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捡人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捡人
    “是的。”

    “你说万一有人起不轨之心,为夺灵源杀人性命,那该怎么办?”

    “这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应小川道:“我能赠予灵源,但不能替任何人守住灵源,东西我给了,至于他们有没有那个福分消受,就不是我需要去管的事情了。”

    李冕爽朗一笑:“大哥的意思,我明白了。”

    大事既了,正待往家中返回,不远处忽然扑腾着飞过来一只肥硕的麻雀,边飞过来边在嘴里嚷嚷:“老大,出事了,老大,出事了。”

    应小川跟李冕停下脚步。

    白板俯冲过来停在李冕伸过去的手臂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可飞死我了。”

    应小川问:“出什么事了?”

    白板眨了下眼说道:“我们刚才在山下捡到一个人。”

    “捡到谁了?”

    “就是请我们吃烤肉的那个人。”

    “毒虫?”应小川惊讶道:“他受伤了吗?”

    “咕咕,受伤了,伤的严重。”

    “莫非是金狮门的人干的……”应小川喃喃自语,忽地抬声:“人在哪儿?”

    “马亮说,不要管闲事。陆弋阳说,不管就死了。红中跟王策把人抬上车子,就停在山脚下。哎呀,血一直往外流,把李冕的车子都要泡坏了。”

    李冕顿时气歪了脸:“什么玩意儿,你们对我的车干什么了?”

    白板陡然意识到说漏嘴了,忙抬起翅膀捂住道:“马亮不让我说。”

    “该死的马亮。”李冕攥紧拳头,怒火中烧。

    “你一会再找马亮算账吧,先赶过去要紧。”应小川飞快地说道。

    ……

    二人一妖飞快的下山。

    远远地看见两辆熟悉的车一前一后的停在山脚下,几个人站在外边抽烟放哨,尚未走进,就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血腥味。

    这股血的腥味跟普通人身上的不一样,似更浓稠数倍。

    应小川走过去道:“这么大的味,你们怎么不散散,万一把人引过来了呢。”

    陆弋阳看到应小川走过来,摘了烟头起身道:“这还是散过味的,你不知道刚刚那股血腥味有多浓。”

    李冕走到车前往里瞅了一眼,顿时脸色一变,绕到坐在车顶上抽烟的马亮跟前,一把将他拽下来,好一顿揍。

    毒虫静静躺在后车座上昏睡,身子底下渗出来的血已经干涸了。应小川站在车门前,陆弋阳走过来,递给他一块干净的毛巾:“救下的时候就在昏迷,睡到现在了。喂过仙果,人没什么大碍了。”

    应小川点了下头。

    “知道是什么人伤得吗?”

    “不知道,没留什么痕迹,而且……”陆弋阳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

    “那不是案发点,他应该逃过来,昏迷在那儿的。”

    应小川皱眉:“他在被人追杀,莫非真是金狮门的人?”

    “什么门?”陆弋阳没听清楚,追问了一句:“是蝴蝶门吗?”

    陆弋阳不知道缘故,头一遭听到这个全新门派的名字,很是陌生,应小川解释:“不是蝴蝶门,是金狮门,就是金涛所在的门派。”

    “原来是他们。”陆弋阳恍然大悟:“那有可能了,毒虫跟他们有恩怨,莫非他们要杀毒虫?”

    应小川摇头:“不知了,此事也只能等毒虫醒来才能清楚。先回去吧,此地仍滞留着不少修行者,别让他们看见是我们带走了毒虫,免得招惹麻烦。”

    “明白。”陆弋阳应了一声,回头正要招呼李冕开车,扭头却见李冕跟马亮二人双双倒在地上,准确来说,是李冕将马亮踩在地上。

    “让你叫?”

    “你再叫。”

    “哔哔几句试试看?”

    “唔唔……唔唔唔唔唔!!!”

    “你他妈才不得好死呢!”

    “李冕,马亮。”陆弋阳一脸无语的走过去,抬脚踢了踢李冕的屁股,李冕凶神恶煞的回过头:“干嘛?”

    陆弋阳面无表情:“走不走?”

    “走走走。”李冕从马亮身上起来,愤愤不平:“妈的,放过你小子了。”

    “哼。”马亮飞快爬起来,整理身上的衣服,重重的哼了一声。

    一个半小时后。

    众人回到半山腰。

    敖翎跟红包听见汽车驶进院子的声音,匆匆从二楼下来,然后就看见马亮跟李冕扛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让让,让让,别磕着碰着了。”

    红包跟敖翎让道一边,看着一行人进门去。

    红包道:“阿爹每次出门总能捡到人回来,而且捡的都是些麻烦。”

    敖翎闻言,低头道:“这人还能救吗?”

    红包一本正经道:“救是能救,不过救回来也没用了。此人一身是毒,害不了自己,害别人倒是一害一个准。”

    敖翎正被红包这席话说得愣怔。

    就见应小川走到门口,对红包道:“红包,进来看看这位叔叔。”

    红包无奈的摊摊手:“知道了,知道了。”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进去。

    客厅的餐桌上东西全被清空了,毒虫被放在上面,大概是抬人的时候不小心触到了伤处,好容易止住的血口又崩裂开来,滴答滴答往外淌血。

    屋子里泛滥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发财皱着眉掩着鼻子:“这人身上怎么有这么重的血腥味,跟在死人堆里泡过澡似得。”

    “那也没有这么臭。”红中道:“两百多年前山下死了三百多人,尸体泡在一起整整三天,味儿也没有这么大。”

    应小川看向红包:“这是怎么回事?”

    红包绕着毒虫走了一圈,慢悠悠道:“因为他的血液里有毒,所以才会泛出这么浓重的血腥味。”

    “血里有毒?”众人一惊。

    “不错。”红包伸出一根手指,在毒虫流下来的血液里一抹,含入口中,甜美的微笑道:“哇,果然是剧毒,好吃。”

    应小川脸色一变,抽出她的手,训斥道:“有毒你还吃?不要命了吗?”

    “阿爹,别紧张嘛。”红包笑嘻嘻道:“你不知道,人间良药跟至毒于我而言都是良品吗?”

    应小川一怔:“竟有此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