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清醒一下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清醒一下
    应小川问道:“这……说明什么?”

    太白金星直接道:“老夫想知道,人间的灵源究竟了哪儿。”

    “要是连你们也不知道,那真的就是无解之谜了。”

    “你以为鬼神什么都知道吗?你错了,这世界上很多事情,就连鬼神也无法解答。”

    应小川若有所思的点头。

    太白金星问:“你也觉得,灵源永远不会再出现了吗?”

    应小川迟疑了,但只那么一会儿,就摇头道:“不,我觉得,这只是短暂的情况。有那么一天,灵源定然会重现人间,虽然目前……这些只是我个人的感觉。”

    闻言,太白金星沉吟片刻,说道:“小川,除了调查这些小妖怪的下落之后,老夫额外再交给你一项任务。”

    “什么任务?”

    “你左右都得去调查蝴蝶门,不如就从红湘阁算命师身上下手,查出她的身份,再查出,他们门派在世真正的作为,是否跟灵源有关。无关就作罢,要是有关就更好。”

    “行是行,只不过……”

    “不过什么?”

    应小川为难道:“我之前没把握好分寸,得罪人了,整个红湘阁现在根本就不待见我。”

    “那就想办法。”秦广王道。

    应小川眼睛一亮:“您支点招?”

    秦广王眼神在他身上打量一圈,不知为何,有些遗憾的摇头,随后道:“美男计,也许可以吧。”

    应小川:“???”

    他耳朵出问题了吗?

    不成想太白金星也在旁帮腔:“老秦说得可以一试,你生得这幅样貌,也不是拿不出手。”

    秦广王并不客气的说道:“原始样貌是逊色了些许,全靠修行提了点气质,目前来看,马马虎虎成吧。”

    应小川:“……”

    “我能不干吗?”

    “不成。”

    “那行吧。”应小川妥协干脆,反正本来他也就对挣扎没抱有希望。

    秦广王挑眉:“那你还在这儿干嘛?赶紧走吧,办事要紧。”

    应小川道:“两位大人要没其他事吩咐的话,我就先走了。”

    “没事了,走吧。”太白金星道。

    应小川点点头,然后神识就离开了地府。

    ……

    人走之后,白金星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也不知道现在把这个任务交给他,究竟是不是对的,会不会操之过急了。”

    秦广王语气淡漠:“没事。”

    太白金星道:“好歹也是你自家事,你怎么比我还不上心?”

    秦广王笑了笑:“不该操心的事就不操心,我们要操心的事比那小子多多了,他休息了这么多年,也平安养的这么大了,担起肩上的责任怎么了?”

    “那行吧。”太白星君长叹一声:“反正这一天早晚都会来,长痛不如短痛。”

    ……

    应小川在床上睁开眼,头仍然痛着,更惨的是手脚无力提不起劲儿来,整个人的状态就像感冒了似得。

    横躺着无病*了会儿,眼睛盯着天花板,思绪却没有停下来过。片刻后,他坐起来往楼下走去。

    冷冻柜里放着一瓶冻住的啤酒,应小川拿在手里让其融化了一半,然后踱着步子慢悠悠的重回二楼。

    经过李冕房门时,听见里边传出打呼噜的动静,他没犹豫推门走了进去。

    李冕躺的四仰八叉,呼噜声大作,睡得酣畅淋漓,毫无戒备。应小川过去将啤酒塞入他的衣领里,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到他的惨叫声。

    十分凄厉的响起来。

    一腔怒火看到应小川时没什么出息的熄了一半,埋怨的说道:“大哥,你干嘛啊!”

    “别睡了,我跟你商量点正事。”应小川摆出义正言辞的姿态,唯有这样才能让李冕忽然他方才恶作剧的心态。

    李冕上套:“啥正事儿?”

    应小川勾了勾嘴角,涨疼的脑仁舒缓不少,他拉开啤酒罐喝了一口,递给李冕:“醒醒神。”

    李冕接过,也喝了口。

    混着冰块的啤酒果然醒神,瞌睡虫很快跑了大半。

    “我刚才接到了一项任务。”话题步入正题,李冕点了下头,眼神逐渐凝练,应小川冲他一笑:“要不然,你帮我个忙吧。”

    ……

    凌晨,十二点二十五分。

    一辆车子极快停在了红楼下,一道人影匆匆走出来,直奔二楼。

    砰砰!

    砰砰砰!

    门被重重地拍击。

    “哪位啊?”屋内传来旗袍女的声音,她打开门,看到站在屋外一脸焦急的男人,愣了一愣:“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吗?”

    “我要找人!”男人语气急迫。

    见是生意上门,旗袍女脸上扬起笑容,态度专业:“加急的话,增收百分之十的费用。”

    “加急。”男人二话不说。

    “请跟我来吧。”旗袍女反应也快,速度带着男人往算卦间走去,边走边道:“先生您运气不错,文师傅刚空下来,正好帮您安排上。”

    二人一前一后走进算卦间,屋内敞亮,点着熏香,但去了幔帐,文师傅坐在长桌前,闻声抬起头,目光平静的看过来。

    “来客人了。”旗袍女道:“是个找人的。”

    “请坐。”文师傅态度平缓而客气:“贞贞,上茶。”

    “红茶还是白茶?”

    “先生看起来急,上白茶吧。”

    “好。”旗袍女退下。

    男人又是谨慎又是紧张的问道:“有什么讲究吗?”

    “没什么讲究。白茶疏肝理气,红茶调理脉络,如此而已。”

    男人点点头,忙道:“文师傅,我事急,劳烦赶紧给我看看。”

    “你先坐吧,详跟我说说,究竟出了什么事。”

    男人坐下来,张口道:“我有一个朋友不见了,我俩走在路上,走着走着,他就没影了。”

    “哦?是在何处?”

    “就在夜市的街口,我在地上捡到了他的手机,就是没见到他人。”

    文师傅道:“能让我看一眼手机吗?”

    “当然可以。”*起来走过去,把手机放到文师傅面前,又退回了位置上。

    文师傅拿着手机摸了摸,半晌后,说道:“此事确有点玄妙。”

    男人脸色一下紧张起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