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龙鳞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龙鳞
    纯净魂魄之所以被称之为纯净,是因为拥有那种魂魄的人天生心善,不会说谎,毫无恶心,干净宛若一泉清流。而蒋溪,就是那样的一个纯净魂魄。

    “小川哥哥,我们不要阻止蒋溪了好不好?”敖翎在为蒋溪说话,她已经完全站在蒋溪那一边了。但怕应小川不答应,语气担忧。

    应小川道:“看来你忘了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如果蒋溪需要如愿以偿才能落叶归根,那我为什么要阻止他?”

    敖翎顿顿时欣喜不已,她冲到蒋溪的面前,又蹦又跳,眸子里簇着两团火焰。

    “蒋溪,你听到没有,你可以报仇了,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反正只要不杀人,你就可以投胎。”

    应小川走过去,“不过,我有个更好的方式,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一下。”

    蒋溪心中有茫然,但不知道为何,他相信这人是值得信赖的,便点了下头。

    “什么方式?”

    “我先处理掉眼前另一桩事,再说关于你的事。总之,肯定要比你的报仇方式更爽。”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蒋溪毫不犹豫就点头。

    冯虎像是感知到等待他的命运只会是悲剧,趁着周围没有人注意他就打算开溜。

    没想到才往前跑了几步,就被雷道长伸出去的袖子拽住,直接丢在了应小川的脚边。

    “不客气。”

    应小川先是诧异雷道长的举动,然不稍片刻就反应过来,笑道:“这有什么好客气的,难道你不出手,冯虎就跑得掉吗?”

    言下之意,雷道长的举动,不过多此一举而已。

    雷道长笑笑道:“我把这小子丢给你,也只是想拿这小子换你手里的纯净魂魄。”

    “那你想多了。”应小川握住翎霜剑在手边随意把玩,边往前走边活络筋骨,“今晚,不管是纯净魂魄还是什么肮脏魂魄,我都不会给你。”

    “你有点不懂规矩了。”雷道长脸上笑容渐消,“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都是想修炼而已,你何必给找找麻烦?”

    “你千万别把我跟你扯一块举例子,我跟你不一样,我不拿邪术来修炼。俞白原是我的手下败将,我倒想看看,他的师兄是不是比他更有能耐。”

    应小川说完,就冲着他俯冲过去。雷道长冲着两个小鬼甩出两张符咒,顷刻就解了控制术,两只小鬼嘶叫一声扑向应小川,拦截在面前。应小川停下脚步,面前两只小鬼,拿剑毫不犹豫砍过去。

    敖翎在一旁观战,急忙喊道:“小川哥哥,需要我帮忙吗?”

    就在这时,雷道长出现在她的面前,邪气道:“小妹子,自身都难保了,就别惦记情哥哥了。”

    应小川注意到敖翎那边的情况,道:“敖翎,看住蒋溪。”

    “放心吧,小川哥哥,我不会让蒋溪出事的。”敖翎说完张开手臂,将蒋溪护在身后,秀美猛地一蹙。开启战斗状态的敖翎,气场与平时截然不同,褪去身上的软萌,散发出犀利的斗志。

    “小妹子,你最好是让开,我可不会怜香惜玉。”雷道长从长袖中抽出一把浮尘,那是他修炼的武器。

    敖翎傲然一笑,她乃龙族,天生好战之族。在战场上只有战斗,没有退让之说。

    纤细秀气的十指在虚空中徒手捏结,掌心中登时浮现两片金光闪闪的鳞片,锋利夺目,那是敖翎身上的幼鳞,也是她的武器。

    “龙鳞?”雷道长脸色刹那转变,满是诧异的看着敖翎手上的鳞片,“你哪来的龙鳞,你跟龙族是什么关系?”

    龙鳞的样子曾经刻画在无数的书卷上,有人认出龙鳞根本不足为奇。但龙族,是上古神秘的种族,想见一面难如化境,故此雷道长满脸诧异,并不惊奇。

    这小妹子不简单,雷道长打起十分的精神。

    敖翎半句废话没有,指挥着龙鳞向雷道长袭去,雷道长一惊,忙提起拂尘挡下攻击。

    一击交汇,高下立判。

    雷道长轻懈下来,哂笑:“原来是恰巧机缘得到的龙鳞,本事还是太嫩了。”

    敖翎虽是龙族,但她曾经被冰封过千年,这千年对她而言时间就是完全禁止的,所以她的本事还停留在千年前。

    龙族成年前二十年长一岁,千年前,她也不过是个才出生三百年的稚儿而已。

    然而被个凡人嘲笑本事低微,这顿时激起敖翎的脾气,她绷着脸一言不发向雷道长击出999下龙鳞镖,一百下后龙鳞的攻击越来越密集,就像是一张织好的密不透风的网,稠密的攻击下雷道长的抵挡越来越吃力,最后身上的道袍完全被飞镖射击成了馓子,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

    应小川解决掉两只小鬼原想去给敖翎搭把手,结果一看敖翎已经把人给制服了,她看起来轻轻松松,绷着脸却像是生气的样子。

    “敖翎,怎么了?”

    “我没事儿。”敖翎冲应小川展颜一笑,阴霾一秒尽散。

    “你很厉害啊。”应小川打量着被打灭光气焰的雷道长由衷感叹道:“你比我想象中的厉害多了。”

    敖翎站在旁边腼腆的微笑。

    “雷道长现在还想抓纯净魂魄去修炼吗?”应小川走到雷道长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可惜你的两只小鬼已经死在我的手下了,没有人再帮你助纣为虐了。”

    他边说边举起翎霜剑抚摸剑身,脸上笑容莫测,“我的剑刚刚吃下两只小鬼,胃口大好,再吃下一只大的也不费事。”

    雷道长怒视着他:“你不是口口声声不用邪术来修炼吗?杀了人你就不算违反天道吗?”

    “有意思,你已经不是纯粹意义上的人了吧,哪有人能活得上两百岁的。”

    雷道长不可思议,“你究竟是靠什么修炼的,你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

    应小川将剑插在身前,双手交叠在剑把上,懒洋洋道:“我更好奇,你跟你的同门,到底做过多少的孽事,你们应该是地府通缉的对象吧?你说我要是把你交给地府,那会不会……”

    雷道长登时‘哈哈’狂笑起来,“想抓我?小子你还是太天真了。”

    应小川脸色微微一变。

    只见雷道长话音一落,整个人就化作一滩黑色的齑粉,瞬间没入水泥地中,消失不见了。

    “又是金蝉脱壳。”应小川握紧剑把,眼睛微眯,眸中迸射出两道锐利的光芒。

    “小川哥哥!他跑了!”

    “嗯,暂时让他跑了。”

    “那怎么办?”

    “不慌,只要苍门的人继续做孽事,就早晚会让我碰到,我还想会一会沈瑜呢。”

    “沈瑜是谁?”

    “就是他们的师父,苍门的创始人。”

    敖翎似懂非懂的点头,指着身旁沉默的蒋溪跟呆若木鸡的冯虎道:“那蒋溪的事情怎么处理。”

    应小川收起剑,看向二人笑了笑,“接下来就要处理他们俩的事情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