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染血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染血
    那人厚刘海,瘦小,声音年轻,模样也稚嫩,看起来比应小川还要小个几岁,但举止之间流里流气,有不符合这个年纪的谄媚世俗。

    “请问你是?”应小川顿住脚步,客气问道。

    “我是蒋溪的朋友。”

    应小川没想到蒋溪的朋友竟会主动找上门,顿时喜不自禁,“太好了,我们正想找你!”

    “啊?找我?”少年反倒有些摸不着头脑。

    应小川温厚笑笑,与少年打起招呼,“我叫应小川,她叫敖翎,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平安。”

    “你说你是蒋溪的朋友?”

    “嗯。”张平安不住点头,竖起拇指,指自己:“我跟蒋溪从小学到初中,就是一个班的。后来他去外地上了高中,我辍学了,现在修理厂打工。”

    少年将辍学这件事,说的无所谓。

    应小川问道:“你吃饭了吗?”

    “没呢。”张平安眼神飘烁,手在肚皮上的摸了摸,:“正在想去哪里随便吃点。”

    应小川从善如流:“正好,我们也没吃饭,我请你一起吃点。”

    ……

    三人在周镇的一家小饭店落脚,应小川要了个包间。

    刚落座张平安还有些拘谨,应小川适当叫了瓶度数较浅的酒,几杯落肚,言谈就放开许多。

    应小川问道:“小张,你怎么认出我们的?”

    “蒋溪的葬礼,我也去参加了,我在葬礼上看到你们了,你们一定是为了蒋溪的事情来的吧?难道……你们是警察?”

    应小川挑眉,“你觉得我们是警察?”

    张平安夹了一筷子芦笋,满嘴含糊的说道:“是啊,你俩要不是警察,对蒋溪的事情那么上心干嘛?老实说,你们跟我透露透露,蒋溪死的时候是不是很蹊跷?”

    应小川倒好奇这少年的说法,于是接着问道:“你觉得蒋溪死的蹊跷?”

    张平安道:“当然蹊跷了,一个横死在外地的人,为什么要回家作祟?蒋溪的事情现在已经传遍整个镇子了,除了我以外,没有人再敢去蒋家。”

    “呃,等等,难道你们不是警察吗?”

    “不是。”

    张平安诧异,“那你们是谁?”

    “你就把我们也当成蒋溪的朋友吧,有一点你没猜错,我们是为了蒋溪的事情才来的。”应小川慢慢把话引入正题,“你刚才说,你跟蒋溪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那你应该也认识赖老师吧?”

    “你说赖素雄那只哈巴狗?”

    应小川没想到张平安会对赖素雄直接出言不逊,不过这也恰好应征了他心里的直觉——赖素雄跟蒋溪果然有过节,且眼前的少年也知道。

    “是他,不过你为什么叫他哈巴狗?”

    “他就是一只哈巴狗。”张平安骂道:“那只狗从来就不管我们的死活,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被那些人欺负,从来就不会管。”

    “那些人是谁?”

    “就是学校里那些横行霸道的狗。”

    “冯虎吗?”

    张平安愣了下,道:“你也认识冯虎?”

    应小川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说其他的还成,都是同学,经常碰面,我不好说。”

    应小川在烟盒里抽出一根烟递给张平安,笑笑,“反正我们不是警察,你就当唠嗑了,随便说说,抽么?”

    张平安看到烟的牌子,缩回去的手又伸出来,摁在烟上,犹豫少卿,打开话匣子。

    “冯虎跟蒋溪,有过节吧,俩家人住的近,从小就认识。反正我知道的时候,蒋溪就被冯虎欺负的很惨了,往死里虐的那种。真的,蒋溪后来能活着考上高中逃离周镇,我都替他感到庆幸。哈巴狗那时候是我们的数学老师,也是半个班主任,蒋溪也恨他。”

    “恨他?”

    “有一回,蒋溪不知道什么原因得罪了冯虎,冯虎放学要打他。蒋溪就去告诉了哈巴狗,希望哈巴狗可以帮帮他,哪怕吓唬走冯虎也好。可是哈巴狗什么也没有做,骑上车就走了,任由蒋溪被冯虎在车库里拳打脚踢,我记得那次蒋溪腿都断了,在家里养了三个月才好。”

    “就没人管管吗?”敖翎听着都咋舌。

    “没人管。”张平安一边吃菜一边说:“都是未成年人,没闹出人命来谁管?再说,蒋溪那个人太闷,也太懦弱,什么都咬牙受着,我敢打赌,他爸都不知道他身上那些伤都是怎么来的。”

    “可恶,这不就是霸凌么?”

    应小川抽着烟,袅娜的烟雾盖住了他眼底蒸腾的沸热,语气寡淡到发寒。

    “他为什么不帮?”

    “哈巴狗一直是这么个人。只要跟他没有关系的事情,管你死活,他都不会管。”

    应小川突然明白蒋溪的作为了。

    他摘了赖素雄的一只眼睛,是在报复他,报复他看到了却不作为。

    敖翎也反应过来,喃喃道:“怪不得蒋溪要报复他,他就是一个冷血怪物。”

    “你说蒋溪在报复谁?蒋溪不是死了吗?”

    “没什么。”应小川道:“她只是在感叹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今天下午我们俩去学校找赖老师,本来想问一些关于蒋溪以前的事情,没想到刚走到教室,就看见赖老师疯狂在扎自己的眼珠,旁边的人拦也拦不住。”

    “哈巴狗这是怎么了,中邪了吗?哈哈哈,果然恶有恶报!”张平安痛快的说道。

    应小川道:“我就在想,这是不是蒋溪在天有灵,不想让曾经欺负过自己的人好过,所以赖老师才遭到这个恶报了。”

    张平安摇摇头:“瞎传,我觉得这事跟蒋溪应该没什么关系。”

    “为什么?”

    “蒋溪最恨的人是谁,那一定是冯虎,要是蒋溪真的在天有灵,第一个找来报复的人,就是冯虎。冯虎这人,是个变态,人渣。从小到大,他一直都在欺负蒋溪,蒋溪身上所有大大小小的伤口百分之九十九是拜拜他所赐,他就是个恶魔,蒋溪的噩梦。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蒋溪考上省里的高中,逃出去了吗?没想到几个月前,冯虎也去省里打工了,你说蒋溪要是再被冯虎遇到,那多可怕啊。不过现在也不用担心这些了,蒋溪啊,他命不好。”张平安无限唏嘘。

    应小川若有所思:“蒋溪出殡的那天,冯虎还专门来祭拜过,要是关系那么不好,冯虎来祭拜蒋溪做什么?”

    “鬼知道冯虎哪来的脸去祭拜,但是他跟蒋溪之间的恩怨,千真万确。蒋溪这辈子遇到他,真是活见鬼了。”

    敖翎道:“也许是因为心虚?”

    “现在起码有一件事可以基本确定。”应小川看向敖翎,敖翎也感觉到目光,回视过来。

    “冯虎就是蒋溪最后的目标。”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