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亲的是谁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亲的是谁
    没有提出异议。

    李冕将筷子抛到空中,手指尖在筷子尾端弹了一下,筷子在空中急速的打转。

    啪嗒。

    十几秒后,筷子掉在了地上。

    刚倒了杯酒准备看好戏的应小川:“……”

    李冕大笑起来拍手,“大哥你今晚中头筹啊,运气不错,来,第一杯酒是你的。”

    应小川举起手里的酒,“喝酒是吧?这没问题。”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好!好酒量!来吧,第二局开始!”

    第二局中招的是红中,红中也爽快的喝下了一杯。

    第三局,筷子又指向了应小川,看到结果时,李冕‘啧’了声,摇头道:“大哥,看来你今晚运气是真不好。”

    应小川道:“我看是你的手气不太好。”

    马亮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大家说说,第二局要怎么惩?”

    王策:“表演节目啊。”

    陆弋阳:“让老应跳个脱衣舞怎么样?”

    马亮:“不好,干脆唱首歌吧,我听过应子弹琴,就没听他唱过歌,唱歌大家觉得怎么样?”

    “可以。”王策打开手机,“小川哥你会什么曲子,我给你找找伴奏。”

    “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是清风我是明月?”

    “哦,我的爱人呀。”

    在一帮人起哄之下,应小川单手撑在地上,向前纵身一跃,在半空中翻出一道完美漂亮的弧度,站在木板上,

    众人顿时惊诧起来。

    青年轻松自若的站在那儿,月光下,一身冰凉冷清的光,探手舞出漂亮的剑花,翎霜剑‘嗡’鸣一声弹出,他伸手握住剑把,翻身低吟舞剑。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是春江花月夜!

    王策在曲库中找到伴奏,放出音乐。登时,潺潺的古筝之乐流淌而出,和着青年舞剑的身子,瞬间将人带入了情境之中。

    看着看着。

    目光情不自禁的跟着柔和下来。

    一曲后,应小川收起剑,重新坐回人群中,道:“买一赠一,大家觉得怎么样?”

    陆弋阳笑道:“你可真贼。”

    马亮叹了口气,故作惋惜,“说好的是惩罚,结果又成了应子一个人的表演秀。”

    众人大笑起来。

    李冕捏着筷子道:“那我就继续投注了,大哥你跟筷子仙祈求一下,让它老人家下一轮放过你。”

    应小川道:“我已经跟它沟通过了,他说下一轮绝对不会是我。”

    游戏重新进行。

    筷子倒在了马亮面前。

    陆弋阳笑得倒地,“瘦猴,这么快就现世报了啊。”

    马亮‘靠’了一声,“哥们我输得起。”说完就仰头喝完一杯。

    游戏继续。

    啪嗒。

    又倒在了马亮面前。

    马亮脸黑到白不起来,陆弋阳笑到捶地,应小川捏着酒杯懒洋洋道:“怎么样,跳不跳脱衣舞?”

    马亮讪笑,“有这么多女孩子在,跳脱衣舞不合适。”

    “那行,跳个其他的也成。”

    马亮扭扭捏捏的站起来。

    王策放出一首劲歌,音乐一响,他顿时嗨了,扭屁股叉腰跳舞,最后还把其他人都叫起来一块儿跳。

    表演结束后,大家重新坐下来,马亮眼巴巴的瞅着那根筷子,表情特别纠结。

    筷子再度向上抛起……

    哒!

    ……

    果酒后劲起来还真是大。

    应小川脚步虚浮的走进帐篷,摸到底下一块软软的垫子就顺势躺了下来。

    玩了整个晚上的游戏,最后谁也没有占着便宜,该醉的都醉了、应小川被灌了不少,此时眼前虚无,睁开眼能见好几道重影。

    闭上眼索性就睡过去了,但这一觉睡得也踏实,迷迷糊糊总觉得帐外有人在走动,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反复好几次,四肢沉甸甸的,动弹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帐篷里弯腰走进来一道人影,应小川睁开眼冲她笑了一笑,然后又闭上眼睛,头一偏睡了过去。

    那人端着一盆水进来,放在他旁边,耳边传来拧干水帕的声音,接着就被照顾了。

    脸,脖子,手,都被擦了一遍,仔仔细细的,动作很温柔。应小川撑开眼皮,看着映在瞳仁里影子,笑道:“你来照顾我了啊。”

    “嗯,你们都喝醉了。”她说。

    “那你就照顾我吧,别照顾他们了。”他霸道的握住了她的一只手,她吓了一跳,但是没有挣扎。

    应小川继续冲着人笑:“你不出去了吧,就睡这儿好了,我地方够大。”

    “你睡吧。”她伸手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凉凉的一双小手,飘过去很特别的一股香味。

    “我睡!但是你……不许走!”

    应小川说,他手用了下力,把人拽进了怀里亲了亲。然后……然后睡着了。

    ……

    然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隔日一大清早,应小川站在池塘边,皱着眉,认认真真思索着这个问题。

    喝醉后的记忆是支离破碎的,醒来基本算得上是断片了。可是昨晚的感觉来的太真实了,他不觉得是做梦。

    昨天晚上在帐篷里照顾他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应小川在岸边的木凳上坐下来,抄着口袋一一打量院子里的几个女人。冷倾寒在洗脸,柳星彤蹲在地上在摸天霸的肚子,发财在露天厨房里有条不紊的准备早餐,清一色……啊呸清一色就是个小孩,他就算喝醉了也没有那么亲手。

    所以是谁?到底是谁?

    肩膀忽然被琢了一下,应小川猛地惊醒,回头一看。

    白板慢悠悠停在一侧,理了理毛,“你干嘛这么惊悚的看着我,好像做贼心虚一样。”

    “有吗?”应小川故作冷静。

    “很有哦。”

    “是吗?”

    “什么是吗?老大你是不是酒还没醒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应小川清了清嗓子,“白板,我问你个问题。”

    “什么?”

    “你昨晚喝酒了吗?”

    “没有哦,我们麻雀族作风良好,从来滴酒不沾的哦。”

    应小川试探着问道:“那你昨晚,有没有看到谁进了我的帐篷?”

    白板道:“有啊,很多人都进去了啊。”

    “女人。”

    “老大啊,没想到你原来是这样的男人!”

    “胡扯。”

    “噢,有啊。”

    “谁?”应小川语气一下子紧起来。

    “发财啊。”

    “发财!”应小川情不自禁的叫起来,他对蜘蛛精下手了,内心已经饥渴到这个地步了吗?

    白板奇怪的看了看他,不过也没想到哪儿去,继续道:“对啊,昨晚你们这些人都喝的烂醉,把几个姑娘给折腾坏了,挨个过去照顾你们。”

    “你的意思是,她们三个人都进过我的帐篷?”

    “是啊。”白板点点头。

    “……”

    “老大为什么你的脸色这么难看隐隐还透着一丝绝望?”

    应小川面色惨淡的说道:“你要是现在的我的话,你也会感到绝望的。”占了人家姑娘的便宜还把人给忘了,那不是耍流氓,那是太禽兽!

    “大哥!”这时,李冕顶着一个鸡窝头,急匆匆的跑到了池塘边,一看就是刚睡醒。

    “怎么了?”应小川问道。

    “敖翎刚刚来电话了。”

    闻言,应小川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果不其然,窥天镜没带在身上。

    “有消息了?”

    “嗯。”李冕走到应小川身侧,压低声音道:“这次又得出一趟远门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