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十一章 也许是个故事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正文 第六百十一章 也许是个故事
    应小川含笑:“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你越是挣扎,它就绑你绑的越紧。”

    “卑鄙小人!松开我!”文樱樱愤怒起来,可不听应小川的话,挣扎的更是用力。

    她调动体内的真气去拼。

    结果,绳子捆着她直接回弹了回去,背直接撞在了应小川的胸膛上。

    文樱樱的感觉:就像是直接撞在了一堵硬邦邦的肉墙上。

    自然,这点冲击力,对应小川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

    “应小川!放开我!不然我杀了你!”

    应小川无辜的举起空空如也的双手,道:“跟你说了,真不是我!”

    “你!”文樱樱气得浑身发抖,大骂道:“你不就是想杀了我吗?那你索性就是杀了吧!”

    “你果然还在生我的气。”应小川叹了口气,随后,低声道:“翎霜剑,不要闹了,松开她吧。”

    翎霜剑抬起一个角,摆了摆,没有松开。

    文樱樱怒道:“你还说跟你没有关系,这难道不是你的武器吗?”

    应小川道:“我真没有指使,它自己主动的。孩子皮一点也正常,你稍微担当一些。”

    “武器这么不听话,还留着做什么?”

    应小川继续温声细语:“我想,它也就是想让你留下来,好让我跟你说会儿话。”

    “可我真不知道,我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真的没有任何话想跟我说吗?”

    “没有。”

    应小川低喃:“所以说女人口是心非的是天生的。”

    “你说什么?”二人靠的太近,说的话只字不漏传入文樱樱的耳中。

    应小川微笑道:“我是说,你的这个脾气,跟你以前小时候一模一样,一点也没有变化。”

    文樱樱糊涂了,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应小川,我们俩年纪也差不多吧,你如何能摆出一副长者的姿态来跟我说话?何况,我小的时候根本就没见过你,你怎么知道我小时候是什么脾气?”

    “你不记得了,但我全都想起来了,我知道你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文樱樱愣住。

    “你知道些什么?”

    应小川道:“我放开你,你不走,我告诉你?”

    “好。”

    话音一落,应小川就在翎霜剑的头上弹了一下,翎霜剑‘嗡’地一声挣开,现回原形,回到囊袋之中。

    而文樱樱,也在获得自由的同一刹那,飞快地弹开,离得应小川远远地。

    她一向说话算话。

    说不走,就真没走。

    回过头,脸上并不是很好看的看着应小川,语气同样也没有改善半分。

    “你说吧。”

    应小川席地而坐,打开了文樱樱带来的两壶酒,先开了一瓶,放在她面前,接着,又开了另外一瓶,自顾自的喝了一口。

    文樱樱见此,也走过去在他面前坐下,一边喝酒,一边迎着风,一边等他开口。

    应小川接下来要说的。

    是一个故事。

    不过,他的切入点并不像寻常许多故事一样开头就点明这是一个故事。

    而是从一个问题开始的。

    “你相信自己有前世吗?”

    文樱樱道:“这是每个修行者都知道的常识,这个世界上的人跟动物,有百分之八十以是带有前世记忆的魂魄,不到百分之二十是大自然凝成的新生魂魄,若我不是那百分之二十,自然是有前世的。”

    “你觉得自己前世是谁?”

    “那我怎么知道?”文樱樱皱眉:“过奈何桥不是得喝孟婆汤吗?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喝,但我既然不记得自己的前世,就肯定是喝过了。”

    应小川道:“我前几天无意间看到我一个熟人的前世了。”

    文樱樱先下意识的猜想应小川口中之人说的莫非是自己,但很快又想着,以他们的关系,怎么也称不上为熟人。

    于是只得把这句冲口而出的问话压抑下来。

    不过心里,多少是往这方面去想的。

    “你看到什么了?”

    文樱樱承认,她是好奇的。若他想说的真的关乎她的前世,那她必然是好奇的。

    “我看到我那个熟人,前世暗恋着一个男人,却爱而不得,到最后两个人都没有在一起。”

    文樱樱沉下脸:“原来就是一件这么无聊的事情,你要是只是想说这些的话,那我也没有听的必要。”

    她说完就要站起来走,应小川急忙扑过去伸手拉住她的手,紧紧地,抬头说:“你就给我一个把话说完的机会吧。”

    文樱樱没有甩开手,更没有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相反的,她的反应比应小川想象得更加吃惊。

    她重新坐了下来,说的第一句话,是看着二人紧握在一起的手,道:“现在可以松手了吧?”

    忽然软下来的态度让应小川有些欣喜。

    “我那个熟人,前世在她所属的那个地方,身居要职。而她喜欢的那个人,比她的官位还要大,套用现代的话来说,应该算是顶头上司。但是,在那个冰冷的地方,上司跟下属之间,是不能在一起的。所以我那个熟人啊,尽管知道自己喜欢对方,而对方也可能,并非对自己全然无意,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千年时光,眨眼而过。时间是个很奇妙的东西,能改变很多的东西。渐渐地,我那熟人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在改变,唯独她跟她喜欢的那个人之间的关系,千年以来,分毫未变。”

    “谁也不曾捅破那层窗户纸,谁也没有敢于往前跨出过一步。也许,这只是她单相思吧。我那个熟人这般想着。”

    说到这儿,应小川笑了笑,他目光深邃,眼神没有具体定格在哪处,却让人感觉他就是在追忆往事。

    文樱樱的目光,不知不觉就被他脸上的专注所吸引,甚至跟着他的话语,仿佛也看到了当年的那段时光。

    “没有互动的感情是很容易遭到误解的,我那熟人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虽然暗暗伤心了一段时间,但表面上,谁也看不出来,她仍然是他身边,最骁勇善战的那个将领。”

    “‘只要可以永远这般陪伴在他身边,其他的任何,她都可以不奢求。’那是我那熟人当时最大的心愿,当然,他们的确曾经有过很多共同的回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庭地府微信群》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庭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庭地府微信群》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