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查到迷陀的线索了

租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慕郎归 第008章 查到迷陀的线索了
(租小说http://www.zuxiaoshuo.com)    姜元儿奉魏千珩之命,彻查整个王府,三天过去,却没有搜到那晚出现在魏千珩屋内的合欢香与迷陀。

    第三日晚膳时分,姜元儿向魏千珩禀告时,怯怯的为自己开脱道:“殿下,会不会那晚的女人……已经离开王府了?”

    白夜也有这样的怀疑,不然不会一丝线索都找不到。

    魏千珩却语气坚定道:“不,她肯定还在。”

    之前,魏千珩一度怀疑那晚的女人是在玩弄自己,但这两日他细细回想,觉得此事并非玩弄那么简单。

    放眼整个大魏,还没有那个女人胆敢如此对他。

    所以,那晚的女人,冒着杀头之险接近他,必定另有其他目的。

    想到这里,他冷峻的面容越发阴沉,姜元儿心一颤,软身跪到他脚边,扯着他的袍角惶然小心道:“妾身辜负殿下的一片信任,没能为殿下开愁解忧,惭愧难当,所以特意令小厨房备下殿下喜欢的酒菜,当是妾身对殿下的赔罪……”

    姜元儿选着晚膳点过来,却是以请罪为由,以退为进的将魏千珩拉到她的木锦院去,然后再顺理成章的留着他宿在木锦院。

    魏千珩如何不明白她的小心思,本不想搭理她,但一想到这几日睡不安寝,就随她去了木锦院。

    原来,经过那晚的事后,再回到卧房,魏千珩总是忍不住生出异样的情愫来。

    明明床上的枕巾被褥都换过新的,房间也开窗透过气了,可他鼻间总是萦绕着淡淡的药草味,仿佛那几根头发还在,那晚的事也越发清晰的往脑子里钻。

    他想换个地方透透气。

    他又想,自己忘记不了那晚的事,或许是因为久未踏入后宅,身体产生了渴望。

    让身体舒解了,就不会记着那晚的事了。

    可到了木锦院,看着泡过香汤、裹着半透明纱衣冲自己妩媚娇笑的姜元儿,他却一点兴致都没有。

    甚至有些扫兴。

    姜元儿身着半透明的轻纱小衣,像蔓蛇一样缠着魏千珩的身子,手指不着痕迹就勾开了他的腰带,堪堪滑进去抚上他紧实的胸脯时,就被魏千珩一把抓住,连着她整个人掀丢到一旁。

    他起身整理衣裳,冷冷丢下一句“本王还有要事处理”,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木锦院。

    姜元儿使出浑身解数伺候着魏千珩,最后却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不由呆在当场,一口气憋得胸口快炸开了。

    她将气撒在进屋收拾的丫鬟身上,又打又骂,凃嬷嬷连忙拦下她,心痛道:“奴婢知道夫人受了委屈,可殿下今日进了咱们的院子,此时不知道多双眼睛盯着,若是夫人此时闹出动静,只会让其他院的人看了笑话,夫人千万要沉住气。”

    姜元儿听进了凃嬷嬷的劝,没有再发脾气,可心里的那口气还是憋得慌,红着眼睛道:“我苦习房中之术又有何用,还不如那合欢散顶用。”

    凃嬷嬷拧眉道:“奴婢瞧着,自那晚之事后,殿下有些反常,或许殿下心里留存着那晚的阴影,灭了兴头,这才骤然离开的,主子不用灰心。”

    姜元儿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若有所思道:“嬷嬷的意思是,只有找出那晚之人,解了殿下心里的结,才能让殿下恢复如常?”

    凃嬷嬷了然一笑:“不论是为了殿下,还是为了王府安宁,那晚之人都必须找出来。若夫人能替殿下找出此人,想必下月的玉川行宫之行,陪侍殿下身边的人,就是夫人您了。”

    眸光骤然一亮,姜元儿激动道:“与殿下独处的机会我必定不会放过——我一定会找出那个贱人来。”

    凃嬷嬷所料不差,魏千珩的反常,确实与那晚之事有关。

    越是不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魏千珩越是忍不住去想,像着了魔一样。

    当姜元儿一双柔手抚上他的身子时,他眉头紧皱,脑子里不可抑止的又想到那晚的情形来。

    顿时,对姜元儿的撩拔伺候,他非但不觉得舒服,反而生出了厌恶排斥来,一把将她推开,头也不回的离开。

    回到主院,魏千珩阴着脸问白夜:“我让你查的迷陀一事如何了?”

    三日前,他曾吩咐白夜暗访京城所有药铺,看能不能通过迷陀的去向和购买者,找出那晚的神秘女人……

    白夜拱手回禀:“属下正要向殿下禀告,此事颇为蹊跷,属下走访了京城所有的药铺,三个月以内却没有一家售卖过迷陀,连问药的人都没有。”

    魏千珩心一沉,缓缓转动着拇指上的黑曜石扳指,难道那晚的女人早在三个月之前就买好药?或者这些药根本就是她自己所制!

    白夜感受到他身上的戾气和凝重,试着劝道:“殿下请放心,属下已安排燕卫日夜防卫在主院四周,王府各处也加派了守卫,那晚的事一定不会再打发生……”

    魏千珩沉吟片刻,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不必,把加派守卫全撤了。”

    白夜一怔,很快明白过来,不过他更怕那神秘女人对殿下不利。

    魏千珩看穿他的顾虑,往后靠了靠,扯唇道:“若她要杀我,上一次就可以动手。但她若有其他目的,或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既如此,那就给她机会!也让本王会一会,看看她到底是何方妖孽!”

    “殿下觉得,此人会是什么目的?”白夜沉默了一会儿,疑声问。

    这也正是魏千珩的疑惑所在。

    接近他的女人无非两种,要么贪慕荣华富贵,爬床求上位,要不就是阴谋算计。

    从她用迷陀迷遮掩身份来看,不像是前者,那就只剩下阴谋算计了。

    可这几日,他身边一点事情都没发生,风平浪静的。

    这让他越发看不透那女人的图谋了……

    马房里,小黑一边给马槽里加清水添草料,一边听刘胡子他们贫嘴聊天。

    “听说,睡殿下的那个女人还没找出来,姜夫人带人找遍整个王府,恨不得掘地三尺,连咱们这臭哄哄的马房都没放过,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是啊,你们说,难不成那女人是九天仙女儿,和燕王殿下颠鸾倒凤的做了一夜夫妻,就又飞回天上去了?”

    这话惹得众人大笑不止,小黑也跟着嘿嘿傻笑,那边还在继续贫,没两句又约起来逛窑子,“咱们殿下有仙女儿相伴,明儿发了月银,咱哥几个也去乐呵乐呵,听说喜乐班新到了几个姑娘,个个嫩得能掐出水,堪比莳花馆的姑娘。”

    众人暧昧地笑起来。

    刘胡子也没忘了小黑,“小黑兄弟,你也一起去吧,说好要请你吃酒的。”

    他话落,又有人笑道:“怎么能让你请,小黑进府还没请大伙吃过酒呢,按理要他请才对!”

    一听要逛勾栏院,小黑头痛起来,但又不好推却,只能附和地憨笑:“李大哥说得对,我进府多得大家的照顾,这顿该我请!”

    “那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一入夜,大伙忙完各自手里的事,就勾肩搭背地往喜乐班去了。

    而另一边,白夜进到书房,向魏千珩禀告:“殿下,查到迷陀的线索了……”租小说 http://www.zuxiaoshu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慕郎归》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慕郎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慕郎归》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