以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一个魂魄纯粹的人,说明他本质善良。可他却流连人间,不肯离去。

    羁绊住他的不是留在这世界唯一的亲人,而是他的恨。

    ……

    走出蒋溪家不远,前面是一道小径,小径四周两排人家,李寡妇家就在这之间。应小川跟敖翎径直穿出小径,刚要往马路边走去,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请问,你们是把蒋溪送回来的外地朋友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