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典故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典故
    应小川点了下头:“它今晚的用餐被我们打断了,所以就走了,但是明天,明天它一定不会错过,小冕,查一下,锦城最大的殡仪馆在哪儿?”

    “我查查。”李冕拿出手机,搜索了会儿,抬头道:“不远,就在风华路,开车四十分钟就能到。”

    应小川心稍稍落地:“就等天亮之后再去。”

    说完往电梯方向走去。

    李冕走在他身侧:“这就离开医院吗?”

    “嗯。”

    “沈瑜会不会去而复返?”

    “不知道。”

    “啥?”李冕睁大眼:“那怎么办?”

    “好办,我们就在附近酒店住一晚。”李冕朋友的酒店就开在附近,离锦城医院就一段脚程的距离。

    “沈瑜要敢回来,就逃不过白板的眼睛。”

    “大哥,你没有想过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李冕:“虽然我们推断出沈瑜明天可能会去哪吃饭,可你有没有想过,殡仪馆里也有很多的生人,万一沈瑜故技重施,拿那些人的性命来威胁我们,那怎么办?”

    他看着应小川,在等一个决定。

    应小川像是猜出李冕心中所想,兀自冷笑一声:“同样的亏,我不会再吃第二次了。”

    ……

    滋滋滋……

    滋滋滋……

    一整个晚上,天庭地府微信群里都很热闹。

    一川风月:诸位仙友晚上好,今夜月色美好,我来给大家讲个故事如何?

    黑无常:讲故事好!我爱听!

    吕洞宾:风月兄今晚竟有如此雅兴。

    北斗星君:我值班正无聊,你想讲什么故事?说来听听。

    一川风月:我要讲的是一则刚看来的古代凡间战事趣闻。

    吕洞宾:哦?

    一川风月:传说当年,闻仲与姜尚大战岐山,由于商朝部队得一道友相助,西周部队渐渐不支,关键时刻,姜尚灵机一动,想出撒豆成兵的妙招,这才扭转局面,反败为胜。

    黑无常:然后呢?

    一川风月:没有然后,已经说完了,就是一个典故而已,我才知道。

    黑无常:……

    北斗星君:风月,你的故事跟我听说的不太一样啊。

    吕洞宾:跟我听说的也也不太一样……风月兄,你看的是野史吧?

    一川风月:我说错了吗?这是我前几天在图书馆无意间翻到一本图书时看到的,还以为确有其事。可是,要是不是那样的,那撒豆成兵是怎么由来的。

    姜尚:哈哈,非也非也,事情并非你说的那样。

    吕洞宾:本尊出来了。

    一川风月:姜尚乃姜太公本人吗?

    姜尚:正是。

    一川风月:竟然真是本尊!没想到,本尊也在群里,刚才是我班门弄斧了。

    姜尚:哈哈,哪里,哪里。

    一川风月:不过我还是很好奇,撒豆成兵究竟是怎么回事。

    姜尚:你方才说的确有其事,不过我不是自己灵机一动撒豆成兵的,而是托了燃灯古佛的福,他借了我一样宝物,我这才得以撒豆成兵。没想到,时隔多年,这个词已经成为人间的典故了。

    一川风月:原来如此,我刚刚胡言乱语,实在感到羞愧。

    姜尚:没什么好羞愧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一川风月:我挺好奇,燃灯古佛当初借您的是什么宝物,竟然能够撒豆成兵,真是太厉害了。

    姜尚:说出来就不稀奇了。

    一川风月:晚辈洗耳恭听。

    姜尚:就是一把豆子,一张符,跟几句咒术。

    一川风月:什么?当真这么简单?

    姜尚:哈哈,正是如此简单,我就说,说出来你们就觉得没什么了吧。

    ……

    隔日一早,天蒙蒙亮,应小川的眼睛就被窗帘缝隙间透进来的光刺醒了。

    他睁开眼,窥天镜就在放在枕头边,顺手能摸到。昨晚聊到太晚,电池余量只剩下百分之三,他插上充电器,坐起来把放在床头柜上的水一饮而尽。

    对面床上,李冕翻了个身,也坐了起来。他一晚上没睡,精神稍微逊了些。

    “几点了?”

    “五点二十。”

    李冕抓了抓头发:“殡仪馆几点开门?”

    “九点。”

    “哦,那时间还早。”

    “不早了。”应小川起身走进卫生间,洗漱时间前后不超过五分钟就出来了。

    “小冕。”

    “嗯。”

    “九点钟我们在殡仪馆门口碰面。”

    李冕诧异:“你要去哪儿。”

    应小川冲他笑了笑,换上鞋子:“我得去想办法了。”

    李冕眼睛一亮:“你想到办法了,跟我说说。”

    “说出来就不灵了。”

    “你连我都瞒着。”

    “反正到了九点,你就知道了。”应小川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我先走了。”

    李冕只得点头:“那行。九点咱们殡仪馆门口不见不散,要是你过时没有来,我就自己去抓沈瑜。”

    “成。”

    应小川冲李冕摇摇手,关上门就走了。

    锦城的寒潮有隐隐要来的趋势。

    应小川戴上外套上的帽子,双手抄在裤兜里,三步并作两步的坐上电梯,下了楼。

    ……

    九点整。

    殡仪馆门口,阳光灿烂,日头正好。

    时间刚好过时候,李冕将车停在了殡仪馆的门口。

    这一路上,他陆陆续续遇见许多辆车,其中最多的就是灵车。

    仰头打量这幢看起来颇为阴森的建筑建筑,心道:这儿这么阴冷,每天不知道得送走多少的亡魂,焚烧多少具尸首。想想,就是一个充满不详,让人心生畏寒的地方。

    没一两分钟。

    殡仪馆门前车辆逐渐变多。

    车上下来很多的人。

    一旦有灵车停下,殡仪馆内就会走出来几个工作人员,先把棺木抬进去,再分批记录,挨个焚化。

    人越来越多。

    家属,亲友,送丧队伍,李冕混在其中,没人察觉有异样。

    只是……

    他看了眼手上的腕表,眉头蹙起,九点过去五分钟,应小川还没有出现。

    不光如此,沈瑜竟然也没来,难不成是他们估算错误,殡仪馆根本就不是他们第二个餐馆?

    不等他细究出个所以然,他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一道眼熟到刺目的身影。

    沈瑜一身黑色西装,从一辆车上下来,边与人说话边走过来。

    不过一个晚上的功夫,他竟摇身一变,又换了个身份。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